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Q-in-law(星际迷航下一代TNG官方小说)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整个舰桥都在震动,数据突然喊到,“船体完整性被破坏!在会议室。”

伯恩赛德惊讶地从她的岗位抬起头来。“什么?我们遭到攻击了吗?!“

“很明显,”数据说,“撞击发生在船体内部。”他重新检查了仪器。“破损被修复了。”

“看!”卫斯理·克拉希尔指着屏幕大喊。

Q正飘浮在他们面前,到处旋转,看上去疑惑又迷茫。 

“有人在外面?”查芬这次十分冷漠地说。“又是那个老麻烦。”

“母亲!”狄安娜震惊地说。

皮卡德向前走了一步。“洛赞娜,”他开口道。她转了个圈,皮卡德看见她的眼神。他后退了一步,然后又开口,“洛赞娜……”

她没听见他。她现在没有在听,也不在乎。她现在能听见的只有Q嘲讽的语气。她现在能看到的只有Q那张轻蔑的脸。她能做的唯一的是就是追上他。然后她这么做了。

在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在船的外面,就在Q身后。“Q!”她吼道,然后自然地他听见了她。他转身,洛赞娜展开双臂。能量从她的双臂飞出包围住了Q。

他在宇宙里尖叫着翻滚扭动,他的身体像提线木偶一样忽然折断。他迅速向后跑去然后消失了。

“你可以跑,不过你不能躲起来!洛赞娜·特洛伊大吼,然后也消失了。

尼斯特拉家族和格里祖纳斯家族的人都震惊地看着皮卡德。 

皮卡德无奈地耸了耸肩。“情人间的争吵,”他说。

Q像一个短跑选手一样从舰桥右侧外面冲出。洛赞娜就在他身后。他从旋转中站稳。“洛赞娜!”他大吼。“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不过我想要回这些能力!”

“我做得怎么样?”她跑到他前面。“你给了我和你一样的力量。不过我的头脑比你超前,在你给我的力量的时候它升级了。”

“你的头脑不可能超过我!没有人类可以超过我!”

“这里没有人类!”她尖声说道。“我是第五家族的女儿!”她抬起手,甚至没有碰到他,然后放下。Q直接撞进了曲速仓里。 

轮机室一片混乱。Q刚刚直接撞进物质反物质混合物里。警报声大作,工程师们跑来跑去。乔迪正疯狂地试图关闭全船的能源,因为十秒后所有东西都要炸飞了。 

Q跌跌撞撞地走出隔离区,奇迹般地把所有辐射留在身后。他看上去头晕眼花的。

一只手搭到他的肩膀上,一个致命的声音在后面继续说道,“瑞克斯圣杯的持有者!”他转过身,洛赞娜挥出一个右勾拳把他砸到最近的一面墙上。她一个手势就修好了物质反物质混合仓。危险过去的就像它来的时候一样快。

Q在逃跑,他飞速沿着走廊跑。他绝望地越过肩膀看过去,然后狠狠地撞上了一个岔路。他倒在地上,倒吸一口气。

洛赞娜站在他面前,极其愤怒。她一次比一次使劲地踢他,Q蜷缩在地板上试图逃离,她继续道,“还是贝塔泽德【踢】神圣【踢】戒指【踢】的保管者!”然后她又踢了他一脚,使他直接沿着走廊滚了下去。

皮卡德、瑞克、沃夫和数据跟着“大屠杀”的痕迹快速跑过走廊。让他们惊讶的是Q从另一个方向跑出了。他停止脚步大喊,“警告她,皮卡德!警告她不能这么对我!她在使用她不理解的能力!” 

“她在这些事开始时就没听我的,”皮卡德平静地说。“你又怎么认为她现在会听呢?”

忽然Q消失了。

他们看看四周,确定Q又一次消失了,然后突然他们听到尖锐的警报声。他们向下看去。

Q只有六英寸高。他在地板上跑来跑去,愤怒地挥舞着他的小拳头。

洛赞娜突然出现在他上方。

“你好,亲爱的!”她咆哮着用脚踩下去。

Q疯狂地左右跑动,躲避砸向地面的脚。他发出女高音般的嚎叫,“皮卡德!”她忽然弯下腰把他抓起来。

“抓住你了!”她咆哮,然后消失了。 

进取号的官员们面面相觑。

“她真的把他打得挺惨的,”瑞克说。“你觉得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卖票。”沃夫低沉地说。 


除了科林和萨拉其他人都离开了会议室。他们坐在那里,拉着手,萨拉说,“我是那么为你骄傲。” 

“如果我弄伤你了……老天,我无法想象。我从来不应该怀疑咱俩的关系。怀疑任何事。我真的很抱歉。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如果你能给我的话。” 

“我当然会。”他笑了。“坠入爱河难道不是一件美好的事?”


