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永恒的浪潮(the Eternal Tide)第十五章



珍妈吐便当(的后半部分)……

上半部分戳这里


15

Q连续体

Q笑了。“第三个选项?”

凯瑟琳·珍妮薇可不觉得这事可笑。现在她在权衡面前的两个不可能的选择,她发现她目前所拥有的大量经验,没有任何一点能够帮助她面对现在的状况。凯瑟琳活着的时候,在她有很大几率可以活下去时,她从来都毫不犹豫地选择活下去。这种选择通常出现在命悬一线的激战中, 不过过去的这种鲁莽对现在她来说已经无法想象了。不那么危险但相当重要的选择需要严密的逻辑和理性,权衡利弊,考虑风险与回报,还有可能带来的愉悦和痛苦。不过回望过去,她发现这些选择经常会带来她意想不到的后果。

这就是人生,一部分的她这么想。

无论如何,凯瑟琳·珍妮薇在她心灵与头脑的指导下做出了最可能好的决定,她确信即使她的选择被证明的错的,她也能及时找到办法来解决。

不过这不是人生。她不再拥有心灵或头脑来帮助她解决这个难题。Q已经尽他最大努努力向她解释了她存在的本质。她是她过去的所有以及未来的所有可能性。她只是纯粹的意识,不再受肉体和世俗的约束。她已经短暂地体验了Q的一生,并为其的辉煌感到自卑。现在她手握某种伟大未知的,很可能是不可知的力量,她需要理智的做出决定。它会指引她做出影响所有生命的命运的决定吗?她心里的确定是她必须独自离开,而不是返回以前的生活,那种时时刻刻都充满危险、怀疑和痛苦的生活,是这样吗?是的,人生还包含了大大小小的快乐、已经克服的障碍、分享的热情、陪伴还有爱。不过凯瑟琳不能欺骗自己,假装生活中的好事要多于坏事。随着年龄的增长,凯瑟琳感觉纯粹的幸福已经离她越来越远。

这是她的错吗?她是有意识或是潜意识地寻求生活中的挑战,来不断证明自己?现在她不得不承认她是被恐惧驱使,否则她不可能会继续,她也许会发现自己孤身一人只与悔恨作伴。

没有一个选择是简单的。不管是解除对多重宇宙意志的控制,还是重新构建她对控制多重宇宙的广阔和无限的可能性的脆弱的幻想,怎么选都令人恐惧。凯瑟琳知道她应该选后者,这样她会很快陷入新的危机,这带给她的恐惧和带给Q的一样大。

她的思想和内心,或者是在它们位置上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现在被平均分成了两份。

我有第三个选择吗?

凯瑟琳忽然想起她站在达芬奇杂乱的工作室里,看着燃烧的火焰,想到了另一种选择。

不,她想,迅速想起了她与博格结盟的重大决定。这在当时是一个战略,它最大的优势就是这事之前没有人做过。

一个有潜力的想法是不够的,她需要更多。

为了平静下来,凯瑟琳开始寻找风暴的风眼,她需要平静的时候时不时会来这里。她从来没有失望过。

另一段记忆缓慢浮出水面,她在消散前赶紧抓住了它。她和三个上了年纪的人坐在一间小屋里,两个坏脾气的老头和一个女人,他们看上去很像耐凯斯蒂和尚祖先的灵魂。凯丝,她爱护并养大姑娘,就要死了。为了获得救下凯丝生命的资料,凯瑟琳进行了一次精神行走。“祖先的灵魂”建议她重复导致凯丝受伤的举动,带她到一个可能把她们都杀死的能量场去。她唯一的选择是放弃科学、逻辑和理智,来拥抱她之前很少使用的信仰。

遵循他们的建议,凯瑟琳活了下来,凯丝也获救了。在欣喜若狂的几个小时之后,她的生活在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超越了任何她能想象的可能性,似乎比任何事实都更具体。

信仰。

她的灵魂。

它们一直在那里,支撑着她觉得更重要的东西:理智与热情。然而,凯瑟琳粗浅地触摸到了更深的东西。这次短暂的接触让她有点失去控制,不过她变得更加坚定。

她从来告诉过其他人,发现“奇迹”其实有科学的解释带给她的打击。如果她在这之前花更多的时间地探索了她的灵魂,她就不会像往常那样快速恢复正常的生活。

凯瑟琳不需要定位她的灵魂。现在这个不可言说的事物是她现实的总和。

这是她唯一剩下的了。

已经足够了。

凯瑟琳·珍妮薇笑了。

“你是对的,”她笑着说。

“什么是对的?”Q轻轻问。

“我不需要第三个选项。”

“那么你做出决定了?”

凯瑟琳搜寻内心的挣扎,不过她什么都没有找到。她现在明白她面前的两条路都只是可能的未来。一个承诺即刻的幸福,至少是解脱;另一个则要比她已经知道的要多得多。不过第一种选择是一直存在的。第二种只有一次机会。

得知这点,让她从来到连续体那一刻就产生的疑虑消散了。

“我选择回去,”她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不过我发现责任比我的欲望更有价值。”

Q不用表达他的宽慰与感激。它们向温暖的波涛涌包裹住了她。

“所以,我们要怎么做?”凯瑟琳问,她已经准备好开始行动了。

“其实很简单,”Q回答。

真的?

