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Q-in-law(星际迷航下一代TNG官方小说) 第二章



 

科恩上尉坐在十前酒吧的休息区,看着星星从太空划过。他拿起一杯合成酒,看看闪烁的星星,摇了摇杯中的液体。他长叹一口气,一个明显的信号——所有人都应该听见——他正在为什么事情而烦恼。他非常抑郁,十分渴望和能什么人谈谈,不过他又抑郁到没有力气和任何人谈论这事。

盖南悄悄向他走过去,然后在不远处停住了脚步。她挑了挑不存在的眉毛,撅起嘴。她一边后退一边眨眼,次数不亚于星星透过科恩的杯子闪烁的次数,然后斜着穿过十前酒吧。

她没看见乔迪·拉弗吉进来;她那时背对着门。虽然她不需要看见他就知道他在那里。 

“乔迪,”她轻轻说。

他抬起头看她。更准确的说是他抬起头观察他的目镜接收到的她的身体闪动痕迹的模式。他看盖南的方式和他看其他人的不太一样。有点类似——这很难说清——她的冷静。

就像她的灵魂飘在一种内在的平静中然后反射到她身体散发出的热量中一样。

此刻,他一个人坐在桌子旁,正在等奥布莱恩和瑞克一会儿来加入他,不过他已经感受到一种友好的气氛了。

“盖南!”他高兴地说。“有问题吗?”

她微微点了点头。“他。”

“谁?”

“科恩。”

他看向她指的方向。

“科恩?”

“是啊。”他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摇了摇头。“我们整晚都要用一个词讲话了吗?” 

她也笑了笑。“也许吧。”

“科恩怎么了?”

“他看上去有点失落,”盖南告诉他。“既然他是你的一个属下,我觉得你应该去让他振作起来。”

“这不是你的专长吗?”他问,不过他从桌子后面已经站起身来了。

她后退了一步。“有东西告诉我这是关于‘男人’的事。”

“‘男人’的事?”他有点调侃的说。

“你知道,”她抬起手做出一个弯曲的手势。“‘男人’的事。”

“对,”他赞同,也做出一个弯曲的手势。

考虑到盖南那种温柔地强迫人做事的手段,他私下怀疑他知道谁的手段更强硬。

穿过十前酒吧,他注意到盖南跟在自己后面几步远的位置,直到他靠近科恩才离开。他听见科恩响亮的叹气声,知道这种语气的含义。他自己也这么叹气过一两回。

“科恩?”他问。

科恩抬头看他。“哦,少校。嗨。”

“嗨,”乔迪回应,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叫我乔迪。现在我们没在工作,在这儿我们都是朋友。”

“乔迪,”科恩有些不确定。

“那么我应该叫你——?”

“科恩。” 

“哦。”乔迪停顿了一下。“有事让你心情不好,科恩?”

科恩抬起一边眉毛。这种轻微的面部表情乔迪无法检测到。他依靠阅读脉冲信号的能力,或者伴随着面部表情的轻微头部倾斜来判断。

“你能看出来?”科恩有些钦佩地问。“哇哦。你知道,我看见你进来,不过你直接去那边了,我想你没看见我。你是怎么在那边就能知道我心情不好呢?”

不知怎么的,盖南告诉我的听上去不会让人印象深刻。“这是一种诀窍,”乔迪说。“所以……你想谈谈吗?”

科恩低下头。“我不这么想。不。我更希望不要谈论它。”

“好吧,”乔迪说,他开始站起来。

“我真的好抑郁。我的生活糟透了,”科恩说。

乔迪又坐了回去。 

科恩看着他的杯子,乔迪说,“你想详细说说吗?”