“计算机,”皮卡德说,“定位洛赞娜·特洛伊。” 

“洛赞娜·特洛伊在火箭球场。”

瑞克惊讶地眨眨眼。“她去哪做什么?”

洛赞娜充满自信地挥舞着发光的球拍把Q打到墙上。

他弹起来然后旋转着向后面飞去,完全失去控制。洛赞娜正在等着他,她用灵活地用反手拍猛地把迷你神再次击飞。他尖叫着再次撞到墙上。

进取号的官员们跑到观众席。霍姆先生已经在那里了。他正在一边开心地吃着爆米花,一边观看着“比赛”。当他看见其他人的时候,他打开袋子把爆米花分享给他们。

“不,谢谢。特洛伊夫人!”皮卡德喊道。

Q变回他正常的大小,猛地用撞进了一面发光的墙。 

洛赞娜转过来愤怒地看着皮卡德。 

“让-卢克!你分散了我的注意力!”Q消失了。洛赞娜跟着他也消失了。

“让我们重新开始吧,”皮卡德说。 

船员们到处都跑遍了,漫无目的地喊叫。太好了,长角的野兽占领了走廊,在他们抗议地低吼中,Q就在他们两步以外的地方。

他从走廊的一面墙中冲出,把一群失望的野兽留在了身后。他继续跑,穿过墙的另一侧然后来到船另一边的走廊。

洛赞娜正在等着他。她身上穿着全身的古贝塔泽德的硬铁甲。她拿着一头有钩一头有钉的武器。钩子的末端像鞭子一样甩出去,抓住Q的腿,把他拽倒到地上。她把武器转过来,用有钉的那一端猛击Q的胸膛,不过他已经从地板上消失了。

洛赞娜摘下她面甲。“该死,”她低声说。

Q摇摇晃晃地沿着一条走廊走,他的头脑和身体都一团糟。他一点也不理解这些事。洛赞娜·特洛伊彻底击败了他。他根本无法组织一次像样的防御。她就这样一直追着他打。

忽然他看到她正在走廊的尽头等着他。

他冲向她,能量从他的指尖飞出。洛赞娜站在那里,伸出手挡住了Q的攻击。她轻微摇晃了一下不过没有表现出吃力的样子。

“放弃吧!”Q大喊。“你打不过我的!我是Q!” 

“你曾经是Q!”洛赞娜喊回去。“你现在只是个前Q。”

Q的身体变得僵硬。他失去了控制,发现无法移动自己的手臂。他试图逃跑,不过他的腿也无法移动。他恐惧地低头看然后发现了原因——他的腿长出了根。他的手指正在变成小树枝。它们发出咔吱的声响就像木头裂开的声音,就在几秒之后,Q变成了一棵树。

他做了很多尝试想要移动。他释放了他头脑的全部力量,不过就像什么东西包裹着压制着他的力量。他无法移动反抗,无法集中他的力量。

他听见了尖锐的声响。他的脖子,虽然是木头的,不过仍然可以移动,他设法向上看去。

洛赞娜·特洛伊挥舞着一件巨大又闪亮,类似一把斧子的贝塔泽德武器朝他冲过来。它闪烁着寒光,还有附加效果,有血从上面滴下来。她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不!”Q尖叫,他还能发出声音让他自己也很惊讶。

“现在,”洛赞娜坚定地说。“现在让我们来把你切成合适的尺寸。”

“母亲!”有些惊恐的声音喊道。 

洛赞娜没有回头回应她女儿的叫喊。“现在不是时候,亲爱的。妈妈要砍些木头。”

“请不要这么做,母亲!”她抓住她的胳膊,把她的手从武器上移开。 

几步远的地方,Q的树枝在发抖。 

“够了!你已经表明你的观点了!他知道你生气了。”

“他羞辱我!我再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了。”

现在皮卡德过来了,他说,“这不是真的,洛赞娜。你赢得了我们所有人的尊重!”

