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永无止境的牺牲(the Never-Ending Sacrifice)》(DS9官方小说)




第十二章(1/2)


剧透预警!此章为本书最后一章,如想亲自阅读本书请谨慎阅读!

 

迈尔斯·爱德华·奥布莱恩以一种夸张的姿势坐在厨房的桌子旁,看着他女儿把数学作业弄得一团糟。看到二次方程被解成这幅德行让他很受伤,不过它们不会白白牺牲的。如果能让莫莉最终明白怎么做这种题那也值了。

漂亮的姑娘,他看着他的女儿想。这是他们在卡达西主星生活的第二年,在过去的几周里,如果你问的话,迈尔斯终于会承认这是个好主意了。孩子们都安置好了,惠子的工作开始被官方认可,安达克基地周围的土地终于奇迹般地开始变绿了。最好的事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人试图把它们炸了了。生活已经日渐规律;事情就像你期待在卡达西主星看到的一样平静。政府终于稳定了。星联付出了很多努力来确保这一点,不过近几年卡达西政府就像一条腿的特洛兰人(注:Talorian是一个四条腿的种族)一样……

“爸,”莫莉哀怨地说,“我什么时候能放弃?”

“再试试,亲爱的。”

“不过这太痛苦了。”她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这个词,然后开始不停使用它。他快速看了她最新的进展一眼。

 “相信我,”他一边指出她错的地方一边说,“我和你一样痛苦。”

她看上去想要抗议,不过她还是继续了。离青春期还有多久?他们在这段时间里长得太快了。也许童年——平静的生活——终于要结束了。 

通讯器发出平稳的嗡嗡声。迈尔斯大声说道,“这里是奥布莱恩。”

“这里是安全部的杰克。门口有人想要见你。”

“我?不是惠子?”

“他特地指明是找你。” 

迈尔斯和莫莉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我没在等什么人。他叫什么名字?”

“他说他叫普利卡·茹古。”

“我觉得我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他是贝久人吗?” 

“卡达西人。”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声音变得低沉。“他说你也许会记得他叫茹古·普达。还有他现在也无法忍受炖扎布(注:zabustew,一种卡达西食物)。”

所有事一下子涌现出来。那个和他们呆过一段时间的卡达西男孩,那个被贝久人养大、像他和惠子一样不喜欢卡达西食物的男孩。“天哪,”迈尔斯说,“是的,让他上来,杰克,让他立刻上来。”

他站起身来。莫莉期望地看着她。“我现在能停下来了吗?”

“不能。”

迈尔斯来到门口看着他的访客。当有消息从卡达西领空传出时,他总是时不时想到他——总是坏消息——疾病、政府倒台、战争爆发。他一直不确定上校把那个男孩送回去和陌生人一起生活是不是正确的决定,不过他担心是他自己对卡达西人的偏见让他这么想的。

正在穿过的院子的是一个年轻的卡达西男人,迈尔斯认出他就是他见过的那个严肃的男孩——多久了?八年前。年轻人——茹古——拉着一个人类小女孩的手,十三岁左右,看上局促不安。茹古弯下腰温柔地和她说了几句话,看得迈尔斯当父亲的心都要暖化了。当他们走到房子前时,茹古伸手想要和迈尔斯握手,迈尔斯直接把他拉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很高兴你坚持下来了。”他低头看向小女孩,“这是谁,茹古?” 

茹古搂住他的同伴。“这是胡娅。她一直在照顾我。”

“爸,”莫莉在他后面迫切地说。“在你和你朋友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不让我带着胡娅在周围转转呢?”

迈尔斯放弃了。“好吧,甜心,去玩吧。”

莫莉蹦蹦跳跳地走向胡娅。“我很高兴你现在来拜访,”她热心地拉着她往外面走。“他在逼我做数学题。”

迈尔斯和茹古看着她们离开。“今天我是个暴君,”迈尔斯愉快地说。“明天我就是这个星球上最好的人。你迟早会理解的。”

“我已经理解了。”

在生命中这个特别的方面,他们以一种共有的满足感微笑着看着对方。“嗯,请坐,请坐!”迈尔斯说。“和我说说你的事。你回去之后发生了什么?”