“就是一般的生活。”

“啊。”

“还有女人。”

“啊。”乔迪这次的语气里带着更多的理解。

“看我,乔迪,”科恩说,然后他迅速改口,“我是说……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冒犯你的……”

乔迪笑了。“‘看’不是一句脏话,科恩。”

“是啊,是啊我知道。那么看我。我今天三十岁了,乔迪。”

“生日快乐!”乔迪说。“抱歉,我应该——”

科恩摆摆手。“这不是重点。我三十岁了。我的头发变得稀疏。我已经有些发福了——看这个。我的制服袖口变得越来越紧。说起来有些难为情。昨天我和杰克逊技师分手了。”

“杰克逊,是吗?”乔迪说。“她很可爱。你俩曾是一对?”他对自己有点生气。自从他被晋升为轮机长,他变得忙了很多。他不再在那些讨论流言的圈子里。

“八个月,”科恩伤心地说。“八个月时间呆在杰弗里管道里。看我:我在浪费生命。我加入星际舰队是为了探索。我探索的全部只是轮机室而已。我从来没有参与过外遣小队。我从没做出过任何发现。我就是……就是在这里而已。我是个勤杂工。看我都得到了什么。” 

“是啊,”乔迪说。“是啊,让我们看看你得到了什么。看外面,”他指着窗外。

科恩不明白。“我应该看什么?”

“星星。”

“星星。好极了。”科恩郁闷地说。“那又怎样?它们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生活在这些星星之间,科恩!”乔迪充满热情地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几个世纪前,人们看看星星,他们的脚无法离开地面。他们从没见过外太空。你的祖先从没去过火星,现在它基本就在隔壁。你现在的这种生活——对他们来说是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幻想之旅。这些你认为理所应当的事。”他轻轻拍了拍科恩的肩膀。“你不知道你拥有什么。”

“我拥有什么?”科恩说。他看上去依旧充满怀疑。

乔迪往后坐了坐,抱起胳膊。“你为什么不来告诉我呢?”

“这蠢透了,”科恩说。

“把它当做一个命令,”乔迪依旧友善地说。

科恩看着乔迪,试图弄清轮机长是否在开玩笑。他看起来不像。“告诉你我拥有什么。”

“对。”

科恩思考起来。“什么也没想到。”

乔迪开口了。“你帮着这船保持运行,”他说。“这是其一。这船上有一千人,他们都要依靠工程部门——比对其他部门的依赖更大——带他们去他们想去的地方。现在你可能觉得你的工作只是例行公事,甚至有些无聊。不过出色的完成这些任务,即使它们很乏味,会使你成为一个优秀的军官。”

“我猜是吧,”科恩慢慢地说。“我是说……我能看出其他人需要我。”

“这就对了!”乔迪说。

“嗯,还有,我确实偶尔有离岸假期。还有全息甲板……”

“没错,”乔迪微笑。“你可以模拟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只有最新的星舰配备了全息甲板技术。”

“我的工作也不是没有出路,”科恩说。“我是说,还有晋升空间。”

“现在你找到点了!”

“我是说,我也不是轮机长。那才是个没出路的工作。”

乔迪张开嘴又闭上了。

“哦!无意冒犯!”科恩迅速说。

“没事,”乔迪平静地说。“我想有些人可能就是这么想的,不过我向你保证——”

“哦,你不需要想我保证什么事,”科恩告诉他。“我完全理解。”

“很好。”乔迪微笑。“我们刚才还在谈论你。”

“关于好的事情,是啊。”科恩又看向观景窗。“当我看着这些星星时,它们让我想起杰克逊的眼睛。她的眼睛很漂亮。当她以那种方式看着我时,她的眼睛在闪烁——没有什么东西像这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因为我从出生就是个盲人,我可以在三十步远的地方看见燃烧的木炭,不过我没法在三十英寸的距离看见女人眼睛中爱的火花。“我当然明白,”乔迪说。“没什么和这一样,你是对的。”

“我总能为她做点什么,对吗?”他边说边用手摸了摸他稀薄的头顶。“只需要多健身减肥。这不是什么大事,不是吗?只是自律罢了。”

是啊。客服他的“缺点”不是什么大事。对我来说就不一样了。如果想改善我的“缺点”——恢复我的视觉——我就会失去目镜的感知能力,这需要放弃的太多了。“只是自律罢了,”乔迪重复了一句。

 “即使杰克逊和我分手了——嗯,去他的,我们还拥有在一起的时光。我们在一起过,而且它曾经棒极了。杰出的女人,极其健谈的人,还有超棒的性爱。没什么比这更像一段正经的关系了,是吧,乔迪?”

