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邪恶迷宫(Labyrinth of Evil)》第一章



第一章

            黑暗正在蚕食了卡托内莫伊迪亚的西半球,互相交叉的相干光线①在被围困的世界之上把朦胧的月光撕成碎片。在破碎的天空下,种满玛纳斯树(Manax tree)②的果园里布满了纽特·冈睿宏伟的防御工事中低级的防卫墙,克隆士兵和战斗机器人在这里精准的射杀对方。

            一个由蓝色能量组成的扇面闪过,点亮了树林的阴暗面:这是欧比旺·克诺比的光剑。

            两个哨兵机器人发动攻击,欧比旺站定身子,从右往左用力挥动他高举的剑刃将能爆光束打回敌人那里。两个机器人都被它们自己射出的子弹击中,变成了散落一地合金部件。

            欧比旺再次移动。

            在内莫伊迪亚收割者甲虫(harvesterbeetle)③被切开的胸腔下打了个滚,他从地上跃起继续前进。爆炸的火光遇到城堡的偏导护盾发生偏转,射入树林间肥沃的土地中,投射在树的主干上留下长长的阴影。很明显混乱发生在它们中间,排成列的五米长的收割者继续坚定地向着一堆堆支援堡垒的物资前进。在它们用来切割的下颚里或是他们向上翘起的尾部上都是被修剪好的树木。它们不断咬动撞击的声音混着爆炸发出的隆隆声和能爆枪发出的嗖嗖声形成一种怪异的旋律。

            欧比旺的左边突然传来伺服系统传来的咔嗒声,在他的右边一声提醒打破了沉默。

            “蹲下,大师!”

            他在安纳金的话说出前就蹲下了身子,光剑朝下防止捅到他跑过来的前任徒弟。

            光剑的蓝色能量在潮湿的空气中发出滋滋声,带来电路灼烧产生的刺鼻的臭氧的味道。一把能爆枪掉在柔软的土地上,然后是身子;战斗机器人的长脑袋掉在离欧比旺的脚不足一米的地方,闪着火花弹起然后慢慢滚出了视野,嘴里还在不停重复着“收到,收到……收到,收到……”。

            欧比旺把重心放在右脚蹲下身子,正好看到机器人破碎的身体倒下。安纳金又救了他的命,这没什么新鲜的,不过安纳金的剑刃离着他太近让他感觉不太舒服。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站定身子。

            “你差点把我的头砍下来。”

            安纳金把剑刃移到一边。在战争的火光夺取了他的蓝眼睛中的一丝苦笑。“抱歉,大师。不过你的脑袋挡在我剑刃需要去的方向了。”

大师。

            安纳金使用这个尊称不是因为他们是师徒关系,而是因为他俩一个是绝地武士,一个是绝地委员会的成员。在他在普雷西林(Praesitlyn)鲁莽的行动后,表明他早期身份的学徒辫就在仪式上被割断了。他的长袍,到膝盖的靴子和贴身的裤子都是黑夜般的颜色。他脸上的伤疤是在和杜库的手下阿萨吉·文崔斯的一次对决时留下的。他的机械右臂上覆盖着一只到手肘的手套。在过去的几个月他把他的头发留长了,现在几乎到他的肩膀。他的脸刮得很干净,不像欧比旺那样在下巴上留着短须。

            “我想我应该感到庆幸只是你的剑刃需要去的方向,而不是你想让它去的。”

            安纳金脸上的微笑变成了大笑。“上次我检查的时候,咱们还是一边的,大师。”

            “尽管如此,如果我晚了一点……”

            安纳金把战斗机器人的能爆枪踢到一边。“你的恐惧只存在你的脑子里。”

            欧比旺皱了皱眉。“没有头的话我就没有脑子了,不是吗?”他对着茂密的树丛挥了下光剑,冲着玛纳斯树旁的小路点了点头。“你先请。”

