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家庭观(Family Values)》(TNG正剧向同人)第三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等他们到了猎户座VII的时候,皮卡德对于藏在他的准备室里已经感到厌烦了,他迫不及待地等着爱丽丝和卡拉传送到星球的表面上去。因为这个原因,他对瑞克的报告很不满。

“什么?”他问。“情况怎么会恶化的这么快?”

“我不知道,长官,”瑞克耐心地回答。他知道是什么让舰长这么愤怒,他在尽自己所能隐藏住他的笑意。“不过很明显鉴于两个派别间紧张的形式,爱丽丝不能和她母亲一起下去。”

卡拉,和克拉希尔医生、沃夫和特洛伊坐在简报室的桌子旁,小声交流着他们的担忧。“达-艾尔?”她问,说的是这个星球名义上的领导也是她的病人。“他安全吗?”

“是的,”沃夫回答,“双方都同意你治疗他。集结军队明显是一步预防措施,以防他死了。两方都不希望由于他的死亡被卷入一场没有准备的战争。”

“他不会死。他们是一群傻子才会这么想。”卡拉轻蔑地嗤了一声。

“医生,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瑞克反驳。

“不要告诉我怎么做我的工作,”类猫生物打断了他。“我不会指导你怎么做你的。”

瑞克不说话了,压抑住他的烦躁。

“然而,”卡拉承认,“如果有危险爱丽丝当然不能跟着。我需要当地时间的两天来做手术,并确保达-艾尔恢复健康。她要留在进取号上。”看到皮卡德的表情,她加了一句,“你生病了吗,舰长?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问题,”皮卡德急忙回答。“两天时间足够吗?”

卡拉,处于对他地位的尊重,没有口头回答这个问题,不过她放平的耳朵和微微露出的尖牙表达她对这个问题感到恼怒。 

“并不是对你的能力有所怀疑,”克拉希尔医生赶紧插话。“皮卡德舰长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希望停留更长的时间。我们听从你的安排。” 

“啊。”卡拉的耳朵重新竖了起来。“原谅我。我误会了。不,两天足够了。”

“很好。你准备什么时候传送下去?”

“既然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来了,我会尽快收拾好我的器材然后立即传送下去。我还得和我女儿说声再见。”

数据带着爱丽丝和卡拉在传送室会面。

“我也想去,”爱丽丝啜泣着说。

“这太危险了,”卡拉坚定地说。“你必须呆在这里。”

爱丽丝抱着她母亲更紧了,类猫生物向数据解释,“她之前从没和我分开过。”

“我会照顾好她的,”数据保证。

“你当然会了,否则我也不会把她留给你照顾,”卡拉有点烦恼地说。“爱丽丝——我必须走了。”最后关怀地抱了爱丽丝一下,卡拉走上了传送机的平台。“传送。”

过了一会儿,爱丽丝擦干眼泪,当特洛伊答应给她念睡前故事、瑞克允许她按下对星球表面的日常扫描的按钮,她又开心了起来。很明显她想念她的母亲,在她以为没有人看到她的时候,她会经常揉眼睛。 

在卡拉离开二十七个小时后,她呼叫了飞船。“进取号,这里是卡拉纳赞。”

“继续,医生,”皮卡德站起身回答。“手术进行的怎么样?”

“一般来说,”卡拉回答。“就像我预测的一样。达-艾尔的情况就像描述的一样,手术进行的非常成功。”

“当地的医生能监管康复环节吗?“克莱希尔医生问,她刚刚来到舰桥来听卡拉的报告。

“是的。在我指导过他们之后。”卡拉的耳朵在抽动,表面她现在很累了。“我刚刚完成手术,不过我很累了,所以我只能在休息过后才能指导他们。爱丽丝怎样?”

听到她的名字,爱丽丝兴奋地从她的位置爬起来。 

“她很好,”皮卡德告诉卡拉。“正如你看到的——”

“不,我看不到。”

爱丽丝太矮了,屏幕捕捉不到她的身影,所以她的图像没有被投射到星球上。她期待地看着皮卡德。

没有其他的选择,皮卡德小心翼翼地抱起小孩,很明显觉得她会随时尖叫或死亡。 

“啊。看到她了。”卡拉松了口气。“你好,爱丽丝。你还好吗?”

“很好,妈妈。”

“你有乖乖听话吗?”

