【翻译】归家(Homecoming)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天早晨,当珍妮薇出现在进取号的传送室,她既高兴又荣幸,不过都比不上看到皮卡德站在那里迎接她时带来的惊讶。

“请求准许登舰,”她愉快地说。

“非常高兴地批准了,”他一边向前走了一步,一边伸出手。珍妮薇握住他的手,并迅速用另一只手覆盖在上面。

“凯瑟琳,”他热情地说,褐色的眼睛温暖而慈爱。“老天,见到你真高兴。当航海家号从一堆碎片里冲出来时,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他说。“我们做好了和博格作战的准备,没有想到会来迎接迷途的旅者。”

“怎么说呢?”她开玩笑道。“我喜欢戏剧性的出场。”

“你确实做到了,”皮卡德说。他伸出胳膊,示意她走前面。“我们都期盼着有朝一日你们能回家。不过我们都没想到会这么快。”

她露出微笑,两人沿着走廊走向高速电梯。和皮卡德会面让珍妮薇产生了一种他皮卡德不会理解的共鸣。也许有一天她会告诉他Q和他俩开的“玩笑”。

“我知道雷吉纳德·巴克利在被派到航海家计划之前在你手下服役,”她说。“我必须要恭喜你。如果不是他的努力,我们离家还会有很长的一段路。”

“很难相信他过去曾是我们的问题儿童,是吧?”皮卡德回答。“是的,他让我们所有人都很骄傲。在‘审判’开始前还有几分钟的时间。你想来我的准备室喝杯咖啡吗?”

发现他还记得她最爱的饮品是什么让她很开心。她准备接受时忽然想到有人为了让航海家号安全回家也也费了不少力气。那个人为了他们献出了生命,至少她应该用她最爱的饮品敬她一杯。 

“你知道吗,”珍妮薇说,“我想我更想和你分享一壶格雷伯爵红茶。我有种预感我会开始学着喜欢茶。”


* * *

 

任务汇报在13点开始。皮卡德、瑞克斯、德索托上校,还有派瑞斯、贝克特、蒙哥马利和阿曼将军都在场。珍妮薇想起在学院参加口试的经历。多亏了巴克利,航海家号能够把几年来的飞船日志传输回来,所以星际舰队已经知道她的船员在德尔塔象限都遇到了什么。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珍妮薇可以想象她得需要独自汇报几天的时间。现在只需要马马虎虎回答几个问题就可以了,每次珍妮薇想详细回答时,负责的蒙哥马利将军都会打断她。

肯尼斯·蒙哥马利将军的脸很长很瘦,由于多年的日晒看起来皮肤黝黑,似乎饱经风霜。他的一双灰眼仿佛能够刺透人心。他有着厚厚的亚麻色的头发和健壮的肌肉,可以算得上是非常英俊了,不过他的冷漠表现在他只允许专业、简明扼要的对话。她只听说过他的名声:他在刚刚结束的战争中是个重要角色。珍妮薇能够看出他能胜任这个角色,也很感激星际舰队能有他这样的人。

不过这个人在和平时期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呢?

人们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航海家号与博格遭遇的经历。关于这事的问题都很详细,不过即使是这样,珍妮薇也没被礼貌地要求具体的回答。当她开始讲到最近的一次战斗时,蒙哥马利向前倾了倾身子。珍妮薇不时能看到他的下巴紧绷。 

“现在,”在她说完后蒙哥马利开口了,“除了你与博格的遭遇,航海家号最新装备的技术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她露出一点笑容。“嗯,事实上这是星际舰队的技术。你们还没发明出来罢了。”

蒙哥马利盯着她。“一次有三个上校和四个将军参加的正式汇报会上可不适合开玩笑,珍妮薇舰长。”

她眯起眼。“我向你保证,将军,我很清楚这事的严肃性。如果不介意我坦白来说的话,我好奇这里是否有人不清楚的。我们就像在赶着完成这次汇报——”

“你说这是星际舰队的技术,舰长,”蒙哥马利打断了她。“解释。” 

珍妮薇尽力选择简短的词语,解释未来的她是如何回来拯救航海家号、帮助他们破坏博格超曲速枢纽的。蒙哥马利冰冷的眼神在她说话时不断闪动,他的下巴收紧,不过他没有打断。

珍妮薇解释完了。会场冷场了很长时间。最后,蒙哥马利用平淡的语调说,“你知道你违反了多少项基本原则吗,舰长?” 

