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尤达:黑暗交汇(Yoda:Dark Rendezvous)》第一章(1/2)



第一章(1/2)

科洛桑的太阳正在慢慢落下。影子就像黑色的水流首先填满了小巷,然后平稳地向高处爬去,潮水般的黑暗迅速淹没了首都。太阳慢慢消失在地平线,黄昏带来的黑暗覆盖了零售区和医疗中心,就像一块黑色的污渍慢慢爬上了议长住所的墙壁。很快只剩下白天最后一丝金色的光线给屋顶镀上了金色;然后阴影爬上议院大楼和绝地圣殿的顶端,也征服了它们。

科洛桑的黄昏。

在一百万年之前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很可能甚至在有意识的生物出现前,落日意味着完全的黑暗,除了远方燃烧的恒星。不是现在。甚至在银河战争时,科洛桑也是银河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闪耀的中心。随着太阳的落下,这座伟大的城市开始闪烁起数不清的亮光。飞车在高塔间穿行像萤火虫在草场上跳舞。信号灯点亮了每条街的生命,闪烁着为夜晚的每一个路人带来明亮的承诺。光从公寓、商店和办公室办公室的窗子里照出来。

所以尽管黑暗降临,生活还要继续,阿米达拉议员望着窗外想。每个人的生命就像一根对抗黑暗的蜡烛在勇敢的燃烧。她的视线停留在离绝地圣殿最近的停机坪上。“这不是奢侈品,”她说。

一个侍女转过来看着她,很疑惑的样子。“您能再说一遍吗?”

“希望。不是奢侈品。是我们的责任。”帕德梅说。

侍女结结巴巴地想要回复什么,不过帕德梅打断了她。“有人降落了。”她说。

一架蜻蜓式的飞船降落在靠近圣殿的停机坪,尾部和机翼都带着火星。帕德梅拿起一副望远镜,调成夜视模式,想要看清快运船受伤一侧的人员。寻找着一个带着兜帽人从驾驶舱爬出来。

“小姐?”

帕德梅慢慢放下望远镜。“不是他。”她说。

 

主技术员波兹·阿德尔(BozAddle)喜欢他负责的所有飞船,不过他对光滑的快运船有特别的兴趣。他用戴着手套的手抚摸着刚刚回家的何洛斯-卡塞尔·塞尔塔亚-级(Hoersch-Kessel Seltaya-class)高速快运船视觉受限(limit of vision)号的金属侧翼。“电火花,陨石撞击的小坑,一些激光炮的痕迹,”他低声说道。他的手停在一道很深的裂缝处,这道裂缝周围的飞船保护层几乎蒸发了,融化的电线镶嵌着许多弹片,简直一团糟。“除非我猜错了,你需要一些质子撞击才能修好。”

绝地大师贾伊·马努克(JaiMaruk)爬出驾驶舱。他的脸色很憔悴,有很多缝合的伤口,他脸颊的边缘还有一块严重的烧伤痕迹。在疯狂的归家之旅中治疗了大半,他烧伤的皮肤已经开始起水泡并变得僵硬,拉扯着他一边的嘴角。主技术员严肃地注视着他。“你发誓把我的船完好无损的带回来的,马努克大师。”

冷笑。“我撒谎了。”

值班的医务人员赶紧上前。“让我给你检查一下。”他停住了,眯着眼仔细查看绝地脸颊上的烫伤痕迹。“马努克大师!怎么——”

“现在没时间说这个。我必须立即和绝地委员会通话——能找到多少算多少,不论如何。”

“不过马努克大师——”

绝地把他推开。“原谅我,医生,不过现在真的不是时候。我有一条消息要传递,这个不能等。因为这个目的,他们放我离开时让我保持在一个足够可以传递这个消息的状态。”又一次冷笑。他大步走开,只在停泊区大门处停了下来。“波兹主管,”他的语气稍微放缓。

“什么事,大师?”

