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众人之善(The Good That Men Do)第十一章



塔三将加入31区的决定告诉了亚契舰长。


第十一章

 

2155年2月10日

 

进取号NX-01

 

乔纳森·亚契从一个金属高马克杯里喝了一口咖啡,慢吞吞走在E甲板的走廊上准备前往舰长的餐厅。他对疲惫并不陌生——这看起来是成为舰长的必备条件——不过昨晚他睡得比往常还要少。船上发生的事可不等人,还有夏朗。他怀疑把夏朗扔下船可以让他睡得好些,不过这个行为的后果可能会在后面给船员带来麻烦。而且不仅是因为夏朗、崔普共有的怀疑,他自己对猎户座人俘虏伊纳人的意图和目的地也有所怀疑。

他走过转角,惊讶地看到崔普正在舰长餐厅外等他。中校看起来焦虑不安;从地球盛世的事件和她女儿的死之后,他的行为变化不算太大,但他绝对看上去要比昨天下班时更加疲惫。

“我需要和你谈谈,舰长,”崔普的声音充满了悲哀。

“当然可以,崔普,”亚契拍了拍他老友的肩膀说。“进来吧。你吃早饭了吗?我可以让厨师给你做点什么。”

崔普坐到了金属桌背对窗子的第一个座位上。“不用了,谢了,舰长。我现在不太饿。” 

亚契坐到了他的座位上,很高兴看到桌子上食物已经准备好了。“随你便,”亚契一边说一边打开了餐盘上的盖子。厨师今天准备了佛罗伦萨煎蛋和薄煎饼,还有三片亚契最爱的杂粮吐司。

打开他的餐巾,亚契问道,“那么现在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我希望你能等我把话说完再插话,舰长,”崔普把手放到餐桌上。“在没人打断的情况下把这事说完已经够困难的了——无意冒犯——我只是想要这事快点结束。”

亚契轻轻一笑,用叉子切了一小块薄煎饼。“话筒归你了。”

舰长不确定崔普会说什么,不过几分钟之后,轮机长的故事已经临近尾声,亚契的食物已经变凉了,他在第一口之后就没有再动他的食物。他本来以为这次谈话会是关于崔普和特珀的关系的——或许是头疼——或许是再一次要求职务调动——或许是关于夏朗和伊纳人的新发现,甚至是关于罗慕伦人的新猜想,不过这个……

“你说完了吗?”亚契问。

崔普叹了口气。“差不多吧。暂时是完了。”

亚契直直地盯着他的轮机长。“所以他们想把你送到罗慕伦领空去当间谍。好吧,这个战略荷马时期就有了。不过即使哈里斯对罗慕伦人的情报是准确的,还有所有我们关于他们计划利用伊纳人对付我们的猜想都是正确,让你潜入罗慕伦星之帝国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崔普看起来很疑惑。“我们必须要想办法破坏他们的战争计划。”

“‘想办法’是个非常模糊的说法,崔普。”亚契觉得在他允许他的朋友继续在这条危险的道路上走下去之前,他必须问清几个残忍的问题。“一个卧底特工怎么阻止对柯利丹主星的进攻?我很确定你没有上过罗慕伦语课。”

“也许我应该问问哈里斯,让他考虑改派阿星去,”崔普挖苦道。 

亚契抬起手做出安抚的手势。“我不是在试图阻止你,崔普。不过有很多东西需要考虑。其一,当你在罗慕伦境内时,最强大发报机都无法联系上柯利丹飞船。”

崔普点点头。“我承认,我也许需要随机应变。使用一些他们的设备。入乡随俗。”

“可不止一点,崔普。你真的考虑过这事的危险性吗?罗慕伦人可能能够轻易发现并摧毁所有你带去他们领空的飞船。而且我猜他们强烈的安全意识也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入乡随俗’的。我很确定他们不会让你就那样在罗慕伦领空进进出出,或者轻易把情报通过子空间传递给我们。在这么多的不利条件中,你究竟有什么真正的优势呃?你又打算怎么去执行呢?” 

“哈里斯计划让我去卧底。我听说的是包含某种整容,让我看上去像个罗慕伦人。”

这又引出了另一个亚契刚刚没有想到的问题。“他们知道罗慕伦人长什么样?”