“肯,”派瑞斯轻轻说,“首先,这些不是她做的。是二十六年后的她做的。另外,你必须承认这属于情有可原的状况。”将军的语句中带着冷静和温和,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很严肃。蒙哥马利看起来想要反驳,不过他只是点了点头。

“我们会派最优秀的人员立即去分析这个……这个未来的技术。这次听证会结束了。”

他拿起他的平板,突然站了起来。还处于震惊中的珍妮薇对上了皮卡德淡褐色的眼睛。他和他一样困惑。没有说更多,蒙哥马利将军大步离开,其他人跟在他后面。珍妮薇还在整理她的笔记,只有皮卡德和派瑞斯留了下来。

“派瑞斯将军,”她说,“请求畅所欲言。”

他看起来有些担忧,不过回答“批准。”

珍妮薇背过手,扬起下巴。“整个任务汇报才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她说。“我们离开了七年。收集了超过四百个全新种族的数据。我们比这个象限所有人遇到博格的次数还要多,而且我们几乎每一次都打败了他们。我们成功解救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在六岁时被同化的人类女性。我们有一个超越他程序界限的EMH,我们有一船表现不仅是良好而是极其优秀的船员。星际舰队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了解了所有的这些?”

她知道她的语气充满愤怒,甚至是有些挑衅,不过他们允许他说出心中所想了。皮卡德最先回应了她。

“你可能会很难理解这个,凯瑟琳,不过……星际舰队所有人知道你的冒险,尽管可能性很小但你还是成功地回了家,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不过你不会像如果战争没发生那样被热烈欢迎。

“不是人们不在乎,”派瑞斯补充。“只是为了从战争的创伤中复原,我们有太多的事要做了。我们在整个象限中的资源都被耗尽了。我们在帮助卡达西人重建,哀悼我们战争中的死者,努力向前看。” 

“我明白,将军。不过我们学到的知识可以帮上忙。”

“它们会的,”皮卡德说。“我们需要了解的所有东西都在你们电脑的数据库里。信息会直接被交给各领域的专家。委员会不需要把你扣在这里几个小时,在所有人——包括你——都还有其它事要做的时候。” 

他们在试图让气氛缓和,当然,她会让他们以为自己成功了。“说到这个,”她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我最好回我的船上了。谢谢,先生们,再见。”

 

* * *

 

在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之后,航海家号上就会充满了星际舰队的人员,他们是来研究七年来对飞船进行的所有改装的,特别是珍妮薇将军给他们的那些技术。站在去往一号全息甲板的高速电梯上,珍妮薇很好奇为什么这些改装成为了航海家号带回的东西中最重要的。关于的博格战略情报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信息,不是护盾技术和其它的改装。

高速电梯停住了,她叹了口气。她一点也不期待,不过她必须去做。星际舰队工程师们会分析所有全息程序。珍妮薇告诉她的船员,所有他们认为是“隐私”的东西最好删掉。

全息甲板的门“嘶”的一声打开,她走了进去。笑声和音乐充满她的耳朵,她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

“凯蒂,亲爱的!”迈克尔·苏利文一边在毛巾上擦了擦手一边喊道。他帅气的脸上充满了爱意。在她意识到之前,他抓住了她的手,把她转了两个圈,然后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迈克尔。”她轻轻推开了他的怀抱。“我有些悲伤的消息。我不会再来晴港了。” 

看着光芒从他眼中消去很让她心痛。“你的旅程……你到家了,是吗?”她点了点头。他继续说,“为什么,凯蒂,这很好啊。真的很好。你努力了那么久。我为你感到开心。”

他是真心的,她一点也不怀疑。不过她为自己感到遗憾。她温柔地伸手触摸他的脸颊,感受他全息皮肤的温度,蹭了蹭他的全息胡茬。他不是真的,不过某种程度来说,他对她来说是真的。她已经学会了关心他,不过她要去的地方,她会重新有机会学着去关心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踮起脚尖亲了他,温柔地在他耳边说了句“再见”,然后转身离开了。她之前命令过电脑不再让她更改迈克尔·苏利文的参数。是保存还是删掉这个程序要看这个程序的设计者汤姆·派瑞斯的了。

不过在她看来,在门在她身后关上后,她就已经把晴港和它代表的所有事物——笑声、从责任中解脱的自由、简单的生活方式——都抛到了身后。 

她很惊讶这居然这么痛苦。

 

* * *

 

