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岩石与铁砧(Stone and Anvil)第十五章&第十六章节选


不了解New Frontier系列的先戳这里


Calhoun在学院时参加小林丸测试……


15

过去

 

曾经的小林丸测试是在模拟器上进行。问题是学员对训练器的要求很高,所以模拟舰桥基本每次都要重建。这过程非常浪费时间。

在全息技术变得足够成熟之后,模拟器自然就过时了。现在小林丸测试是一间巨大的全息套房里进行,最后只需要重启模拟程序一切就都变成新的了。

学生的职位通过抽签来决定,因为理想情况下每个人都应该能做对方的工作。毕竟没有人知道自己在战争中会处于什么位置。由于抽签时的运气好,麦肯齐·卡尔霍恩坐到了舰长椅上。他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比谢尔比见到他的任何时候都要开心。她觉得她应该在某种程度上感到恼火,考虑到她那么多次在更私人的层面上给过他欢愉。不过她没法因此怨恨他。这是在他离开他的家乡之后第一次真正掌管什么事,他当然很开心。因为这个,她也对为他感到开心。

另外,考虑到她也参加了这次重新编程,她也没有资格获得指挥席位。她知道进去之前就应该已经做好决定了。她对电脑和人工智能领域非常感兴趣,几乎和她对基因操作的兴趣一样大。她偶尔会换新娘两种自律的生物结合在一起:一个拥有电脑般智慧的人造种族。不过由于某些原因,她每次仔细一想这个概念时总会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在任何情况下,谢尔比都更乐意操作战术控制台。韦克斯勒在前面舵手的位置,戈德在操作部。其他学员都在各个不同的岗位上,不过谢尔比的注意力集中在正在互相微笑的韦克斯勒和莱妮·戈德身上。她看到韦克斯勒正在用穿着靴子的脚去蹭莱妮的腿。哦,老天啊,饶了我吧,然后她冷酷地想,你们这样玩不了多长时间了。

另一只脚伸了过来,踢了踢韦克斯勒的脚后跟。他抬起头看见克拉克正在严厉地看着他。她站出来行使了她作为大副的责任,她并没有轻率地对待她的工作。“舰桥上不允许这种行为,韦克斯勒、戈德。”

韦克斯勒在傻笑。不过之后他耸了耸肩,然后说,“是,长官,”第二个词明显是后来才加上去的。

克拉克看上去有些心烦,在她能说点什么之前,戈德站了起来,通知操作控制台上有人呼叫他们。谢尔比可以从她的战术操作台回应,不过她想要尽量减少自己的参与度。监督训练的教员知道这点,不会因此为难她的。

“长官,”她说,“我们接到一则求救信号。只有声音。”

“让我们听听看,”卡尔霍恩说。他表现得非常专业。谢尔比松了一口气。考虑到他在几年前还把出生入死当做日常,她不确定他会不会认真看待这次模拟。也许是因为那次在游泳池里他吹嘘道小林丸测试没什么可担心的,他甚至不用全神贯注也能对付。

伴随着静电的干扰,一个绝望的指挥官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来。“紧急状况!这里是小林丸号,来自牵牛星6的十九号,一颗重力雷击中了我们,我们现在失去了所有能源。”静电干扰变得更加严重,几乎无法听清,“我们的船体被穿透了,伤亡惨重。”

“定位他们的坐标,”卡尔霍恩立即说。

“这是星舰无畏号,”戈德说。“请求你们现在的位置。” 

更多的静电,声音更加模糊,然后“无畏号,我们在伽马海蛇座,第十区。”

“那是中立区,舰长,”韦克斯勒说。

“这有待争议,”克拉克回答。“他们声称伽马海蛇座星系是他们的是为了扩张边境。由于路过的彗星使得几乎整个星系变得无法居住,所以没有人阻止他们。不过这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世纪了,彗星带来的影响被认为已经消除了。所以现在星联说他们违反了协定。罗慕伦人则声称现在抱怨已经晚了。”

“他们一开始在中立区的另一边做什么?”卡尔霍恩想了想问。

学员劳福在科学站。“他们说被一个重力雷吸走了,长官。中立区布满了这种东西。如果有雷挣脱了束缚然后被他们碰到了,他们有可能会系统失灵然后飘到另一边去。”

更加绝望的声音在舰桥上回响。“船体破裂,维生系统失效。无畏号,你能帮助我们吗?你能帮助我们吗?!”