在迈尔斯还在复制机那里忙的时候,茹古坐在了厨房的桌子前。“很多事。战争,当然了……还有之后的所有事。我最后到了前‘非军事区’的一个叫伊塞克的地方。我就是在那里找到胡娅的。”茹古感激地拿起他的克林贡咖啡。“之前的话……”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卡达西是个古怪的地方。我尽力了。我认为。”

迈尔斯坐到他对面,停下简单收拾了一下莫莉的数据板。“你参与战争了吗?”

“是的。”

“很糟?” 

“难道不是一向如此吗?”

以迈尔斯的经历,只有事情真的太恐怖了的时候人们才会这么说。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只会说类似:哦,你知道,事情还可能更糟……“送你回卡达西是个糟糕的决定。” 

“是的,它是,”茹古轻轻说。“那个军官,他怎么样了?”

“哦,他还好。”

“他升职了?”

“你可以这么说。”

“我也升职了。我甚至还得到了一枚奖章。”茹古看向窗外。送他回他亲生父亲身边,迈尔斯想,究竟对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他要是生活在贝久又会有怎样的人生?“你知道,”茹古说,“你真的很难找,奥布莱恩先生。” 

“叫我迈尔斯,拜托了。”

“迈尔斯。我从没想过会在卡达西主星找到你。”

“最先是在贝久,然后是这里。我想我们已经习惯生活在一个正在重建的地方了。虽然是惠子的工作带我们来这里的,不是我的。”

茹古的眼神亮了。“我读到了关于你在这里做的事。直到我到达前我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从没想过主星上会有如此……”他举起手。“这么绿色的地方!”

迈尔斯笑了。“我妻子她做得不错。我希望她也在这里——她现在在首都,准备回地球汇报项目的进展。当她回来时他们最好给她发个奖。” 

“我希望她能来伊塞克。卡达西人还在那里的时候他们摧毁了一整片区域。至少他们没时间制造更大的破坏。”他热切地向前倾了倾身子。“我们在耕种,真是没想到。我一点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胡娅很有经验。现在我们有八个人了。我从没相信它会成——你在土里扔几个种子,然后你就发现地里全是食物了。我现在还不敢相信我们真的成功了。”

“听上去你在那里安定下来了。什么风把你吹回卡达西主星了?你在找什么人吗?”

茹古摇摇头。“我认识的所有人都在首都。我已经放弃了——不得不放弃了。否则你会永远迷失在搜寻中。我来这里是为了……”他皱起眉。“你曾经说过,茹古我需要帮助,我可以来找你。我知道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想请求你的事可能不像你想的那样,不过如果你的话还算数,我还是想请你帮个忙,无论如何。”

“茹古,我花了八年时间希望我当时有阻止你回去。如果有任何事我能帮上忙,我一定会立即做的。”

“那好吧……我想让你帮我成为星联公民。”

迈尔斯眨眨眼。“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事不像听上去那么荒唐。你看,我出生在贝久。我回到卡达西之前都不知道这点。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在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离开的。不过科谭和艾瑞斯——我的父母,我的卡达西父母——在我出生的时候已经在贝久了。在所有人中,我需要感谢我祖母告诉我这点。我在和科谭回来之前从来没有踏上过卡达西的领土。我在贝久被收养——合法的收养。所有一切都是符合贝久法律的。麦格达和艾特拉是贝久人。如果他们还活着,他们就会成为星联公民。所以我也应该是。”

迈尔斯又去拿了一杯克林贡咖啡。“你确定,”他小心翼翼地说,“这是个好主意?” 

“我想这是——”

“我问你是因为当你和我还有惠子呆在深空九号的时候,你憎恨卡达西人,茹古,真的恨他们。那是不对的。那对你没好处,比其它所有事都要坏。我知道你一定会有一段艰难的时光——尤其是战争的时候——不过如果是因为这个,呃,我帮不了你——”

茹古摇了摇头。“不,不是因为这个,我发誓。我那时确实恨卡达西人。不过现在不再是了。在我经历了那么多,认识了那么多人之后……”他把手放平在桌子上,就像在试图理清思路一样。“不是因为我不想当卡达西人——我会立即改变我的长相如果我——我从来就是不是一个完整的卡达西人。在这里所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都成了我的一部分了。不过这不是全部的我,从来都不是。星际舰队不应该把我送回来。这是星联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这会是……”他寻找合适的词。“一种补偿。”

迈尔斯双手扶着他的杯子,低头盯着杯中的液体,仔细思考着。茹古坐在他对面,有些不安的椅子上移来移去。“我不确定我具体能做什么,”过了一会儿,迈尔斯缓慢地说。

“什么都行。我不知道。我怎么办?我需要个担保人吗?如果需要的话你愿意吗?”

