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永恒的浪潮(the Eternal Tide)第十一章


珍妈吐便当(的上半部分)……


Q连续体

凯瑟琳·珍妮薇感觉到Q松开了她的手,熟悉的景象在她周围逐渐变得清晰:万里无云的天空下,一条一望无际荒无人烟的公路。就在前方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小白房子,被杂草环绕,看起来急需重新粉刷。

凯瑟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Q连续体的时候,这里还有别人在场。一个女人坐在门廊翻杂志,还有一只狗在她脚边伸懒腰。Q还有被她叫做奎因的Q也在,他们在试图向她展示永生生物的生活是多么令人厌倦。

这次在这里的只有女Q,她头发火红语气刻薄,不过凯瑟琳觉得最难以忍耐的还是她令人厌恶的傲慢态度。

Q站在门廊上,身上黑红相间的指挥制服衬托出她修长的身形。她不耐烦地示意凯瑟琳跟她进来,不过某种同等的力量阻止了她。

这不对。

这是她的声音,却不是凯瑟琳自己发出来的。在她活着的时候,她也许会称之为直觉。现在,不论她过去是什么——Q对这个话题一直含糊其辞——她感觉她自觉的欲望和以前认为是潜意识的思想上的需求已经越来越接近。已经全部合为一体了,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这给她的存在带来了她一直渴望但从未真正了解的清醒的感觉。坏的是这使做出决定比他们想的要更困难。不论她想做什么事,哪怕是像跟随Q来到小屋的门廊上这么简单的事,她都必须要全身心地投入,现在,她因为这个话题有些分心。

“你在等什么?”Q问,她的语气中带着熟悉的暴躁。

“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Q耸了耸肩,她低下头,然后又缓慢地抬起。她欲言又止,凯瑟琳感觉到她没有像之前三四次那样顶嘴,最后还是回答了。“因为Q让我这么做的。”

 

能够看到永恒的这个想法总是在她脑海里徘徊,至少是作为Q,那个在把凯瑟琳和她的船员加入消遣名单前已经折磨和玩弄了让-卢克·皮卡德无数次的Q,已经足够推动她前进了。他是个疯狂的生物,不过至少以凯瑟琳的经验看,他还是可以讲道理的。他的伴侣,凯瑟琳则完全不信任。不过Q需要她的这个事实确实是值得调查一下的。

她再次感到有什么事不对劲。凯瑟琳花了一点时间来思考内心反对的原因。她很容易就找到了。她明白她在Q连续体里,不过在某种程度上她心里知道她应该别的其它地方,而且就在不久之后。一个离她很远的地方——她不敢去看——是无法形容的痛苦。她离那里越远,她就感觉越平静和集中。然而除此刻之外,一种只存在于她想象中的平静,一种超越一切的认知,正在逐渐变为现实。这个伟大的定点就是她真正的目的地,她感觉她的整个存在都和回望她所留下的一样痛苦,她现在拒绝进入。

女Q抱着胳膊踏着脚,不耐烦地站在门廊上。忽然,凯瑟琳意识到她是被Q的力量困在这里的。更重要的是,她知道她能主动解除这种绑定。她已经习惯了认为Q的力量超过了她的认知。现在她才明白,至少在这一刻,她自己的力量也可以与其匹敌。

这就对了。放手吧,她的潜意识在挣扎。

凯瑟琳笑了。不论Q和他的伴侣打算玩什么游戏都很有趣,不过她并不打算使用这种无名又无法理解的力量。她没有做出招手告别的姿势,不过她知道她能感觉到。不过在另一个人物从小屋里走出来时,她开始犹豫了。“母亲?”然后他转过身,他看到凯瑟琳时眼中的宽慰是那样引人注目,那样势不可挡,她所有的离开的想法在那一瞬间都消失了。

Q,她发自内心的高兴。

他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瘦高又笨拙的少年了,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男人。他身上能看到他父母的影子,虽然他还是更像他的父亲一点。他遗传的鲁莽和傲慢已经不在了。他与生俱来的能力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像金色的海浪涌向凯瑟琳,她好奇他的父母是否知道他们创造出了一个怎样惊人的存在。为什么这一切不用眼睛看反而更容易看清?