            他们继续他们的任务,欧比旺棕色的长袍在身后飘动,由于原力的恩惠他们正在以超乎常人的速度移动。最初的炮击受害者——成堆的战斗机器人歪歪斜斜地躺在地上。其它的摇摇晃晃地挂在树枝上就像坏掉的牵线木偶,就在它们被抛下的地方。

            被树叶笼罩的地区现在是一片火海。

            两个被烧焦的机器人举起它们仅剩的一部分胳膊和躯干举起武器瞄准正在靠近的绝地。不过安纳金只是抬起左手用原力轻轻一推,机器人就又躺在了地上。

            他们向右闪避,在两个收割者甲虫身下打了个滚,然后跨过带刺的小树丛。他们从树林中钻出来到灌溉用的水渠旁,水渠里的水来自一个把内莫伊迪亚堡垒分成三个部分的湖。在西边,三个楔形的维纳托级(Venator-class)武装快运船飞速从云中穿过。北边和东边的天空处于动荡中,离子追踪的痕迹、涡轮激光炮的激光和猩红色光线组成的连字符在空中画出交叉线,蒸汽从城堡能量护盾外的炮位缓缓升起。多层堡垒从半岛的末端升起,让人回忆起贸易联盟主战舰的指挥塔,这确实对他们是个激励。

            在内部的某处,被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困住的是贸易联盟的骨干分子。

            家园被威胁,德科和科茹内莫伊迪亚的财力被毁灭,冈睿总督如果聪明点的话就会撤退到外环,就像其他分裂分子议会成员认为的那样。不过理智思考从来不是一个内莫伊迪亚人的长项,尤其是当总督无法割舍的财产都在卡托内莫伊迪亚,等着堡垒沦陷后被洗劫的时候。不过共和国的军队也在等着,想要活捉他将他绳之以法——很多人认为迟了十三年。

            卡托内莫伊迪亚离科洛桑很近,欧比旺和安纳金在这里呆了将近四个月,剩下的分裂分子的大本营从内部到殖民地现在都被清理干净了,他们预期在这周结束任务然后回外环。

            欧比旺听到在灌溉水渠的远处有声响。

            不一会儿,四个克隆士兵从树丛中爬到河岸对面,占据攻击位置瞄准组成沟渠的水边岩石。在他们后面是一艘坠毁的炮舰正在燃烧。一架LAAT④从高空降下,它笨重的尾部印着八个印记代表着为银河共和国参与的八次战斗。

            一艘炮舰滑向下游,飞向绝地等待的地方。站在船首的是一个叫科迪的克隆人指挥官,他挥手向河岸边士兵打信号,他们立即成扇形散开制造出一块安全的区域。

            士兵可以通过头盔里的联络器和其他人联络,不过先遣侦查指挥小队发明了更复杂的手势来防止敌人偷听。

            几次敏捷的跳跃,科迪就到了欧比旺和安纳金的面前。

            “长官,我有空中指挥部最新的消息。”

            “展示给我们。”安纳金说。

            科迪单膝蹲下,他用右手激活了在他左手护臂上的一个装置。装置发射出圆锥形的蓝色灯光,特遣部队的指挥官多多纳(Dodonna)的全息影像逐渐出现。

            “克诺比和天行者将军,区域侦查小队报告冈睿总督和他的随从正在朝北边的堡垒前进。我们的军队正在撞击河岸上方和两侧的护盾,不过护盾发射器在非常坚硬的地方比较难进入。炮舰正在火力压制低处堡垒的涡轮激光炮。如果你们的小队还想活捉冈睿的话,你们必须潜入这些防御工事,找到一条其它的路进入宫殿。这样的话我们无法为你们提供增援,重复一遍,无法提供增援。

            全息影像消失后,欧比旺看着科迪。“有建议吗,指挥官?”

