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绝望时刻(Desperate Hours)第十章&第二十七章节选



第十章

 

博纳姆和史波克相处的时间越长越不喜欢他。来自瓦肯的沙瑞克和来自地球的阿曼达·格瑞森的儿子喜欢和博纳姆对着干,推翻她的设想。这种行为可不是博纳姆喜欢的。

“大部分你的信息充其量算是推测,”史波克说。“我怀疑基于如此有限的数据是否能得出一个合理的结论。”

总是表现得高人一等又爱评头论足,就像他父亲一样,博纳姆生气了,为了照顾史波克,她还努力保持出中立的样子。“我们已经分析了巨型战舰发射出的信号。虽然一些信号看起来和无人机的发射有关,不过另一些重复的音波信号似乎和它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行为都无关。 

“至多是一个毫无根据的推想,”史波克说。“往坏的方面说,一个潜在的致命错误。”

她想要掐死他——这种凶残的反应让她自己都觉得惊讶。很少有人能人博纳姆如此烦躁。从她在瓦肯的少年时光起,她已经学会了耐心和心平如水,很少有地球人能做到。不过事情一和史波克沾上边——他说话的方式,和他几近完美的冷静——要把博纳姆逼疯了。他看上去毫不费力气就做到了她一直努力想成为的样子,这让她很烦恼。 

她在科学实验室的一个显示器上出一系列声音波形的图像。“至少我们都同意这些信号都是在阿卡迪亚探索者与巨型战舰相关的钻探事故之后开始的?”

“我还没被说服这起事件,事实上,是一次事故,”史波克说。“在钻探设备运转初期,钻探平台与巨型战舰之间相撞完全是随机事件的几率很低。”

这个冷血的瓦肯人——半个瓦肯人——要让她重新措辞多少次?“忽视这事件的性质,你能不能承认巨型战舰发出的这些信号是在阿卡迪亚探索者上发生的事件之后出现的?”

如果进取号的科学官知道他让博纳姆很气恼,那么他把这事隐藏得很好。“我承认这点,是的。”

“哈利路亚,”博纳姆嘟囔道。她侧眼看了一眼史波克。“这是一种地球的说法——”

“我知道它的含义,以及它和我们对话的相关性。”

即使在他试着表示赞同与友好的时候,他都会使博纳姆火冒三丈。决心不让他影响她的推断过程,她使用了很久之前在瓦肯受教育时学到的隐藏情绪的方法,这样逻辑可以让她的思想在理性的平面上找到秩序。“史波克先生,你知道来自德诺布拉的伊格特·霍恩博士在几十年前关于使用次声波脉冲会影响智慧类人生物的行为的研究吗?

“我知道。我发现霍恩博士的很多理论都存在争议。”

“我也是。麻烦回想一下霍恩博士的外星生物学的研究,使用次声波信号吸引原始类人生物的部分。是不是他假定的信号波形与巨型飞船发射的信号,在千分之三的误差之内是潜在的最有效的匹配?

“是的。”

“是不是巨型战舰信号的周期与振幅和霍恩博士假定中的惊人的相似?”

“是的,”史波克说。“虽然我已经注意到这些相似的频率,还有其它相近的元素已经显示在本质上了。” 

博纳姆深吸一口气,一部分是为了让她的怒火消一消,不过同时也给了史波克时间去注意到她的异议。“本质上,史波克?我需要提醒你某种脉冲星,也不是某种使用地壳震动控制生态圈的具有准生态系统的小行星。这是一艘未知的外星人建造的飞船。一种可以发射这种脉冲的合成结构——”

“你认为它是合成的,”史波克打断了她。“远程探测有遇到生存在太空的生命形式的记录,他们的生理结构使他们看上去和无人驾驶的飞船一样。在对巨型飞船进行更彻底的调查之前,宣布它是合成结构而不是生物机体有些为时过早了。“

如果我打断他的鼻子,他会不会质疑他的鼻子是不是断了?“考虑到我们讨论的目的,让我们先把巨型飞船的本质问题放到一边吧。你是否同意这些发射的信号与霍恩博士在他关于次声波控制类人生物的心理的论文中提出的大多数假设相符?“