爱丽丝点点头。“你什么时候回来?”她可怜巴巴地问。

“在二十一个小时之后,如果没法更快。我现在必须走了,爱丽丝。”“再见,妈妈,”爱丽丝哽咽地说。

“我爱你。卡拉纳赞结束通话。”

在屏幕变黑之后,爱丽丝四岁的镇定终于崩溃了,随着一声心碎的“妈妈!”她把脸埋在皮卡德的肩膀,大哭起来。 

在这看似无尽的时刻,没有一个人移动——所有人都因为皮卡德脸上恐怖的表情而定住了。然后特洛伊、瑞克、还有数据都立即聚拢到皮卡德身边。他们试图让爱丽丝松手,然而她抱得更紧了然后哀嚎,“不——!”

皮卡德一动不动地站着,这一次他看上去完全是一头雾水。这个能吓唬弗瑞吉人,能阻挡罗慕伦人的巡洋舰,能指挥一艘银河级星舰的人在一个哭泣的孩子面前毫无还手之力。“顾问!”他终于喘着气说出话来。 

特洛伊努力挣扎着保持严肃。安全地呆在后面充当背景,乔迪和克拉希尔医生都远离了他们的椅子。“她哭只是因为她想她母亲了,舰长,会很快平息的。她需要的是安静和安慰。”

皮卡德瞪大了眼。“那么,那么——做点什么!”

“看起来她选择了你,长官,”特洛伊说,尽管她尽了最大努力她的嘴角还是在抽动。瑞克突然转过身去,肩膀开始抖动。

皮卡德扫视了所有人,然后尴尬地抱着还在啜泣的小孩,大步走向他的准备室。门还没完全关上,笑声已经爆发开了。

爱丽丝还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不过她现在安静点了。现在最初的震惊已经逐渐消退了,皮卡德对爱丽丝断然拒绝其他人有了一丝古怪的荣幸感。鉴于不知道接下来做什么,他在桌子前坐下,笨拙地抱着爱丽丝,尽力给她一个安慰的拥抱。她调整了一下新姿势,不过还是没有停止哭泣。

叹了口气,皮卡德打开由一位古代地球作曲家创作的让他觉得有安抚效果的音乐,又在电脑上调出了一些星图,他想要尽可能忽视爱丽丝,集中注意力规划进取号将前往德内布星系的路线。

最终,他意识到爱丽丝的眼泪已经变成了哽咽。出人意料,他低头发现她正在忧郁地看着他。他严肃地递给她一块手帕。

“谢谢你。”她也严肃地接过来,然后擦了擦脸。

“你感觉好点了吗?”皮卡德问了个蠢问题,他好奇合适的话应该怎么说。

“是的,谢谢你。我很抱歉弄湿了你的肩膀。”她带着令人感动的自尊道歉。

“这没什么。”停顿了一下。“你想回到舰桥上吗?”他期待着问。 

爱丽丝摇了摇头。“我们可以在这里呆得久一点吗?”

 皮卡德再次感到了这令人感动的自尊心,还混合着他自己的一丝困惑。“呃,可以。”

爱丽丝再次把头放到他的肩膀上,过了一分钟皮卡德开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她没有发出抗议,他放松了一点,重新开始规划他的航线。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在皮卡德的“进来”之后,瑞克、特洛伊和数据都看上去有些犹豫。“一切都还好吗?”瑞克试探地问。

“嘘,她睡着了,”皮卡德训斥道。“别这么大声。”

让-卢克·皮卡德抱着一个睡着的孩子这幅景象又差点让军官们都炸了,不过他们都受过良好训练还能保持冷静,即使是在这样一个极端的情况下。

“用我带她回她的房间吗?”数据问。

“她在这里很好,”皮卡德不情愿地承认,他的眼神让他们不敢发表评论。“过会儿我会把她放到沙发上。”

“是,长官,”瑞克面无表情地说,然后把其他人也拉走了。当皮卡德几分钟后重新回到舰桥上时,舰桥上一片寂静。他停顿了一下,就像在看有没有人愚蠢地想要说什么一样,不过所有人都完全投入在工作之中。皮卡德坐下,然而这时瑞克用最无辜的语气问,“一天的工作,长官?” 

皮卡德严厉地瞪了他一眼,不过最后还是表示赞同,“一天的工作,大副。”


评论(1)
热度(6)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