“对于船的事我很抱歉。”

医生和主技术员站在停机坪旁边看着他离开。“光剑灼伤?”波兹问。

医生睁大了眼睛,点了点头。

主技术员小心地往桌子上吐了口吐沫。“我猜就是。”

 

克隆人战争就像一只强有力的手,把绝地在各个星球间抛来抛去,只留下一些资深的绝地武士驻守圣殿。当然,作为委员会的长老和议长的军事顾问,尤达几乎总是呆在科洛桑。今晚只有另两个人和他一起听取贾伊·马努克的故事:贾伊·马努克的好朋友伊琳娜·赞恩(Ilena Xan),学生给她起了个外号叫“铁手”——她手把手教学生搏斗,尤其擅长锁关节——还有绝地委员会成员梅斯·温度,他太吓人了所以没有人给他起外号。

“我们正在外环侦查,”贾伊说。“开始认为海淀航线(Hydian Way)周围有有趣的事发生。少量的交通工具开始突然出现,就像梅米恩①的尾巴在韦兰区(Wayland region)进进出出。这事并不太奇怪,贸易联盟把整个区域封锁了……不过它们来自一些陌生的坐标。外太空的航线,不是本地交通。我觉得很有趣,所以我把一艘克隆飞船伪装成海盗的样子,派它去拦截它们。结果那些小型的商业飞船果然有问题,就像内莫伊迪亚(Neimoidian)的杰克拉布②一样。扔下一堆等离子炸弹然后立即跳入了超空间。”

尤达大师皱了皱眉。“披着纳夫牛的皮,这个克雷特龙③曾经。”

“正是。”贾伊·马努克大师低头看自己正在发抖的右手。他的手掌心有一道丑陋的烧伤痕迹。他将注意力集中在这只手上。颤抖停止了。

一个年轻的学徒,一个14岁左右的红发的女孩用托盘拖着一罐水和几个杯子进入房间。鞠躬,她把这些放在一个矮桌上。赞恩大师倒了杯水递给贾伊。他盯着杯子,烧伤的手心全是汗。他强迫自己的手在杯子周围弯曲,然后喝了一口。

“所以贸易联盟在把一些重要的东西运到海淀航线,”贾伊继续道。“为什么?没有新的军事部署;我们没有任何重兵把守在那里。还有为什么掩饰?他们可以大大方方的用他们舰队的颜色——这会吓走所有海盗和一些没准备的袭击者,就像我那可怜的克隆士兵伪装成的那样。”

“那里一定有些我们不应该知道的事,”伊琳娜说。

梅斯·温度仔细研究贾伊·马努克脸上的光剑灼伤痕迹。“或者是人。”

尤达用他的拐杖敲了敲在议会房间的地面。“其中一个克雷特龙,你跟着。”

“不过你被抓了,”梅斯说。

贾伊的脸变得严肃。“我追踪他们来到弗君(Vjun)的一个汇合点。”

尤达大师摇了摇头。其他人看着他。“黑暗面很强大,弗君的,”他低声说。“知道这些故事吗,你们?”

大家都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尤达大师撇了撇嘴。“变老的折磨,这是:记得一件事曾经和年轻人说过。不过他知道;我记得我们曾说起过这事,在他还是一个学徒的时候……”

其他绝地盯着他。“谁知道?”赞恩大师问。

尤达挥了挥他的拐杖,跳过了这个问题。“这不重要。马努克大师,继续。”

贾伊又喝了口水。“开始我呆在阳光下,躲着我的克雷特龙,不过当我意识到它停留在阴影里的时间太长了,不可能仅仅是加油,我冒险跟着它来到表面。我在几公里外来了个软着陆,我把我的红外辐射和热量都压低,我发誓——”他慢慢停下来。他的手又开始颤抖。“这不重要了。她抓住了我。”

“她?”赞恩大师问。

“阿萨吉·文崔斯。”

拿水进来的学徒倒吸了一口气。尤达看过去,他的脸严肃的皱成一团。只有那些特别了解他的人才能发现他眼中闪着的一丝消遣。“小水罐,大耳朵他们有!没有任务吗你,斯科特?”

“不完全是,”她说。“我们吃完了晚饭,这里没有其它明天之前必须干的要紧事了。我的意思是,我本来想去训练室练习的,不过可能——”

女孩的脸变得通红,在绝地大师们复杂的注视下结结巴巴地闭上了嘴。“学徒斯科特,”梅斯·温度谨慎地说,“我很惊讶你还有这么多空闲时间,鉴于学徒锦标赛就要来临了。我厌恶你可能无聊了的这种想法。需要我给你找点事干吗?”

女孩深吸一口气。“不,大师。这没必要。正如你所说的——练习——我应该……”她鞠了个躬退出房间,把门关到几乎要合上的位置,直到只能看到一只绿色的眼睛。“不过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需要的,不要犹豫——”

“斯科特!”