“不过我知道有谁能帮上你。”

茹古期望地看着他。“谁?”

“某个欠我一两个人情的人。”

“星联的某个人?”

“并不是。”迈尔斯笑了。“事实上,他是个货真价实的卡达西人。”

“我不是不知感激,迈尔斯,不过如果他是卡达西人,他又怎么能帮着说服星联呢?

女孩们跑回了屋,因为一些小秘密咯咯地笑着。当他们看到桌子前的两个人时,她们大笑起来然后跑向莫莉的房间。迈尔斯站起来来到通讯器旁。“一方面来说,他是我见过最狡猾的谈判者了。从另一方面说,这是他的工作。”

“我很确定你在联系我时就想到了,迈尔斯,”伊连·盖瑞克通过通讯器说,“这正是一个新上任的大使为了迎合他的东道主应该做的事。”

迈尔斯都没费心去猜他这话的意思。“所以你会帮忙吗?”

“现在是两方关系最微妙的时刻,主人和客人之间之间还没有完全建立信任,关于各个党派的知识——工作风格、重点、性格——还有待探索和决定——”

“盖瑞克……”

盖瑞克露出笑容。“一般来说,如果我能帮忙的话,我会的。然而,如果你能告诉更多关于这个年轻人和他的情况,这会有帮助的。” 

“他出生在贝久,在占领结束时他被抛弃在那里了。他被一对贝久夫妻养大,然后发现他的亲生父亲还活着……你不记得这事了吗?你和朱利安去了趟贝久,然后发现围绕这事的政治丑闻。和杜卡特有关。”

迈尔斯看见盖瑞克轻微的眯起眼。“是的,我记得那个年轻人。普达议员的儿子。我很清楚地记得他。”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所以你会帮忙吗?”

“很难忘记一个咬了你的手一口的人。”

迈尔斯没有错过这句话的含义。“所以你肯定会帮忙。”

盖瑞克的眼睛亮了,他的嘴唇弯曲露出一个微笑。我对一个杀手这么有好感究竟是不是正确的事?迈尔斯很好奇。“迈尔斯,”盖瑞克说,“我一如既往的愿意为你效劳。”


茹古、胡娅和惠子一起来到地球。她是个令人愉快又友善的旅伴,胡娅信任她。茹古很高兴。女孩和人类相处时还是很谨慎,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不过她不再一直躲着他们了。 

惠子也认识茹古将要见的那个人。“大使很……呃,他很特别,真的,”她带着茹古无法理解的古怪的微笑说。“他很聪明,很有魅力,如果你的陈述中有任何漏洞,他会挑出来直到你的事情彻底解决,而且他在做这事时会一直面带微笑。不过如果你赢取了他的信任,他会是一个强大的盟友。”

新上任的卡达西重建委员会驻星联大使居住在地球北半球一座美丽的城市,惠子说那里叫巴黎。他的房子位于横穿城市的一条河边上:“左岸”,惠子友善地提到。他们的交通工具把他们送到大门口,经过安检,他们被带到有柱子的门厅,大使本人站在欢迎他们。

大使是个友善又优雅的男人,看不出他的年龄,有着无可挑剔的礼仪。惠子向茹古介绍他叫伊连·盖瑞克。茹古不记得他和科谭的谈话中提到过这个名字,他很好奇在战前盖瑞克在哪个政府部门工作。茹古很确定他之前见过他的脸,不过他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大使亲切地欢迎惠子,当他听到她要带胡娅去观光,他立即派了一辆车和一个司机陪着他们。她们离开后,茹古不安地看着大使。不论这个男人在战争前还有战争时在做什么,在过去几年卡达西的政治生涯中活下来,并且得到这个拥有权力的职位,是需要智慧和手段的。

大使愉快地冲他微笑。“让我们去我的私人办公室吧。”他带着茹古穿过大厅走上楼梯。“你喜欢这栋楼吗?”