“是的。”

终于有点进展了。博纳姆好奇在继续探索的过程中史波克对她想法的抵制,还有对抨击她努力的喜爱,是不是由于他们和他父母共享的过去有关。她想要直接问,不过她担心提出这个问题只会让他变得更加疏远,也会使他更有理由质疑她自己的逻辑。满足于现在他们目前几乎没有建立任何共同点,她问,“如果我们接受霍恩的理论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应该对巨型飞船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她的问题让史波克沉默了几秒。他仔细思考了实验室多个显示屏上的数据;思索了一下她和博纳姆分享的方程式和波形。“一次近距离的调查也许是有必要的。”

“换句话说,”博纳姆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接受他们的邀请。你和我,就咱们俩。” 

她的提议让史波克很困惑。“我不明白。”

“我们传送到巨型飞船那里,结合把我们的经验和努力,找到一个进入飞船内部的方法。对于怎么进去我有点想法,不过——”

史波克举起一只手打断了她。“你之前说你没有计划。”

“不,我说的是我说我有一个计划可能有点夸张了。在你和我一直在对笔记,我感觉我在潜意识层面上有了很多突破。现在我希望咱俩能传送下去,然后测试这些想法。”

沙瑞克的儿子挑起一根眉毛。“你的办法非常另类。” 

博纳姆忍不住笑了。“你的奉承还需要加强,史波克先生。”她快速走出了门,无法抑制住对一次探索任务的热情。“嗯?来啊!”她拍了拍手腕,一个古代地球上表示不耐烦的手势,这是她对在地球上的童年为数不多的记忆之一。“时间不等人,史波克先生,人们还等着我们去扭转局面呢——更别提救他们的命了。”

 

 

第二十七章

 

周围一片黑暗,安静得可怕,椭圆形的走廊的尽头是一个扁平的紧急隔离门。博纳姆摸了摸,由于外面是真空的宇宙,她本以为会摸到一片冰凉。相反,她手下的温度和走廊内的空气一样。“我必须要承认在这点上我很佩服特林人,”她对史波克说。“他们的工程和材料技术都非同一般。”

“没错。”史波克消瘦的脸颊骨和眉骨在他脸上留下的阴影让他看起来像恶魔一样——博纳姆的三录仪是他们在受损的巨型飞船内部唯一的光源造成的不幸后果。“我很好奇星际舰队工程兵团在未来的几年里会从这艘飞船上学到什么。”

“我也是。”博纳姆不知道该怎么接史波克的话。在几个小时之内他们从陌生人变成了心灵感应链接过的至交。这种突然的转变让她有些不安,尽管他们心灵融合的痕迹已经消去,她还是感觉她欠他的不那么敷衍的再见。“史波克……我只是想——” 

她的通讯器响了两声。她拿起来打开翻盖。“这里是博纳姆。”

“上尉,这里是神舟号传送官的纽维斯基。你准备好传送了吗?”

“等着我的信号,神舟号。”她一抖手腕合上通讯器。“抱歉,”她对史波克说。“我刚才是想说我——”

史波克的通讯器响了。他从臀部的兜里掏出来,用大拇指打开翻盖。“这里是史波克。”

“史波克中尉!这里是传送官皮特伦。你——”

“等我的信号,士官长。”他合上通讯器,看向博纳姆。“你说?”

两次打断只是博纳姆感觉更加尴尬感,不过在他们分开前她有些话要对史波克说。不过从哪里说起呢?