崔普耸耸肩。“哈里斯说他们不知道。不过他们认识有人知道。那些人应该能够让我看上去足够像一个罗慕伦人。”

“呃,至少我们知道他们是类人种族,”亚契感到心跳加速。他一直很好奇一个令已知星系如此恐惧的种族是怎么样保持隐秘的。不过在指挥进取号的四年里,他学到了每个种族、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秘密,至少是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柯利丹人,由于某种原因他们从不允许外人看的他们代表不带面具的脸,还对他们的高曲速技术十分戒备,甚至是对他们的盟友和贸易伙伴。

“我会和他们最有经验的特工一起工作。”崔普说到。“我们的工作是渗透进他们的星舰引擎项目,然后从中搞破坏。他们需要一个有工程师经验的人来办这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没有找马尔科姆。”

“那心灵感应无人机呢,还有伊纳人,还有可能对柯利丹发起的进攻?你也要阻止这些?”

崔普翻了个白眼,叹了一口气。“不,长官。看起来这些工作要看你的了。”

亚契哼了一声。“所以这个秘密情报组织认为我就会按照他们说的做?不论我们船上有多少军人,在辛地人袭击后安了多少的新武器,我们可不是一艘前线防御舰。”

“我觉得这和哈里斯和他的组织想要什么没关系,舰长,”崔普向前倾了倾身子,“你已经在追猎户座人的路上了。如果这些都是真的——我相信它们是,我觉得你也会去做的——你知道这些事件会把你拉下水的。不管怎样,你得确保罗慕伦人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

亚契摊开手,仰头看向天花板,就像在寻求什么更高的力量。他肩膀上的担子很重。“‘事件会拉我下水。’要么这是说我好预测,要么这是说我很容易被外部力量所左右。”

“我不是这个意思,长官。”崔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只是用的说法不太对。”

亚契站起起来,走到窗口,望着外面由于曲速场而扭曲的星星。在这种时候,一顿伴着日出的早餐会很有帮助,他想。最后,他走回到崔普身边。崔普还坐在那里,他的眼神中混合了恐惧与坚决。

“你说得对,崔普。我不相信这个哈里斯,不过我做了一些调查,我知道他的组织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是星际舰队批准的,即使似乎只有高层才知道这事。而且我们在这艘船上得出的结论似乎支持这样一个观点——罗慕兰人现在正在策划一些非常致命的阴谋。”

他用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用另一只手拿起了他的咖啡,然后重新回到他的作为上。一杯温热的咖啡也不能在这团乱事中帮助集中注意力。他现在面临一个危险的抉择。虽然可能的结果让他心痛,他知道他只有一个选择。

带着不少遗憾,他大声说出了他的选择。“如果你觉得这个威胁是真的,值得你去冒这个险,崔普,我会尽最大努力帮你。我会批准你延长请假的时间。”他试图让自己听起来很乐观,虽然他不知道他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崔普。“一个无限期的假期,这样在任务结束你还可以回来。虽然只有上帝知道你那时会什么样子了,或许是你尝到了当间谍的味道,已经不满足于当一个轮机长了。”

“事实上,舰长,我不需要请假,”在亚契喝咖啡的时候,崔普轻轻说。“因为我需要先死。”

亚契快速拿起餐巾堵住嘴防止自己把咖啡喷出来。恢复冷静后,他咳嗽了一下然后问,“你说什么?”

“在行动中我被抓的可能性很大,”崔普说。“不过因为我整容了,他们辨别我的身份会很困难。特别是在查尔斯·安东尼·塔克三世已经死了的情况下。”

“你现在在说胡话了,”亚契皱起眉。

“不,把这当做一种证人保护计划。如果我死了,这件事也和进取号没关系,还有地球——我的家人和朋友——也不会受到报复或者波及。不论是政治上还是其它方面。” 

亚契闭上眼,试图让脑子里尖叫的警报声平息下来。“所以你想要伪造你的死亡?”

“就到任务结束而已,”崔普说,他的声音很认真。“或者直到它成真。”

“这可能要花好多年,崔普,”亚契无法掩饰他声音中的愤怒。他张开眼,严肃地看着他的下属。“如果罗慕伦人现在是个威胁,我们想办法阻止了他们,你又怎么会觉得这个威胁在未来不会卷土重来呢?罗慕伦人不是校园恶霸,你打他们一拳就会成你朋友的那种。”

“我知道,”崔普说很低的声音说。“不过如果罗慕伦人成功了……这和辛地人的攻击可不一样。每个世界都会失去数百万的生命。联盟会不复存在……我必须去。我必须成为……另一个人一段时间。去别的地方。我需要比我现在做的更多。”

亚契知道他说这话不是为了侮辱他作为舰长的能力或是进取号船员的成就。不过这话听起来依旧很刺耳。“你在这里也成就了很多,崔普。你依旧可以创造很多新的成就。该死,如果没有你我有一半的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另一半的时间我都在庆幸你在我身边。”

崔普别过脸去,没有说话。

“你的家人呢?他们已经失去你妹妹了。”亚契犹豫了一会儿,他知道这个论点站不住,不过他还是决定试一试。“还有特珀?你真的准备好放弃她了吗?你不觉得他们在等你回家会更开心吗,好奇你是安全,还是被关在某个罗慕伦监狱里,还是更糟?”