茹古点头表示肯定。“这让人印象深刻。”

“当我搬到这里时,我设法调查了一下这个地方的历史。这里原来是一个军事独裁者的大使馆,他的名字与残忍、侵略和无法言说的暴行密不可分。星联外交部将他们的冒犯控制得刚刚好。我有些受宠若惊;我很确定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他们这样的特殊关照。另外,这是一栋很棒的楼,这里也是一座壮丽的城市。”他回头看向他的同伴。“当然了,你一定见过很多这样华丽的地方,考虑到你父亲的工作。”

“科谭和我相处的时间并不像应有的那么长。”

“没有?”他们来到楼梯的顶端,开始并排行走。大使带着强烈的兴趣看着茹古。

“他工作一直很忙。我们直到我在卡达西主星的最后一段时间才开始了解对方。”

“那样的父亲一定很难相处,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不过所有认识科谭的人对他的评价都很高。我和主管昨天还谈起了他。阿戎向你问好,顺便说一句——他发现你还活着高兴坏了,他还邀请你回到主星后去拜访他。他还让我和你说——嗯,什么来着?——你的父亲是一位老朋友,他觉得有义务提醒你我是个背信弃义的骗子,当我在附近时你应该注意着点你的身后。”盖瑞克露出笑容,就像很高兴听到这样的赞赏一样。“是的,我想他是这么说的,差不多吧。” 

“我很感激,”茹古虚弱地说。和大使的对话变得和罗慕伦人持续一个月的炮击一样难熬。他们来到一扇双开门前,盖瑞克推开了它们。 

“进来我的办公室,”他说,领着茹古走了进去。“请坐,这里,坐在火炉旁。卡纳酒?”

“拜托了,”茹古说,然后坐到了椅子上。他看了看四周。这个房间的装修风格非常华丽,茹古没有见过这种,不过很可能是这栋楼之前遗留下的。窗户边是一张巨大的极其整齐的桌子。屋里唯一卡达西风格的物品是挂在壁炉上一幅画,不过在大使回来前他没来得及仔细查看。他递给茹古一杯酒,然后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带着温和的兴味打量起茹古。“我们之前见过,你知道。你还记得吗?我还留着那个疤呢。” 

盖瑞克向前倾了倾,伸出他的手给茹古看。在拇指和食指之间有一个小小的白色痕迹。茹古震惊地想起他之前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了。他是深空九号上弗瑞吉酒吧里的那个卡达西人。那个把手放在茹古的肩膀上的人。然后被茹古迅速咬了一口。

茹古用手扶住前额。“我不敢相信。”

“哦,别担心,我不介意,”大使只是带着一丝愉悦回答。“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曾经开枪打中了我,这是一种表达喜爱的方式。”

“我真是太抱歉了……”

“我已经忘了这事了。让我们来谈谈更紧迫的事吧。告诉我,茹古,你为什么擅自离职了?”

茹古还在因为大使的开场白而重新调整状态。对这个新的话题,他张大了嘴巴。“什么?”

“在战争期间你驻扎在奥加斯,是吗?第二军团第四师。在兰托克上校的指挥下。你没有被调走,你也没有被认定死亡,不过当驻军投降的时候你不在那里。对于你的缺席你有什么解释吗?”

茹古发现他的手在颤抖。“理论上来说,我离开时战争已经结束了。”

“这里没有‘理论上来说’,”大使回答。他不再微笑了。“你还没有被遣散。”

这个男人知道如何让人仓皇失措。他也知道如何问问题。茹古喝了一大口杯子里的卡纳酒。“我是被迫参军的,”他回答。“对我的征募不是合法的——”

“对你来说很幸运,和你入伍相关的所有档案都在最近母星那场几乎烧光了整个星球的大火里被烧干净了。不幸的是,这也意味着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持你说你是被被迫参军的了。 

“这是真的——”

大使向前坐了坐。他有一双明亮的蓝眼睛,一直紧紧盯着茹古的脸。“理解这点。如果你试图得到联邦公民的身份就是想借机逃避你在奥加斯III所作所为的后果,那我可是不会高兴的。不仅因为我不喜欢浪费时间,还因为你想占两个好人——迈尔斯和惠子·奥布莱恩的便宜。我不想看到我的朋友被利用。我觉得这类事情让我感到……”大使咬着牙说。“受到了冒犯。”