说实话吧。

坦白比她想象的还要难。“我想……我之前一直错看你了,在某些方面。我不确定我希望你变成什么样,不过……”

“我明白。”史波克用安抚的低音说。“现在我们融合过了,我们之间没有秘密了。再搪塞或是假装礼貌已经没有意义了。”他用更加严肃的声音补充,“我们之前都对对方有误判。”

开诚布公让博纳姆松了一口气。“很抱歉我让我的嫉妒影响了对你的看法。在我年轻时,作为你父母的被监护人……我听到的事全是关于你的。你的成就。你的荣誉。我做的所有事似乎都不能让沙瑞克满意。”

“我很了解这种感觉。”

“我现在明白了。不过直到今天,我一直以为我是最让沙瑞克失望的人。”

“不太可能,”史波克说。“我很确定他把这份荣誉留给了我。”

这是一句俏皮话,不过博纳姆感觉到了史波克的话语背后徘徊不去的痛苦——这句话不仅是出于同情,更是出于亲身经历。更让她不安的是她察觉到了他的愤怒,一种她知道他会否认的情绪。“你还在怨恨我,是吧?”

他对她问题的反应是羞愧的低下了头。“我感觉……很难……接受你过去和我父母的种种联系。”

“沙瑞克和我融合来救我的命,这让你很烦恼。”

“是的。”史波克挑起眉,他变得有些心神不宁。“你知道心灵融合是一件多么亲密的行为。一般只发生在最好的朋友,或是最亲近的搭档之间。很多父母和他们的孩子都没有融合过,更别提兄弟姐妹之间或是其他亲戚了。你的灵魂里还带了一片我父亲灵魂的回声……你有幸可以用一种我很可能永远无法达成的方式了解我父亲的心智。”他面向博纳姆,她现在可以看见他不安的凝视蕴含的中深深痛苦。“不过更糟的是是我母亲坚持让沙瑞克和你融合的,去救你的命。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她这样强烈的关爱。你和她之间还似乎建立了强大的情感纽带。我无法解释。” 

“我可以。”博纳姆注意到史波克对她坚定感到惊讶。很明显这是因为他们的融合,他的情感屏障还在缓慢恢复中。我可能见到了他其他人都没见过的一面——也许以后也不会有人了。她把声音放缓了些,然后尽她所能在没有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前提下表示了同情。“首先,你要明白如果阿曼达没有要求的话,沙瑞克是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和我融合来救我的。他关心我,是的。甚至在我父母死后他觉得对我有责任。不过在我和沙瑞克的融合中我明白了一件事:沙瑞克没有,也不会像他爱你那样爱我。对于我的成就,他永远不会向对你的成就那样骄傲;对于我的职业发展,他永远不会向对你的职业发展那样称赞。还有我知道,他从来没有对你表现出来过。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如果让我大胆的猜一猜,我会说有朝一日他会为这些疏忽而感到后悔。不过我向你保证,我知道这是真的。因为你和我融合过,你也应该知道。” 

她伸手拉住史波克的手。这举动似乎让他很惊讶,不过他没有试着把手拿回去。博纳姆又靠近了一些,然后看着他的眼睛。“至于阿曼达……我感觉到了你对她的爱,还有你和她的疏远。我知道你觉得你必须要离开她,因为这是瓦肯习俗。你是那么想成为你父亲所期望的那样……阿曼达对我的喜爱,她和我之间的联系——其实自始至终都不是因为我。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它们是。不过我现在看得更清楚了。这只是人类常常出现的情感转移,史波克。她把想要投入在你身上的爱投入到了我身上,因为我接受了她的爱,而你没有。不是因为这是我应得的,史波克,而是因为这份爱太过强烈她无法承受。她给予我的所有关心……其实都是给你的,史波克。它一直是为你而存在的。”

她的坦白似乎让史波克恢复了尊严和体面,就像多年来一直在破坏他逻辑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他举起右手,对她行了经典的瓦肯礼。“生生不息,繁荣昌盛,迈克尔·博纳姆。”

她也回了礼,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她找到了她一直没有意识到但其实很想拥有的兄弟。“和平长寿,史波克。”

他们各自后退了一步,拿起通讯器,然后打开了它。

“史波克呼叫进取号。传送一个人。传送。”

博纳姆看着金色的传送光束包裹住了史波克,他消失在一片炫光和白噪音的歌声中。

她一抖手腕打开了她的通讯器。

“博纳姆呼叫神舟号。传送一个人。传送。”

是离开的时候了。







我还是周更了(。下次更新时间不定……

评论
热度(10)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