“戈德,在数据库里查一下他们,”卡尔霍恩说。

小林丸的各种参数立即出现在中央的屏幕上。“三级中子燃料货船,八十一名船员,三百名乘客,”戈德说。

卡尔霍恩没有立即回应,引起了舰桥成员的关注。他盯着屏幕,眯起眼。

“我们得到这艘船的最后位置了吗?”他最后问。

“是的,舰长。通过广播追踪到了它的源头。”

“带我们过去,”卡尔霍恩命令道。“传感器开到最大。”

谢尔比很佩服。她知道他们在全息甲板而不是太空。她知道这个程序包括创造小林丸的部分。即使这样,她在这一刻屏住呼吸,等着灾难性问题的第一丝迹象出现。

“听我的口令进入中立区,”韦克斯勒喊道。 

“五、四、三、二、一。”

“新年快乐,”戈德嘀咕道。

“正在通过中立区,”韦克斯勒继续。“现在进入罗慕伦领空。”

“传感器扫描?” 

“目前什么都没有探测到。”

卡尔霍恩仔细盯着面前广阔的星空。“那条该死的船在哪?”他问。

“找到了,”韦克斯勒忽然说。“方向221点4。”

“舰长,那条飞船引擎辐射的读数很不稳定,”劳福说。“他们的中子燃料管泄漏了。”

“他们还有燃料吗?”

“是的,不过正在泄漏。如果我们在十分钟之内不将所有人从那条船上疏散,他们受到的辐射伤害将不可逆转。” 

谢尔比对这个难题很满意。是她想出来的,在情景里加一个“倒计时”,除去他们还有遇到……

“罗慕伦飞船解除隐形,长官,”韦克斯勒大喊。“两艘在小林丸号的左右,一艘在我们后面。他们的武器已经上线,长官。”

“升起护盾,”卡尔霍恩说。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谢尔比第一次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不过她很快明白了:这个男人习惯与站在地面上处理冲突。这只是条件反射。

“开启通讯频道,少尉,”克拉克立即说。“试着解释。”

“推迟这个命令,”卡尔霍恩打断了她。克拉克看起来有些吃惊。他耸了耸肩。“没意义。他们不会相信我们的。”他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然后做好了决定,他说,“谢尔比,瞄准小林丸的中子燃料仓和引擎。然后开火。”

“什么?”谢尔比愣住了。她本来正在试着瞄准罗慕伦飞船,虽然她知道那样做也无法穿透飞船的护盾。不过卡尔霍恩的命令完全出乎她的医疗。“你是说……”

“就是现在,”他突然说。“这是命令。”

“麦克,你疯了吗?!那上面有三百八十人——”

卡尔霍恩丝毫没有犹豫。“谢尔比,你被解职了。克拉克,接手。”

谢尔比站在那里,目瞪口呆,然后她忽然被来操作控制面板的克拉克推到一边。“发射相位炮,”她大喊。

飞船的武器向无助的小林丸号飞去。在一眨眼的功夫,飞船爆炸了。两艘罗慕伦飞船本来如此自信地认为这艘货船不是威胁,甚至想用它来阻挡无畏号的进攻,现在已经被货船爆炸的冲击波推到了一边。

舰桥被第三艘飞船击中,摇动的厉害。“把所有护盾的能量转移到后部!”卡尔霍恩大喊。“发射后部鱼雷。瞄准前面的两艘船发射相位炮!韦克斯勒,准备好带我们离开!”