医生很惊讶看到九之七走进医务室。她看起来情绪不太好。不过对于阿七来说这是常事。

“植入物出问题了?”他问。

“没有,”她回答,然后她看上去有些不自在。“我……想知道你需不需要帮助。” 

“我医务室最忙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他回答。“事实上,我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是写给星际舰队的报告。”

她点了点头。“这样的话,我就离开了。”阿七转身走向门口。

“阿七,等等,”他叫住她。她停住了。“你呢?我很确定你也有大量的报告要写,考虑到你在船员中独特的位置。” 

很明显这句话是个错误。阿七看起来怒目而视。“我已经完成了我的报告。而且我已经做完了任务汇报。”

“怎么样?”可怜的孩子,他想。他们很有可能把她生吞活剥了。

“很简洁,”她回答。

医生想要她知道她这时应该说些俏皮话,不过他还是放弃了。“我很惊讶,”他说。

“是的,”她简要的回答。“我也很惊讶。很显然,我‘独特的位置’只值得星际舰队不到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她停顿了一下。“伊查布接到了通知他被星舰学院录取了。”

“阿七,这真是太好了!你一定很为他骄傲。”

“我是为他骄傲。” 

“不过你会想他的,对吧?” 

她点点头。“我还没有考虑回到地球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会……被分开。我没有预料到伊查布和我会那么快分开。”

他想知道查可泰是如何应对这些的,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当然了,还有娜奥米……” 

“娜奥米·维尔德曼会回到她的家里,和她的父亲母亲一起生活。这是最合适的结果。” 

“不过你和那些孩子很亲近。你在经历人们所说的‘空巢综合症’。你在天体测量室没有事情可做,我知道你的工作带给了多大的满足感。最重要的是,你永远无法确定你回家后能不能适应。”他露出一点笑容。“我也是。”

她觉得他很体贴。如果他有心脏的话,那么它现在一定在飞速跳动。即使他知道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医生意识到他对阿七的迷恋永远不会消失。

“你想要个冰淇淋圣代吗?”她问。

他露出微笑。“我很乐意。”

 

* * *

 

“我不想回家,”娜奥米·维尔德曼直接了当的说。狄安娜·特洛伊顾问很惊讶她在这个孩子身上感受到的情绪是如此激烈。 

“我不怪你,”特洛伊回答,很明显这个回答让娜奥米很惊讶。“你在这里出生。航海家号是你的家。”

“你明白,”娜奥米高兴了一些。“我有妈妈、阿七、伊查布……我不需要一个父亲。”

“不过你也许愿意有一个,”特洛伊说。

“所有人都以为我对见我父亲这事会很开心,不过我没有。我……我很害怕。卡特兰人长得都很可怕。” 

“你母亲并不怕他。她觉得他是个很好的人。值得和他结婚并为他生下一个孩子。”

娜奥米做了个鬼脸,然后低头看向她悬在空中的脚。狄安娜耐心的等待着,不过娜奥米没有说话。 

“你知道,”狄安娜最后说,“你我有很多共同点,只不过是相反的。”娜奥米好奇的抬起头。“我七岁之前,我父亲一直和我在一起。你在七岁之前都没见过你父亲,不过你要比我幸运得多。你看,我在你这个年龄,我父亲去世了。他没有机会看到我长大,从学院毕业,学习成为一个顾问。我生命中的很多瞬间我都希望他能在场,不过他已经不在了。”

娜奥米没那么坐立不安了。她的眼睛对上特洛伊的。

“你面前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和你爸爸一起度过。他没有给你写信告诉你他有多么希望见到你吗?”

娜奥米点点头。

“他可能觉得他是这个宇宙里最幸运的男人。不仅他挚爱的妻子回来了,他还得到了一个漂亮聪明的女儿。”

一个害羞温和的微笑出现在娜奥米脸上。 

“你不需要立即就去爱他。爱是需要时间的。不过你不觉得你至少应该试着去喜欢他吗?”

娜奥米想了想。“我猜是吧,”她说。“我真希望他能见见尼利斯叔叔。”

“尼利斯帮你成为了你现在的样子,娜奥米。所以某种程度来说,你父亲会见到尼利斯的。你永远也不会失去你叔叔的。他永远都是你的一部分。” 

听到这里,娜奥米露出了特洛伊在她身上见到的最大的微笑。






下周更第三章,这本应该就译这两章。

这本前面很温馨,后面画风变得很快……

评论(2)
热度(8)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