我已经快两年没有和人谈过认真的恋爱了。“没什么像它一样,”乔迪说。

科恩站起来,重新充满了自信。“你知道,乔迪,我要回轮机室去做一个日常系统检查去。我是说,应该还有两个小时才需要检查,不过小心点总是没坏处的,不是吗?”乔迪沉默地点点头,他继续说,“我要去找杰克逊,告诉她她错过了什么。如果她还是想分手,好吧,海里还有很多鱼,天空也还有很多星。对吧?”

“对,”乔迪小声说。

科恩站起来,拍了拍桥乔迪的肩膀,大步离开了十前酒吧。在他要离开时,威廉·瑞克中校走了进来。

瑞克冲他点点头,科恩忽然欢快地向他敬了个礼。这吓了瑞克一跳,因为很少有场合需要敬礼了,甚至没人预料到还会有人敬礼。科恩摇着胳膊吹着口哨离开了。

瑞克看向他和乔迪经常坐的那张桌子,不过他没看到轮机长。然后他看到他在十前酒吧的另一边。乔迪此时正盯着观景窗,瑞克走过来跨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乔迪?出什么事了吗?”

乔迪看着他。“我好抑郁,”他说。

“你在开玩笑。”

“我像在开玩笑吗?”

“呃,不像,”瑞克承认。“你想聊聊吗?”

“我觉得这不会……”瑞克的通讯器突然响了。

瑞克迅速按了一下,“这里是瑞克。”

“中校,”皮卡德舰长的声音清晰地传出来,“请到舰桥上来。”

“马上,长官。”

“带着拉弗吉先生一起。”

“是,长官。”瑞克没问皮卡德是怎么知道乔迪·拉弗吉和他在一起的。不知怎么,他觉得舰长一定有充足的理由。

他站起来对乔迪说,“你听见他说的了。”

“是啊,我知道,”拉弗吉一边起身一边说。

“我们去舰桥的路上你得和我谈谈,”瑞克说。“不管什么事让你烦恼,我们都能摆脱它。”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长官。”

瑞克和拉弗吉来到舰桥上,让-卢克·皮卡德从他的指挥椅上站起身来。他用头做了个简单的姿势,示意他们跟着他来会议室。沃夫已经朝着那边走了,瑞克在门边停了一下,礼貌地示意舰长先进。

皮卡德看着他的大副和轮机长,直觉告诉他他的指挥官情绪不太对。乔迪看上去倒是心情爽朗。的确,甚至有些过于的快乐了,带着大大的微笑和欢快的神态。瑞克就是另一回事了。皮卡德示意乔迪和沃夫走前面,他们照做了。皮卡德向瑞克走近了一步,轻轻说,“大副,你还好吗?”

“我很好,”瑞克毫无说服力地说。

“你看起来有点……不在状态。”

“只是有点抑郁,舰长。会过去的。”

就在这时狄安娜·特洛伊走进来。“抱歉来晚了,舰长,”她说。“我的其他工作……”

“如果可以的话,你不想在咨询中突然离开,”皮卡德说。

她感激地点点头。“我很高兴你能理解,舰长。”

“这艘船的运行要靠船员的头脑和心灵,”皮卡德说。

“我想说,长官,你今天看上去心情很好,”特洛伊说。一个人不需要移情能力也能看出来。皮卡德在微笑,嘴角几乎咧到耳朵。

“你一会儿就会明白,顾问。”他走进房间,瑞克正要跟着进去,狄安娜把手放到他的前臂上。“你还好吗,中校?”