崔普用手擦了擦脸。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们不会知道的,”他说。“他们不能知道。如果我不知怎么搞砸了,知道的人越多,可能被报复的人就越多。地球面临的风险也越大。他们必须要认为我死了。他们必须要相信这点。”他再次抬起手盖住了眼睛,他叹出的气息都不那么平稳了。

亚契感觉自己的眼眶发热,他紧紧闭上了眼睛。他们就这么安静地坐了好几分钟,甲板上传来的持续不断的杂音成了这间屋里唯一的声响。

终于,崔普抬起头看向亚契。“除了你本人,我还需要两个人帮我。马尔科姆是给我介绍这事的人,不论好坏——我希望会是好的,最终——考虑到他过去卧底的经验,他也许能自己猜到,并会试图做一些蠢事来看我是不是在对他隐瞒什么。他还可以确保对我……死亡的调查会很彻底。”

“还是伏拉士,”亚契一边点头一边说。“他将签署死亡证明。”

“是的。”

“那么……?你确定?”亚契的话没有说完,不过崔普知道他在说谁。

“她不能知道,”崔普看起来又快哭了。“她会没事的。她能控制她的情绪,冥想并继续她的生活。该死,在我们刚刚在瓦肯经历的一切之后,我觉得她已经打算开始新生活了。”

“你打算怎么做?”亚契问。

“我还需要你和马尔科姆、伏拉士帮我另一个忙。我的死亡必须发生的很快。而且不能是自杀。”他忧伤地笑了笑。“想想看,我昨天还真的担心我会在加德纳将军面前杀死我的前途。”

对崔普试图幽默的行为,亚契轻轻笑了笑作为回应。“我现在呼叫伏拉士和马尔科姆?”

崔普闭上眼,长吸一口气,攥紧拳头又松开。他睁开眼睛看向亚契,轻轻点了点头。

亚契从椅子上站起来,按下附近墙上的通讯面板的按钮。“亚契呼叫里德上尉和伏拉士医生。请立即来舰长餐厅。”

他们两人都回应并确认很快过来。亚契看向着刚刚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崔普。他还是不完全确定他的轮机长是不是在做正确的事。不过如果他处于同样的情况,他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做出别的选择。

“谢谢你,舰长,”崔普的眼中闪着泪花。“谢谢这一切。”

 

* * *

 

坐在进取号舰桥中央的指挥椅上,特珀放下正在阅读的报告,看向后面高速电梯。

今天早上亚契舰长在他的私人餐厅举行一次秘密会议,让她接管第一班的轮班。她倒是不介意——毕竟作为大副,这是她的指责——不过亚契没有让她参与这次会议这点挺奇怪的,他在之前关于被绑架的伊纳人和即将来临的罗慕伦军事入侵的会议就让她参与了。

他十分想要问问佐藤少尉亚契究竟在和谁开会,不过那样就会显得她在管闲事一样。相反,她来到自己的工作台,手指在操作界面迅速移动,接入了飞船的电脑。

她的发现让她大吃一惊。亚契现在正在和塔克中校、里德上尉和伏拉士医生开会。她本以为他在和夏朗磋商,或许还有其他人中的一两个。不过安多利安人现在正在飞船的餐厅,有心灵感应能力的伊纳人赛瑞斯也在那里。

他们能讨论些什么呢?她希望能很快查明真相;亚契会对她保守秘密很不合逻辑。

梅威瑟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中校,根据夏朗给我们的信息,可以确定我们锁定了至少一艘的猎户座人飞船的曲速信号。”

特珀从椅子上站起来。“很好,梅威瑟少尉。提速并设定追击航线,不过让我们保持在他们的感应器范围之外。”

她尽力压制住了离开舰桥的冲动,不过现在她有正当理由去和亚契说话了。她按下指挥椅扶手上的通讯按钮。

“特珀呼叫亚契舰长。我们找到猎户座人了。”






这本书算是彻底推翻了最后一集……塔三假死去罗慕伦当间谍了,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比原剧的直接便当好。

我可能会再断更一段时间……鉴于我爬墙了的事实,后面可能会更一些SG-1官小的翻译……

评论(2)
热度(10)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