            高级侦查突击兵(ARC)调整了一下护腕,堡垒的3D的透视图出现在空中。“假设冈睿的堡垒和我们在德科和科茹发现的差不多,地下会有真菌农场还有处理和装货的区域。这里会有从运输区到中层的幼虫孵化区的通道,从孵化区我们就能潜入上层区域。

            科迪拿着一把弹药不足的DC-15型能爆枪,穿着白色的盔甲和有成像系统的头盔,这是共和国军队的标志——成长、培养、训练在偏远的卡米诺星系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尽管现在,白色的部分上仅仅有些泥点和已经干了的血迹,还没有弹坑和磨损、烧焦的痕迹。科迪头盔和肩甲上橙色的记号表明了他的职位。他右上臂上的条纹表明了他参与的战役:阿格纳(Aagonar),普雷西林(Praesitlyn),小帕拉赛尔苏斯(Paracelus Minor),安塔4(Antar 4)泰伯里安(Tibrin)斯科罗2号(Skor II),还有从内环到外环许多其它的地方。

            经过多年的战斗,欧比旺和许多高级侦查突击兵都建立很好的关系——阿尔法,他们在拉提塔克(Rattatak),姜戈塔克(Jangotat),欧德塞斯提斯(Ord Cestus)曾被一起监禁。早期的ARC是被克隆人的模板曼达洛人詹戈·费特训练的。卡米诺人想要制作出一些不一样的费特克隆体,他们挑选出一些组成了ARC。因此,ARC们显示出更有自主性和领导才能。简而言之,他们更像赏金猎人自己,或者说更像人类。尽管科迪从基因上来说不是高级侦查突击兵,不过他接受了ARC的训练,有一些ARC的特性。

            在战争的最初阶段,克隆人士兵受到的待遇和他们操纵的战争机器或是他们使用的武器没什么区别。他们更像是分裂分子控制下的从拜克托伊德装甲工厂生产的成千上万的战斗机器人。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士兵死亡,人们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克隆人忠心耿耿为共和国献身,对于绝地来说,证明了他们可以成为军队真正的领导,他们的付出值得尊敬和同情。是绝地最先正式向共和国提出,第二代和第三代的克隆人应该被给予名字而不是编号,这样可以培养更好的合作关系。

            “我同意我们可能先到下层去,指挥官,”欧比旺最后说。“不过你打算一开始怎么进入真菌农场呢?”

            科迪站直身子,指着橡树。“我们可以跟着收割者一起进去。”

            欧比旺有些不确定地看着安纳金,把他拉到一边。

            “就我们两个去,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你担心得太多了,大师。”

            欧比旺把手臂在胸前交叉。“如果我不关心你还有谁会呢?”

            安纳金歪着头笑了笑。“还有其他人。”

            “你只能指的是C-3PO吧。毕竟是你造了他。”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欧比旺眯起来眼。“哦,我知道了。不过我认为阿米达拉议员对你的吸引力比最高议长帕尔帕廷大。”在安纳金回应前,他补充道:“虽然她也是个政客。”

            “不认为我没想办法吸引过她的注意,大师。”

欧比旺盯着安纳金看了一会儿。“还有,如果帕尔帕廷议长真的很关心你的幸福,他应该把你留在科洛桑附近的。”

安纳金把他的机械手放到欧比旺的左肩上。“也许吧,大师。不过到了那时,谁照顾你呢?”

 

 

 

 

  1. 相干光线:频率相同、振动方向相同,且相位差恒定的光可称为相干光。
  2. 玛纳斯树(Manax tree)Manax trees weretrees native to Neimoidia,and were planted on all of the Neimoidianpurse worlds.(http://starwars.wikia.com/wiki/Manax_tree)
  3. 收割机甲虫(Harvester beetle):The harvester beetle was a beetle native to Neimoidia, but wassettled on all of the Neimoidianpurse worlds.(http://starwars.wikia.com/wiki/Harvester_beetle)
  4. LAAT(LowAltitude Assault Transport):The Low Altitude Assault Transport (LAAT), also known as theLAAT-series gunship nicknamed "Larties" by some clones,was a gunshipseries used by the Grand Army ofthe Republic during the Clone Wars.(http://starwars.wikia.com/wiki/Low_Altitude_Assault_Transport)



这是flag与刀满天飞的一本……同样不能保证会译多少,这本的生僻词和长难句好多……

评论(2)
热度(24)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