“我不想谈论它,”他的语气很坚定,她后退了一步。

“你看起来有些抑郁……”

“我不抑郁,”瑞克有些不确定地说,然后他走进会议室。

特洛伊内心叹了口气。今天会是漫长的一天。

乔迪把一杯咖啡递给瑞克,然后自己也拿了一杯。他确保自己坐得离大副足够远,瑞克看着他眼神似乎在说我今天本来很愉快直到我和你谈了谈。至少乔迪是这么解读的。如果不是他感觉他的人生简直棒极了,他会感到有些内疚的。

“女士们先生们,”在克拉希尔医生也出现在会议室,加入了特洛伊、瑞克、拉弗吉、数据还有沃夫后,皮卡德说。“我们将要为一帮非常重要的人举办一场婚礼。”

“简直不可思议!”特洛伊说。

“基于什么理由?”沃夫说。和特洛伊乐观愉悦的反应不同,沃夫已经仔细思考过并且有些生气。大量新人登上进取号意味着很多的安全问题需要被解决。如果登船的人中有联邦的激进分子,整件事都会变成后勤部门的噩梦。

“这是一场提扎林人(Tizarin)的婚礼,”皮卡德告诉他们。“不是一个一般的场合,当然了,这是尼斯特拉家族(Nistral)和格里祖纳斯(Graziunas)家族间的联姻。”

“好吧,我猜不出,”乔迪说。“有人能告诉我这些人是谁吗?我从来没听说过提扎林人或是你说的这些‘家族’。”

屋里死寂了一段时间。

皮卡德有些惊讶地看着数据。“现在该你说话了,数据。”

“我正在努力练习在提供信息时有所克制,”金色皮肤的机器人用他平静又单调的语气说。“我开始察觉到我无休止、甚至没人要求就提供信息的行为会让一些场合变得令人紧张不安。”

“这很好,数据,”乔迪说。

“例如,三十七年前有一篇博士论文,一个调查小组做了一个实验,用内置感应器测试四个不同的种族隔离了二十六小时后……”

“数据,”皮卡德平静地说。“提扎林人。”

“哦,是的。提扎林人。”数据毫无停顿继续说,“是一种在太空进行商业行为的种族,和地球人熟知的吉普赛人类似。如果有提扎林人有一个母星存在,那么它还是未知的。他们分散在宇宙中,和联邦中的大部分种族有商业往来,除了弗瑞吉人。”

“为什么不和弗瑞吉人做买卖?”特洛伊问。

“提扎林人的货物出价很低,他们在交易中讲求诚信和公平,”数据告诉她。“弗瑞吉人人物提扎林人的行为对生意不好。”

“他们是会这么想,”沃夫毫不掩饰他的厌恶评论道。

“提扎林人经常以两个或更多的家族为单位一起旅行,为了保持力量和互相保护,”数据继续说。“舰长提到的两个家族——尼斯特拉家族和格里祖纳斯家族——是两个最古老、最有影响力、最有权势的家族。这两个家族相互竞争了很多年,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被谨慎地处理,生意也一直很好,所以这种竞争关系没有变成敌对关系。”

“事实上,关系发展的前景很好,”皮卡德现在说。“尼斯特拉家族首领的儿子爱上了格里祖纳斯家族首领的女儿。”

“哦!”克拉希尔医生微笑地说。“这很好。就像罗密欧和朱丽叶。”

“啊,是的,”数据说。“威廉·莎士比亚的戏剧。一部论述父母失职与青少年自杀的专著。”

“它可不止这些,数据,”皮卡德说,他试图让自己听上去没有因为这种对莎翁漫不经心的轻视而感到懊恼。“这部戏剧里包含了历史上一些最为著名而感人的浪漫篇章。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年轻时上了一门重现莎士比亚时期戏剧的表演课。我参加了罗密欧和朱丽叶的表演。”

“我不知道这事,舰长,”克拉希尔说。“你演罗密欧?”