“我,就个人来说,绝对不希望你对我发火,”沃夫提醒她。

“他必须道歉,”洛赞娜说、

“Q,道歉!”皮卡德命令道。 

Q保持沉默。

“Q,”皮卡德警告他。

“她不能真的伤害我,”Q有些不确定地说。 

“你真的想用你的生命和四肢赌一把吗?”瑞克问。 

“算了吧,”洛赞娜说。“站远点,瑞克。”她重新挥起斧头,很明显她的第一击瞄准的是Q的下身。

“我错了!”Q哀嚎。“对不起!好吧?我为我做的事感到很抱歉!我应该受到谴责!这很招人烦!我甚至想都不应该这么想!我从没想过这会造成什么影响!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我是个糟糕又可恨的人,不应该和光彩夺目的洛赞娜·特洛伊同处一个宇宙!这样,你高兴了吗?!” 

她停下来思考。“我觉得你不是真心的,”她说,然后又再次挥起斧头。 

不过皮卡德把一只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然后说,“够了,洛赞娜。我是认真的。够了。

她慢慢地放下了斧头,然后它消失了。

“我真的打算这么做,你知道的,”她告诉他。

“是啊,我们都知道,”皮卡德说。

一瞬间Q变回了他原来的样子。他跌跌撞撞靠到墙上,疑惑的大口喘着气。

洛赞娜大步向他走过去,Q向后缩了缩。

“你伤害了我,”她说。“你用一种我以为不可能的方式伤害了我。你是如此的蔑视人性。蔑视凡人。你总说是你超越了我们的情感,用一种极其轻蔑的方式谈论它们。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觉得你配不上它。我觉得你不够好才感受不到爱。”她的声音在颤抖。“你就是不够好。”然后她转身离开了。

狄安娜想要跟着她,不过她在头脑里听到一声尖锐的“让我一个人呆着,小家伙”,她停住了脚步。

Q坐在地板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十分恼火地抬起头说,“你在嘲笑什么呢,沃夫?”

“没什么,”沃夫满意地说。“我在嘲笑一个巨大的无关紧要的事。” 

“你知道,你的冒犯对我毫无意义,”Q说。“你说的任何事对我都没意义。不过那个女人——那个……该死的女人!”他的声音因愤怒而有些颤抖。“她是我遇到过的最擅长令人恼火、把人激怒的人了!”他站起身,他的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和Q平时表现出的冷漠又傲慢不同,他现在很明显生气了。“我不记得之前遇到过什么人让我感到这么愤怒!这真令人震惊!我脑海里出现她的脸,我只想把它踩到脚底下!这真的是太棒了!我讨厌她!我鄙视她!这不仅是因为她用我猜都猜不到的方式彻底打败了我。我被侮辱了,就像我失去能力的那次一样糟,不过我从没有过类似的感觉……这种头脑发麻的感觉就像吃到了胆汁一样!我——”

皮卡德,冷静的化身,平静地说,“你会明白的,Q,一种极端的情绪通常表明另一种极端的情绪存在。” 

“你在喋喋不休说些什么呢?”Q问。 

“你看,Q……我们最爱的也是最有可能将我们引向毁灭的。因为我们把最赤裸而脆弱的一面露在外面,你看。换句话说,很有可能你真的感觉到了对她的爱,这就是为什么她能让你这么生气。”

“这太荒唐了。这……”想到这点他的脸沉下来。“我……我很确定这事很荒唐。这不可能。我不能真的。爱上某人。我比你们强大的多。被这种你叫做爱的可悲的情绪击中,这会……”

 “太人类了。”瑞克的表情有些扭曲。

“正视它吧,Q,”皮卡德告诉他。“你呆在人类周围太久了。你的系统以及不能对我们形成免疫了,我们正在变得有传染性。人性终极的例子降落在你身上。”

“皮卡德,”Q带着一点他一贯的傲慢说。“长点头发吧,你的大脑冻坏了。”随着一道闪光而一声声响,他消失了。

“终于走了,”沃夫低声说。

“哦,我不知道,”皮卡德缓慢地说。“我不想承认……不过我已经开始习惯他的存在了。”

“舰长,你在开玩笑!”瑞克惊恐地说。 

皮卡德转向他。“哦,我当然在开玩笑,大副。”不过他并不确定这点。 


洛赞娜一个人呆在她的房间很抑郁。她盯着镜子,仔细看着她自己。她是多么可悲。多么荒唐。她坐在这里,拥有神的力量,不过她甚至不能让自己露出微笑。泪水从她的眼睛中溢出,洛赞娜·特洛伊开始哭起来。她把脸埋在手中抽噎,沉浸在她自己的痛苦中。

“这里,”一个声音说。

她抬起头。

一个瘦高金发的男人站在她面前。他穿着绿色的连体衣,举起一块手帕。“给你。”

她接过,优雅地擦了擦鼻子。

“我很抱歉,我没听到你进来。你是谁?”