“好的!”门迅速关上了。

梅斯·温度摇了摇头。“原力在她身上很弱。我不知道——”

赞恩大师举起她的手,梅斯沉默了。赞恩的手指真的像铁的一样,多年的搏斗训练让她关节上的肌肉像一个个的疙瘩。她向门口处挥了下手用原力轻轻一推。只听到门碰的一声,他们听到了模糊的叫喊声。不一会儿,尴尬的脚步迅速沿着走廊离开了。

梅斯·温度不耐烦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钱卡(Chankar)看上她什么了。”

“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了,”贾伊·马努克说。他们一起停下来追忆钱卡·金姆(Chankar Kim),另一个在吉奥诺西斯陨落的绝地。一开始,还有典礼和守夜来纪念这次可怕的屠杀。不过随着战争的进行,圣殿现在流的血远比那次大创伤要多得多。每一两个星期,都会有一份报告传回,指挥官在图斯特拉战役中阵亡或是在韦兰的高空爆炸,或是在迪瓦伦执行外交任务时被刺杀。

“说实话,”梅斯说,“我很惊讶她居然会被选中成为学徒。”

尤达把拐杖放倒在地上慢慢旋转,就好像在搅拌一块只有他能看到的池塘。“送到农业工厂去她应该,你认为?”

“事实上,是的,我是这么想的。”梅斯·温度的声音里有点同情的味道。“这并没有什么不光荣的。当你看到她得多么努力才能和比她小很多的孩子打斗……也许以她的水平让她去工作才是更仁慈的做法。”

尤达抬起头,很好奇的看着他。“看到她很纠结,我也。不过你让她中断训练,告诉你这是”仁慈“,她不会。”

“也许不会,”贾伊·马努克冷冰冰地说。“不过孩子不总是知道什么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

“绝地大师也是。”尤达干巴巴地说。

被烧伤的绝地继续说。“让我们诚实点。不是每一个武士和学徒的组合都会成为欧比旺和安纳金,我承认这点,不过事实是我们正处于战争中。派一个绝地带着一个不能照顾好自己的学徒上战场,这是冒着两条生命的风险——共和国不能随便浪费生命。”

“原力在斯科特身上不像应有的那么强,”伊琳娜赞同道。“不过她在我的班上很多年了。她的技术不错。她很聪明也很忠诚。她在尝试。”

“这里没有尝试,”马努克大师说,不自觉的模仿起尤达大师的话,在很久之前,这在绝地圣殿的年轻男孩里很流行。“这里只有执行。”

其他三个绝地都愧疚的看着尤达。他轻哼了一声,不过脸上露出微笑。“嗯。想起了学生,我。最好和原力最强的一起上战场我应该,hmmm?和年轻的天行者,你认为?”

“他不是完美的,”伊琳娜说。

“也太冲动了,”梅斯添加道。

“嗯。”尤达又用他的拐杖搅了搅。“那么最好的应该是最强的,是吗?还是最智慧的?学到原力之道最多的?”他点了点头。“最好的,杜库应该是!”他的眼睛一个个扫过其他绝地:他们一个个都移开了眼神。“我们最棒的学生!”尤达的耳朵抖了抖低了下去。“我们最大的失败!”

年迈的大师蹒跚的走到托盘旁给自己倒了杯水。“够了。你剩下的故事,告诉我们,马努克大师。”

“文崔斯发现了我,”贾伊说。“我们打了起来。我输了。”他被烧伤的手又开始颤抖。“她拿走了我的光剑。我使自己平静下来接受我要被杀了的事实,不过她把我当成了俘虏。她蒙住我的眼睛把我捆起来扔进一艘飞行艇开了很短一段,不会超过一小时。杜库伯爵在终点等着我们。”

“哈!”梅斯·温度往前坐了坐。“所以杜库在弗君!”

“你活着从杜库和文崔斯手里逃了出来!”伊琳娜说。

贾伊·马努克用他烧伤的脸颊勉强笑了笑。“毫无疑问,我在这里是因为杜库希望我在这里。如果文崔斯能的话,她一定会杀了我,她表示得非常清楚,不过杜库需要一个信使。一个他可以信任的。”绝地说,他的语气充满讽刺。“一个会先来这里汇报,而不是去议院的。他特别说明——我要把信带给尤达大师,只能在圣殿里,省得隔墙有耳。”

“所以这个紧急的消息是什么?”梅斯·温度说。

“他说他想要和平。”