“你好啊,Q,”凯瑟琳带着发自内心的愉悦和他打招呼。

“凯茜阿姨。”他露出微笑,当凯瑟琳向他走过来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你愿意和我去里面坐坐吗?”他礼貌地问。“里面更舒服一些。”

“这些都是幻觉,”凯瑟琳温柔地纠正了他。“现在已经没必要了。”

Q看向他的母亲,他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她说得没错。“女Q耸了耸肩。

Q重新看向她,然后说,“如你所愿。“

凯瑟琳听到了他母亲的声音在回响,“我就从这里交给你了,不过要快点。”沙漠景观和其它所有的参照物都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不过不是那种令人眩晕无边无际的漆黑一片。相反,凯瑟琳飘浮在平静的水面上,比她之前经历过的任何环境都方便传达思想和感觉。这里自由得就像在不穿防护服呆在无重力的环境中,不带呼吸器潜水,这比她之前享受过无数次热水澡还要舒适。如果她拥有出生前的记忆,她可能会把这种感觉比喻作从宇宙的子宫中出生。

她现在是孤身一人了,只有她的教子在旁边。她看起来已经习惯了这种充满生命无限的可能性的新环境。

“你才是那个想见我的Q,”凯瑟琳忽然意识到。她一直以为他母亲在之前的会面中提到的Q是她的丈夫而不是她儿子。

“是我,凯茜阿姨,”他回答,他的礼貌中涌动着不安。

“如果我可以办到的话我一定帮你,”凯瑟琳说,“尽管很难相信有什么事是只我能做,而你自己办不到的。”

“我知道,”Q说,“不过你肯定已经意识到你现在在这里面对着很多选择,这些选择在你活着的时候是不存在的。”

凯瑟琳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不过她现在感到生命宇宙和更伟大的力量还在召唤着她,她不明白这种微妙的联系怎么能比得上一个Q。

“每一个智慧生命都会经历这一刻,”他回答了她没有问出口的问题。“通常发生在死亡后的瞬间。”

“我死了多久了?”凯瑟琳想知道。

“比一秒的一部分长一点,”他回到。“我母亲很仁慈地把这段时间延长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交流了。”

“你想谈什么?”凯瑟琳问。

“关于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Q解释道。“这是你,凯茜阿姨,不受物质现实的限制。如果你无限保持这个状态,你也许就会明白成为一个Q是什么感觉。”

“我希望你不是在邀请我加入Q连续体,”凯瑟琳有些担忧地说。

“不,”他向她保证。“这不在我的能力之内。”

“没什么是不在Q的能力之内的,”凯瑟琳指出。

“我不被允许邀请别人,而且我确信连续体的其它成员不会同意的,”他解释道。

“那么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出了些问题,凯茜阿姨。”

“你的父母和其它Q不能帮你吗?”她有些惊讶。

“我是这么觉得的。”

凯瑟琳将她的感官伸展到极限,在他身上还是没找到一丝欺骗的痕迹。

“你在害怕什么吗?”她将最强烈的感觉倾注到他身上。“在这个宇宙,有什么事是一个Q会害怕的?”

“多重宇宙,”他纠正她。“当你活着的时候,你经历的现实是一条直线。不过你知道过去,还有现在,一共有多少条额外的线吗。”

凯瑟琳一向不喜欢时间力学相关的东西。她惊讶地发现,在这个地方,许多与时间和现实相关的事实以及它们之间的关联都要没有之前那么令人困惑了。

这不是……她更加强大的意识正在提示她她的时间很紧张。

“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并且说快点,”凯瑟琳说。

“除非我把它分享给你,否则你不会明白的。”

她不确定她是否理解这里的区别。然后,在也许是一秒或是几百辈子的时间里,凯瑟琳感受到了这个Q在多重宇宙的经历总和,以及每个独立的碎片,它们像冲击波一样向她涌来。他的现实融入了她的一切,任何她想问的问题、所有教训、所有考验、所有胜利、所有过失都成为了他们共有的。

她感受到了无数次她的死亡,种类之多令人震惊,她没有选择只能麻木的接受。他拜访了每一次死亡,亲眼目睹、计数,直到她的存在彻底消失。这事带来的恐惧淹没在古怪之下。就像他一样,她感到无比困惑,并且对在多重宇宙被无数次消灭感到一丝冒犯。

她短暂地接触了他之前所说的绝对的自由。她沉醉于成为一个Q的真相之中,就像无限在她面前裂开,展示着它惊人的美丽。她知道Q,阿曼达,已经成为了一个珍贵的伙伴,他们一起分享他无法想象的困惑,然而不明身份的东西熄灭了她的生命之火。

不过这些都没有让她做好黑暗的准备。她感觉到他想救她,不过她做好去了解他一直隐藏的真相的准备了。她的死亡无法与这注定黑暗的结局相比。不多也不少,恰好是她的缺席;这超越了她感觉的曾经等待的结局。这是一种如此深沉的沉默,一种如此浩瀚的空虚,它威胁要用它绝对的重要性冲垮她的本质。在这里,凯瑟琳从来没有存在过,也没有经历过无数次令人不快的死亡。在这里,不论是凯瑟琳还是Q还是他们经历过的所有事都不曾存在。