谢尔比靠着墙站着,她突然变成了一个旁观者,周围的所有人都在大声汇报损伤报告。她的大脑像冻住了一样。她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也完全不明白刚刚发生的事。屏幕上满是相位炮的光束,然后一艘罗慕伦飞船爆炸了,把旁边的一艘也带入火海。很快视角发生了变化,第三艘罗慕伦战鸟被光子鱼雷击中退了回去。 

“现在,韦克斯勒先生!”卡尔霍恩大喊。“带我们离开这里,曲速七!”

画面再次发生了变化,现在星星从他们身边飞过。

“已经离开了中立区,长官,”韦克斯勒松了一口气,说。“没有追击迹象。” 

“你个混蛋!” 

谢尔比从舰桥的边上向卡尔霍恩冲过来。她只是冷静地站在那里,手背在身后。“别逼我叫警卫,少尉。” 

“你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脸上难看!”

“怎么做?救了我的船?摧毁了那些攻击者?”

高速电梯的门开启,两个星舰学院的负责人来到舰桥上,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和一个急躁的女人,两人都拿着用来记笔记的平板。“好了,学员们,这足够了——”

“你炸了小林丸号!”她转向负责人。“你们看到了吗?他把它炸了!无辜的平民,还有孩子——”

“退下,谢尔比,这是命令!”其中一个负责人说。

谢尔比退下了,不过她几乎气得冒烟。 

“学员们,”男负责人说,“去简报室。”

他们离开了。按照传统,卡尔霍恩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谢尔比是倒数第二个。

他没有看她的眼睛,她也是。他们沉默地走向简报室。在他们身后,全息模拟消失了,留下一个有着黄色网状线的空房间。

 

16

 

“我觉得这是个陷阱。”

负责人依次和每一个学员谈话,然后在只剩卡尔霍恩和谢尔比时让其他人离开了。卡尔霍恩知道谢尔比没有看在他。他几乎可以看见她身上实体的怒火。他不断和自己说这不是他的错,而是她的。

男负责人是里特教授,女负责人是克劳教授。克劳像一只好奇的猎犬,嗅到了不一致和不确定性。相比之下,里特以一种开放的态度坐着,看起来像在邀请人们对他敞开心扉。 

在卡尔霍恩汇报时,克劳向前倾了倾身子。“一个陷阱?”她重复了他的话。

“是的,教授,”卡尔霍恩说。“我相信小林丸号有极大的可能是罗慕伦人布下的陷阱。”

卡尔霍恩能够看到谢尔比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没有插嘴。她知道如果她打断汇报,克劳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阻止她。

“你是基于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里特教授问。

“我相信货船上的损伤是必须经过几个小时的飘浮才能够形成的。”

“你相信,”克劳说。“你有向你的科学官核实吗?或是你的舵手?”

“没有,”卡尔霍恩说。“我已经确定了。因此没必要再去问我已经确定了的事。”

“如果你错了呢?”

“我知道我没有。” 

“不过如果你错了。”

“我从没想过,”他说。

克劳和里特几乎同时点了点头,然后沉默地开始在平板上做笔记。“继续,”克劳说。

“我的理解是飞船不可能顺利地在中立区走这么远都没有被发现,”卡尔霍恩继续。“我觉得这有两种可能。要不是罗慕伦人在中立区游荡时撞见了这艘废弃的飞船,然后把它拖过来当诱饵。要不是这艘飞船确实飘到了这么深的罗慕伦境内,然后罗慕伦人发现了,他们就在那里等着有飞船来营救,想要借机抓住星际舰队的飞船。”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卡尔霍恩耸了耸肩。“研发。或许是一个认定星联有敌意的借口。我不确定。”

“所以你觉得最好的应对措施是摧毁货船?”