“你的身体已经分散成尘埃颗粒,你的死亡带来的一个不幸的副作用。”

他把这事说得就像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凯瑟琳已经下定了决心,她现在面临将她全部的注意力转移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的任务上,她这样做的时候,那一刻的恐惧也伴随而来。

“不过他们现在的安排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的身体还完好无损,那么集中注意力你就能很容易找到它,其他人就做到了,那样你就能轻松地回去。你必须要再努力一些,不过我向你保证,这是可以做到的。你必须坚信无疑。”

“你是说我需要有信仰?”她开玩笑地说。

“如果能帮上忙的话,”Q回答。“不止如此,你必须集中精神。整个宇宙,每一个原子的存在,你现在都能看到。让你自己看清它们的本质,很快你就能分辨出哪一个曾经是属于你的。”

“一旦我找到它们?”她小心翼翼地问。

“它们是属于你的,会听从你的指挥,”他说。“命令它们向过去那样集合起来,发自内心的希望,它们会听你的。”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凯瑟琳记住了他所描述的和她自己想象出的所有步骤,她准备好了。

“好了,”她说。

“你可以做到的,”Q向她保证。

“我知道。”

“我就在这里,”他承诺道。“如果你失败了……”

“我不会的。”她保证道。

•  •  •

多重宇宙开启,扩张。多重宇宙在她面前裂开了一个小口,里面充满探索的诱惑,不过恐惧使她牢记现在还有更要紧的事。

凯瑟琳不敢在能量与物质宏大又无限相互作用间游荡太久。这是Q与生俱来的权利,不是她的。她在使用借来的知识,她很清楚它局限性,她只是遵循指示。

她无声地呼唤着那些曾经属于她的小光点。她命令它们返回到她身边。她创造出一面想象的镜子来观察自己的进度,她正在尽自己所能靠回忆重塑自己的过去的躯体。

很快,一片一片,她的呼唤得到了回应。她拒绝让零碎的经验来阻止她。耐心地,一次一个原子,凯瑟琳像筛沙子一样一粒一粒地筛出了属于她的部分。

看着她的镜子,她忽然打了个冷颤。尽管她拼劲了全力,但效果并不像她想的那样。这是她的原子所知的最后形态。细胞、组织、器官、骨头、血肉正在重组,不过并没有组成凯瑟琳·珍妮薇原本应该的样子。它们像是黑色的尘埃和可怖的无机物团块。

一个怪物睁开了眼,得意洋洋地咆哮着。

凯瑟琳在开始之后第一次变得有些犹豫了。

不,她叹了口气,现在她感觉就像被困在博格方块里转化成博格女王一样难以忍受。

没事的,凯茜阿姨。博格现在没法对你做什么。他们都不在了。

凯瑟琳不明白。她试着拒绝那些形成纳米探针的暴力又破坏性原子的回归,这些纳米探针正在剥离她的身体,但是它们违背了她的意志,继续加入到同类中间。

痛苦的声音组成的海洋淹没了她,它们在呼唤她给这混乱中带来秩序,凯瑟琳感觉她自己在这怪物复活的过程中逐渐消失。

•  •  •

不,一个更加强大的存在冲开了混乱。

由于对它带来的寂静充满感激,凯瑟琳并没有质疑它的存在。

我失败了,她想。不过那也无关紧要了。远处强大的力量迫使她服从,这次她不会也不能拒绝。

你不是凯瑟琳·珍妮薇,这个存在让它明白了这点,胜利的咆哮变成了震惊的畏怯所取代。

凯瑟琳现在才知道指挥她的声音不是她自己的,也不是Q的。它从远方而来,安抚她,温暖她,使她充满热情,让她重新集中精力。

然后,就像和每一个独立的原子说话一样,它温柔地鼓舞了它们。你们是爱与光明的产物。你们完美的状态比任何强加在你们身上的力量都要强大。将你们自己看成应该成为的样子,而不是已经成为的样子。

凯瑟琳再次看向镜子,那些嫁接到她身上的恐怖的技术正在缓慢消失,一片一片,最终全部化为虚无。

希望代替了恐惧。光明吞噬了黑暗。力量从这个存在之中升起,与凯瑟琳自己的决心结合在了一起,重组了她最后一片被玷污的的身体和灵魂,重新组成了她曾经的样子。

她的现在会成为的样子再次变为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  •  •

在痛苦的觉醒中,凯瑟琳再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她放任自己喊叫到浑身发抖,直到空气进入她的肺部,呼吸净化了最后一丝重生的痛苦。

她感到令人愉快的温暖。微风带来了新生活的甜美芬芳。她周围响起柔和的嗡嗡声。

凯瑟琳睁开眼,发现自己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布满鲜花的草地上。

Q站在她身边,他看上去不那么耀眼了,但依旧坚定而安抚。他崇拜地看着她,他越过她的肩膀对着后面说了一句“谢谢”。

我不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回答。

凯瑟琳转过身去看看是谁将她带回了安全的岸边。

一开始它由于周围白色的炫光很难看清。不过它很快变成了一个简单,不那么美丽的形状。

“凯丝,”凯瑟琳用勉强能听清的低声说道。

她曾经以为她永远也见不到这微笑了,凯丝脸上内心的喜悦让她几乎感到痛苦。

“你好,凯瑟琳,”凯丝说。

言语可以等待。两个人迅速抱在了一起。凯瑟琳曾经拥抱过的是内心还是一个稚嫩的孩子的年轻女人,现在她在这个年龄大到无法想象的女人身上感到了母亲般的温柔。

凯瑟琳的眼睛中充满感激的泪水。从凯丝眼睛中流出的则是宽恕的泪水。

 





依旧,所有语句不通都是我的锅……其实珍妈吐便当的部分,在第十九章应该还有一个尾巴,但太长了我懒得译了……(别打我

评论
热度(8)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