只有他的力量使她摆脱了深渊。即使她安全地回到了连续体平静的深处,凯瑟琳也花了些时间才想明白她刚才去了哪里。

“你还好吧,凯茜阿姨?”Q轻轻戳了戳她。

听到这句话,她心里爆发出矛盾的笑声。当她终于平静下来了之后,她回答,“我想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很好过了,我怀疑我永远也不会好了。”

“请不要生我的气,”Q说。在那一瞬间,他又变成了她之前熟悉并教导过的那个脆弱又窘迫的男孩。他对她的关心就像轻风一样环绕住了她。得知她为他做出的这些努力没有白费令她很欣慰。

“我不生气,”凯瑟琳回答。“我现在明白你所说的威胁的重要性了,不仅是对你来说的,而且对整个多重宇宙都有影响。我很高兴你来找我了,不过我要向你坦白我还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你。”

“如果我告诉你你已经做到了,这会不会让你感到安慰?”

“我猜是的,不过我不明白这怎么可能。”

“我不相信事情总是这样的。你成为这个错综复杂网络中关键的一缕是因为你自己的行动,或者说是缺乏行动。”

凯瑟琳努力跟上他的话。“你觉得这一切都和凯瑟琳·珍妮薇上将改变了时间线有关。”整个画面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你相信她遭遇和解决的一些事,本应该对时间线产生影响,但这些事由于她后来的行动被抹掉了。现在多重宇宙被迫采取极端的行为来纠正她行为带来的内在的不平衡。”

“你总是学得很快,”他称赞道。

这不对。

“安静,”凯瑟琳对她脑子里的小人说。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把这件事归咎给另一个她自己。此时此刻,她发现他们很烦人,想起她活着的时候这种事也经常发生让她深受打击。

“我很抱歉,”他道歉。

“我不是在和你说话,”她向他保证。“我们现在面临很多问题,说实话,我不知道哪个更紧迫。”

“我可以进一步把事情复杂化吗?”他问。

她的内心再次发出了笑声。她之前并不太欣赏这种荒唐事还真是遗憾。

“我知道你向我展示的是真的,Q,”凯瑟琳说,她试图在一团乱麻中找回秩序。“我明白她的行为,我的行为,”她被迫改口,“也许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不过我的一部分也明白我在这之中起的作用已经结束了。事实上,在这一点上多重宇宙似乎相当坚定。即使我想在你将面临的危险上帮你,我的行为只有可能造成相反效果,让事情变得更糟。”

“这才是问题,”他赞同道。“像我母亲那样强大的人都明白这种人为的拖延不能永久延续下去。请允许我告诉你你面临的选择。”

“我又选择?”凯瑟琳惊讶地问。

“两个。”

“听起来很简单,”她回答,虽然她怀疑“简单”可能和他将要说的提议毫无关系。

“你可以,正如你了解的那样,选择从这一刻离开,前往往生。我不知道你将面临什么,不过我怀疑你知道往生充满误导。它可能召唤你走入虚空,或是Q无法踏足的奇妙空间。

得知她可能前往一个Q都不知道的地方,这事既让她感到难过也让她感到安慰。

“你可以把这个问题留给活着的人,相信不论我——还有那些还活着的人——将要面临什么,都会有好结果。你死亡的意义是不容置疑的。没有其他凡人的死亡像你的一样延伸到了所有时间。你可以选择为了更伟大的利益,让事情保持原有的样子。

“或者?“凯瑟琳问。

“或者你可以选择重回你的人生,在你的能力范围内去过你曾经做过的事,去阻止黑暗。这次你可以战胜它,凯茜阿姨,比起多重宇宙的未知与不确定,我更相信你能够不惜代价去完成必须要做的事,再次打败它。”

“我可以复活?你母亲说那不可能。”

“她指的是一个Q不被允许这么做。”

“那我不明白了。”

“不过一个Q可以向你展示你如何自己做到。”

凯瑟琳仔细思考着她面临的选择。

最后她问,“你确定这里没有第三个选择了吗?”







其实重头戏在15章,下次更。本来打算一起更的,但太久没更新了,所以先把这半章扔上来了……

申请季结束前变成月更都是有可能的……(Nobody cares anyway)

这个作者好文艺……好多句子都没太读懂……orz(吐血)

评论(3)
热度(9)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