贾伊·马努克看着绝地们难以置信的脸耸了耸肩。

“和平!”赞恩大师愤愤地说。“用生化武器在奥诺(Honoghr)杀了几百万无辜的人,然后他说他想要和平!共和国正在衰落就像烈火中燃烧的原木,他说他想要和平!我可以想象他要什么样子的和平。”

“杜库猜测到我们可能,啊,谨慎。”贾伊·马努克从他的斗篷里拿出一个小袋子。“他送我回来,他说,是带着一份礼物和一个问题给尤达大师的。一份礼物就是让我活着回来。不过那个问题是……”他用手打开小袋子。在他颤抖的手心里是一个贝壳——一个简单的、十分普通的贝壳,就是孩子在各地的海滩上都能捡到的那种。

绝地看着贝壳很疑惑,除了尤达大师,他第一次看上去不是那么平静。他深吸了一口气,皱起了眉头。

“大师?”贾伊·马努克把他的视线从贝壳上移开。“我带着它穿越了半个银河系。这到底是什么?”

 

六十三年前。这是一个晚上,深蓝色的天空就像绝地圣殿上面一团不断蔓延的化合物。在圣殿的围墙花园里,闪烁的天空反射在装饰精美的池塘上。尤达最有成就的学生正坐在池塘边一块石头上看着水面。他的一只手里拿着一个贝壳,用大拇指来回抚摸着贝壳光滑的表面。在他前面是一群水蝇在水面上轻盈的跳着舞。

学徒的注意力被它们吸引,也在平静的水面上跳起舞来;在原力无尽的深度上滑冰。他的脚步总是很轻,原力在他脚下制作出小的涟漪,不过轻而易举的托起了他。只有今晚,因为某些原因他很悲伤,心情非常沉重。就好像他第一次意识到脚下落空是多么容易,被深渊的力量吞没——沉入在黑暗的深处,并淹死在那里。

啪、啪、嗒。啪、啪、嗒。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二,然后转换成拐杖接触鹅卵石地面的声音。从大师们的住处走出的发光物体正在靠近,模糊的光线穿过花园凌乱的树叶和藤蔓。这个存在很熟悉,早在他的身影最终出现前,学徒就能感觉到是尤达大师,他古老的心智就像发光的灯一样温暖和明亮。绝地委员会最伟大的大师蹒跚地走过来加入了他。

学徒笑了笑,低下了他的头。在无休止的冥想和光剑训练中,尤达告诉过他很多次,事物的外部特征或一次进攻不会被表现出来,一个人必须用他的每个细胞去感觉它的意图。所以他只是轻微的低下头,非常随便,却怀着一生的尊敬与感激。还有恐惧。和内疚。

绝地委员会的大长老放下灯,有些尴尬的往一块石头上爬。他得寻找能抓住的地方把自己拉上去,然后装模作样地坐在他的学生旁边就好像他是某种带来不幸的花园地精。学徒微笑的嘴角咧得更大了,不过他知道这时最好不要帮忙。

尤达坐到石头上扭了扭身子发出一系列咕哝声,调整着他破旧的绝地长袍的下摆,让他的腿正好悬在池塘的水面之上。水蝇们在他古老的绿脚趾下散开,明显感到了有轻微毛发的东西在他们上面。“积极,你很,杜库?”

学徒并不打算反驳。

“没有感觉恐惧对任务,确定?”

“没有,大师。”学徒纠正道。“至少不是关于任务。”

“自信,你应该。准备好了你。”

“我知道。”

尤达看上去想拿他放在地上的灯。他转过去,试图用他的拐杖去勾灯的把手。他试了一次,两次,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不过灯还是滑了下去。他发出咕哝声,变得有点恼怒。

他一个不注意,学徒已经用原力捡起了灯笼,并让它飘向了他的老师。“为什么不用简单的方法呢,大师?”他问——知道要发生什么他闭上了嘴。

“因为那很容易,”尤达嘟囔着。以年轻人的经验,学徒们经常从尤达大师那里得到这样的建议。“他至少没有把灯再放回去,”杜库想。

他们一起坐在花园里。远处,一条鱼从水面跃起又掉入水里。

尤达用拐杖的末端戳了戳他的学徒。“所以准备好离开,昨天你还是!”