“Q,”他说。

她盯着他。“这不好笑。我知道Q长什么样子。我会带着这份记忆进坟墓,或者如果我会死的话我会这么做的……”

“哦,你会死的,在合适的时候,”他说。“这点上相信我。我知道他是Q。我也是Q(I'm Q too.)。”

“Q2号?(Q Two?)”她有些疑惑。

“随便吧,”Q2号说。他看着他的手表示赞同。“很高兴知道这一切都很合适。”

“让我们假设我相信你,”洛赞娜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在她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拿起屋里东西,带着一种闲散的好奇检查它们。“我们一直盯着Q,确保他没有像以前那样以一种烦人的方式使用的他的能力。”

“你是说他之前说的,关于不再欺负人类……”

“哦,这倒是真的,”Q2号说。“不过相反,不使用以前那种烦人的方式,他正在寻找一种新的烦人的方式。这里没什么我们可以惩罚他的,然而我们必须考虑挽回一些社会价值。不过当他试图拿回给你的力量时,嗯,我想我要借这次机会给他个教训。”

“你帮助我保留了这些力量?”她有些不相信。

“我给了你足够长的时间让Q自食其果,是的。我必须承认,”他露出微笑,“你真的很有想象力。我照了很多照片。我简直等不及把它们展示给其他连续体的成员看了……特别是打球的那部分。非常有想象力。可以称得上是一个Q。”

“谢谢,”她说,然后她笑了。“这很有独创性,是吧。”

“哦,相当的,”他愉快地说。“这对Q有好处,真的。也许他会记住作为承受者的感受,就这一次。” 

“我肯定让他在对别人做坏事会多想一下。”她开始露出笑容,然后她大笑,发自内心的沙哑的愉快的笑。“他会花很长时间仔细思考一下的,确实是。”

“现在我必须把这些力量收回了,”Q2号说,他打了个响指。

洛赞娜感觉稍微放松了一点,有什么东西从她体内消失了,就像有人关上了电灯开关。“啊嗯,”她有些伤心。“我真的很喜欢能一直照看着狄安娜这一点……”

“听上去就像你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她。”

“我想你是对的。这样也许才是最好的。你看上很有智慧,很能干。”她仔细打量他。“我必须说,你是个挺有吸引力的人,你知道的。”

他举起一根手指以示警示。“想都不要想,”他说完就消失了。

洛赞娜·特洛伊耸了耸肩。“别因为一个女孩想要尝试一下就责怪她。”


Q坐在尼斯特拉家族的船顶上,在一个安全的距离看着进取号。当Q2号出现在他身边时,他都没回头看他一眼。“我应该知道你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你是自作自受,”Q2号说。

 “他给你的感觉和家差不多,对吧。”

“谁?” 

“皮卡德。当然了,你现在欠他一条命。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开始考虑有朝一日如何报答他。”Q2号带着极大的消遣说。“她真的打败你了,是不是?不仅仅是身体上,她在这点上需要我的帮助。我是说心理上。”

“哼。她什么都不是。”

Q2号盘腿坐到他身边。“你无法对我撒谎,Q。也许能对他们,也许甚至是对自己,不过不是我。你对她有感觉。” 

Q抬起头看着Q2号。“我不可能。我超越了爱。”

“也许没有。也许没有人能。也许这是一种如此强大的力量,也许这就是皮卡德想要告诉你的。”

“也许你说得太多了。” 

“这话就咱俩说说,Q。不会再传得更远了。甚至不要和连续体说。”

Q回头看着进取号,由于某些原因,看上去距离更远了。他叹了口气。“她很了不起,是吧?“

“是啊,”Q2号赞同道。 

“她再也不想见到我了,即使我想见她。”

“你说了不少令人鄙视的话。我觉得她恐怕不会再想见你。”

“嗯,好吧,”Q站起身。“这才是事情应该的样子。她毕竟只是一个人类。”

“我们难道不是,”Q2号说。

Q看了他一眼消失了,Q2号在真空的宇宙中无声地笑了笑。





因为肯定不会翻完全书,先把全书最高能的一章放上来了,看顾问妈妈如何手撕Q(。

如果我还没弃坑的话下次更顾问妈妈和Q见面那章,也有可能会开新坑更有Bones、Spock和Scotty出场的那本TNG官小《Crossover》。

评论(7)
热度(8)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