“是的。他们的引擎已经下线了,不过他们还有燃料。我知道破坏他们的燃料会引发连锁反应,罗慕伦飞船离得那么近一定会被波及到。”

“所以你就是这样逃走的,”克劳说。

“是的,教授。”

“小林丸号的船员和乘客全部都死了。全部三百八十人。”克劳又向前倾了倾身子,手指交叉。“学员,我们都只是纸上谈兵。你知道,我知道,我们都知道这只是一次模拟。如果你在深空里遇到同样的情境,你还能如此轻易地做出决定吗?”

“事实上,”卡尔霍恩想都没想说,“那样会更容易。”

“更容易?”

他点点头。“因为我知道我船员的性命没有真的处于危险中,在做出决定前我花了更多的时间来思考。”

“更多的时间?”里特检查了一下他的记录。“根据我的笔记,在你拒绝你大副联系罗慕伦人的建议,和最初下达击杀命令之间的不到五秒钟。”

“听上去差不多,没错。”

“你已经思考了所有的可能性?”

“比我往常已经多想了两遍了,”卡尔霍恩回答。 

克劳的眼神有些暴躁。“学员,你不觉得你表现得有些太冷酷了吗?我们谈论的可是活生生的人命。”

“是的,教授,”卡尔霍恩冷静地回答。“除非我记错了,星舰上的人数可几乎是小林丸上的三倍。”

“这应该是一次营救人物!”谢尔比忍不住脱口而出。“是来测试性格的!”

里特明显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卡尔霍恩先开口了。“对你来说也许是。对我,这只是宇宙中平常的一天。没有比其他日子更好,也没有更糟。营救任务?不,谢尔比。这是战争。小林丸走进了战区。当无辜的人走进战区,他们就是走向了死亡。如果我能救得了他们,我会的。不过我很快意识到我不能。我们学到知识告诉他们罗慕伦人不留战犯。对吧,里特教授?”里特点点头。“如果我留下来战斗,我们都会死。如果我逃走了,他们会落入敌手缓慢地死去,罗慕伦人会留着这艘船来吸引粗心的旅行者。我的做法是出于仁慈。他们死得很快,某些时候这是你能赐予某人唯一的礼物,这使我们能够送几艘装满敌人的船只尖叫着踏入往生。测试性格?这是我的性格:我想带着我的船员活着回家。战争的第一条规则是‘活下去’。我觉得宇宙中第一条规则也是这样。探索,寻找新生命:你死了就没法做这些了。你说我‘冷酷’,克劳教授。真空的宇宙可不是一般的冷。”

“告诉我,学员,”里特缓慢地说,“如果你接到命令去执行一次自杀任务。必须要完成,但存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的那种。你会做吗?”

“是的,”卡尔霍恩说。“不过……” 

“不过什么?”

“我会一个人去。” 

克劳看上去想要说什么,不过重新思考了一下还是没有张口。在他们继续做笔记时,卡尔霍恩就安静地坐在那里。“谢谢,学员,”里特最后说。“你可以走了。”

他站起身向门口走去,然后停下脚步背对着他们。“我就是想说清楚一点,”他说。

“说清什么,学员?”

“我说过如果这是发生在现实生活中会比在模拟里更简单。”

“然后?”

“这和嘴上说会更容易不一样。在我脑海里、在我心里,我总能听到他们临死前的尖叫,即使这些声音已经被寂静的宇宙吞噬了。我知道虽然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会死,他们依旧是死在了我手上。我手上。”他摇了摇头。“不。这不容易。这一点也不容易。”然后他走出了大门。

 






只能说大四比我想的要忙,这章更新是一下午+一晚上干出来的,之后可能会更新不稳定了……上次说的1w+的那章下次再更。

这本书标题的来历:Whose pulleth this sword of this stone and anvil, is the King born of all Britain. 也算是呼应了NF里的船名Excalibur……


评论(1)
热度(2)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