“上个月,去年,前年都是如此。”一个有些悲伤的笑容出现在杜库脸上很快又消失了。“不过现在真的要发生了……”他看向别处。“我不记得上次我不想离开是什么时候了——离开这里,穿越星辰,去看看这个世界。我还是爱着这里。这里是我的家。你是我的家。”

“今后也是如此。”尤达盯着花园深处香味传来的方向,露出赞许的表情。“一直在这里,我们会。家,是的……在奥德朗他们说,这是家,当你来到门口,他们让你进来的地方!”他嗅了嗅夜晚的空气,微微笑了笑。“嗯。有你的一席之地这里总会。”

“我猜也是。我希望如此。”学徒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贝壳。“我在岸边捡到了这个。被一只水中的寄居蟹抛弃在这里。它们没有自己的家,你知道的。它们不断长大,贝壳变得不再合适。我在想绝地是怎么在塞伦诺(Serenno)找到我的。和我的父母在一起,我猜。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他们了。你不觉得这非常奇怪吗?每一个绝地都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尤达抬起头,但没说什么。“我有时想,第一次的遗弃是不是推动我们的动力。我们还有许多需要证明的。”

一只萤火虫闪烁着从杂乱的树藤中飞出来,落在池塘的水面上,就像火中飞出的一星火花。学徒看着它在水面上茫然的飞来飞去。

尤达有个问题想问:我们是什么,你认为,杜库?每次学徒都试图说出一个不一样的答案:我们是原力的节点或者我们是命运的代理人或者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是历史的一部分……不过今晚,看着面前飞动的萤火虫,他想到了一个更加准确的答案。最终,我们是孤独的。

随着一声轻微的爆裂声,就像一个气泡爆炸的声音,一条鱼突然从黑暗的水中跃起。萤火虫迅速飞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只有水面的涟漪在慢慢散开。

“我猜那时我也像一只寄居蟹,”学徒说。“我父母的房子容不下我了。所以你把我带到这里,到现在又过了很多年,绝地圣殿也变得有些狭小了。我猜……”年轻人停下来,转过身,光线照在他兜帽的边缘,他的脸被阴影覆盖。“我担心我去了外面的大世界,这里就再也容不下我了。”

尤达点点头,几乎是在自言自语。“自豪,你很。不是没有理由的。”

“我知道。”

“也不是没有危险的。”

“这我也知道。”

学徒又用手抚摸了下寄居蟹的壳,然后把它扔进水中。水面上的水蝇都被吓了一跳,试图躲开飞溅的水花保持漂浮。

“比绝地大,比原力大,你不能。”尤达说。

“不过原力比绝地大,大师。原力不仅仅是这些高墙和教学。它贯穿生命,无论是高是低,是大是小,是光明——”学徒有些尴尬的停住了。

“——还是黑暗,”尤达说。“哦,是的,年轻人。认为你我从来没有触及过黑暗?确信你的灵魂是尤达所能塑造的最伟大的,在八百年中?”

“大师?”

“许多错误!”年迈的老师用他的拐杖捅了捅学徒的肋骨,发出咯咯的笑声。“一起去睡觉和你,仔细深思一下!”戳,戳。“你的师傅,泰姆·塞鲁利安(Thame Cerulian),说最有潜力的学徒,你是。相信你自己,你不需要。我,尤达,最伟大最强大的绝地大师相信你。这还不够吗?”

学徒想笑却笑不出。“这太过了,大师。我害怕……”

“很好!”尤达抽了抽鼻子。“对黑暗面怀有恐惧,你应该。强大中的强大。不过还不是泰姆的对手你;还不是一个绝地武士;还不是委员会的一员。我们留下了很多空贝壳给你,杜库——只要你能合身,”他一边说,一边敲了敲他学徒的皮肤。“明天,走你必须,到星系间的黑暗中。不过总是家这里。如果你一旦迷失,回头看看这个花园。”尤达提起他的灯笼,阴影就像水蝇一样飞快的消失了。“一根蜡烛我会为你点,好让你找回回家的路。”

 

 

 

 

 

 

  1. 梅米恩:Mermyns were a type of creatures that left atrail.(http://starwars.wikia.com/wiki/Mermyn
  2. 杰克拉布:Jackrabs were a species of small, swiftcreatures that were preyed uponby anoobas. (http://starwars.wikia.com/wiki/Jakrab
  3. 克雷特龙:The kraytdragon was a large carnivorous reptile native to Tatooine. (http://starwars.wikia.com/wiki/Krayt_dragon/Legends




凭我对自己的了解不可能把整本书翻译完……但我至少会翻译完第一章……

感兴趣的可以自己买一本看,这本还不算难读,亚马逊就有卖的,也不贵

评论(6)
热度(21)
  1. Ellen Snow小壳子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