“呃……不是,”皮卡德说,他现在表现得像他希望自己没有提起这个话题。

“茂丘西奥?”乔迪提到。

“其中一个父亲?”

“不是。”

“牧师?”特洛伊问。

“不,不是劳伦斯修士。重点是——”

“舰长,你究竟演的谁?”瑞克问。

皮卡德叹了口气说,“我扮演奶娘。”

“奶娘?”克拉希尔说。“朱丽叶的奶娘?”

“这是个很棒的角色,”皮卡德说。

“在原始的戏剧中,妇女的角色都是由男人扮演的,”皮卡德提醒他们。“重点是在这个剧情中,两个家族没有互相争斗。两个年轻人之间的爱情,虽然考虑到一般来说竞争是不会导致互相指责、战争或是诽谤的。一切都很文明。”

“事实上,当一个家族成员向另一个家族的成员求婚时,提扎林人有个特殊的仪式。年轻的男士需要用飞扬的彩旗来完成这个仪式。所以你看,数据先生,不像莎士比亚的戏剧,这里不会有失职的父母和自杀的年轻人。”

“那么现在,我们为什么不继续呢,”皮卡德结束了这个话题。“既然这是两个家族的结合,他们的礼仪需要三个聚会来展示婚姻的誓言。既然提扎林人是重要的联邦成员——还有作为一个在太空中游荡的种族,他们对飞船更加尊重——提扎林人谦逊地请求在联邦最好的船上举行婚礼,并由那艘船的舰长主持婚礼。星际舰队选择了这艘船,所以这也就需要我,作为舰长,来主持婚礼。”

“恭喜,舰长。”

“谢谢,大副。这是作为舰长最令人愉悦的指责之一,虽然发生几率很小。我们按约定七十二小时后与尼斯特拉家族和格里祖纳斯家族汇合。此外,还有几个提扎林人的模范顾客也会派代表来参加婚礼。有什么关于婚礼举行地点的建议吗?”

“全息甲板,”瑞克说。“我们可以按他们的要求设置场景。”

“至少比停机坪或是货仓好。”乔迪补充。

“就这么办,”皮卡德说。“数据先生,概述一下提扎林的历史,选出几个合适的供他们选择。“

“我需要一份代表的详细名单。”沃夫用低沉的声音说,“还有一份关于潜在安全风险的简报。”

“星际舰队向我保证我们很快会拿到这份名单,”皮卡德说。

“贝塔泽德人和提扎林人有着良好的贸易关系,”狄安娜说。“提扎林人不喜欢和过于好战的种族打交道,沃夫,所以我不会过于担心。”

“你”沃夫坚定地说,“可以不担心,顾问。这船的安全是我的责任。”

“你会得到所有人的协助来帮你完成,”皮卡德坚定地说。他耸了耸肩。“还有问题吗,沃夫?”

沃夫的嘴唇向下弯表现出轻度的不满。“把进取号变成一个承办酒席的大厅真的有必要吗?”

“这项任务是为了星际间的和谐和友善,”皮卡德坚定地说。

“我向你保证,沃夫先生,我们是第一艘也是最好的探索飞船。我们不会——强调‘不’字——变成专门举办酒席的。”皮卡德的通讯器响了,他按了下。“这里是皮卡德。”

“舰长,这里是盖南。你让我把除点心外的其它东西分好类,我们已经弄完了。”

皮卡德对克林贡安全官的瞪视感到有些不舒服。

“加在小圆面包里的热狗很不错,”克拉希尔说。

“我一直很喜欢它们,”特洛伊赞同道。

沃夫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声。 

“一会儿再说,”皮卡德说。

 





这本小说强烈推荐给所有TNG粉!在这本里顾问妈妈看上了Q,绝对是让人从头笑到尾的一本小说!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TNG又是个超冷的圈子),后面大概会挑几章比较有趣的译,肯定不会译完全书是真的……

评论(1)
热度(5)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