茹古张嘴想要抗议,不过大使打断了他。

“我很好奇你知不知道留在凯拉克的驻军怎么样了。不知道?让我来告诉你吧。他们还被罗慕伦人关押着,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我觉得我们最终被把他们接回来的,等到我们让主星的水重新流动起来,还有做完成千上万件能让卡达西不会陷入内战的事情之后。问题是——在他们看来——他们只是军衔和文件而已。没有在高处的朋友帮他们回家。军官被关押是件很糟糕的事——举个例子——如果他们不是某个受人尊敬的公众人物的儿子或是和某个主管是好友的话。我承认我讲的只是‘理论上来说’”——他恰当的说出了这个词——“不过你现在也应该被罗慕伦人关着。也许我应该把你交给法庭让正义来裁决。这也许能帮你的前战友提升一下关注度。你在和他们一起服役时就应该想到这点。” 

颤抖着,茹古内疚地坚持着,“这不是我的战争。我不是被合法征募的。杜卡特威胁要杀了我父亲!”

大使盯着他。然后他开始大笑,并不愉快地。“哦,是杜卡特,是吧?我应该知道的。他盯着火炉上的画陷入沉默。当他再次开口的时候,他的语气改善了很多,变得更加深思熟虑而不是残暴。这真是难以置信地让人松了口气。如果说他们之前的对话像罗慕伦人的轰炸的话,投弹小队一定是这么想的。

“这看起来已经成了我终生的工作了,”盖瑞克思索着说,“去修理杜卡特造成的破话。如果说一辈子都在做这事有可能的话。”忽然,他放松了下来。他又变得和蔼可亲起来。“好了,我会帮忙的,而且我也能帮上忙。另外,”他的微笑让他的客人那颗饱受惊吓的心平稳了下来,“我花了很多年时间想要回到卡达西。我很确定我会享受帮助某个人离开。”他盯着茹古的杯子。“喝干它,”他用一种友善的方式说。“在和我会面后酒精对你有帮助。” 

茹古照他说的做了。他想他对于大使之前在卡达西的哪个政府部门工作的有了个很好的猜想了。喝干了他的酒,茹古抬头看向那幅画,而不是坐在对面有着明亮蓝眼睛的男人。现在他看着它,他能看出那不是卡达西风格的——或者说不全是。一种连续的极具风格的花朵图案设计,兼具了卡达西和贝久的特色。他用手指着画。“这是托拉·齐雅的作品,是不是?” 

大使带着一种未加掩饰的愉悦看着他,眨了眨眼。“是的,这是,”他温柔地说。他的表情发生了变化,面具慢慢消失了,显露出真实的情绪。“你怎么知道的?”

“我见过她,两次。第一次是当她在卡达西主星的时候,另一次是我途径深空九号去奥加斯的时候。”茹古从他保存珍宝的口袋里拿出了陪伴他很久了一张纸。“她给了我这个。”

大使伸出手。“我可以吗?”

“当然。”

盖瑞克沿着折痕温柔地打开了这张纸。“嗯,这肯定是你,我从你皱眉的表情能看出来。我能问问这位年轻的女士是谁吗?这不是齐雅。”

“不是。她生前的名字是佩妮娅·科瓦特。”

“生前?你确定吗?” 

“当捷姆哈达背叛我们的时候,她在伊塞克。伊塞克发生了两轮的大屠杀——”

“是的,我从政府拿到这份报告了。我正在推进一次刑事调查。这件事还存在一些疑虑,继续调查只会导致不愉快和不稳定,不过我倾向于让正义得以伸张。你去那里是去找你的朋友了吧,我猜?”

“是的,不过她不在那里。我是在那里找到胡娅的倒是。”

“不算个坏结果。不过,按照你所说的,你不知道你的朋友有没有死?”

“我不觉得她会离开她的农场。” 

“人们有时会被迫离开他们的家。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她还会去哪了——”

“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我觉得,如果能让她活下来的话。任何地方都可以成为避难所。”

茹古笑了。“我很感激你在试图做的事,先生,不过我必须接受了她已经死了的事实了。假定她还活着不会带来任何好处。”他意识到话题被巧妙地改变了。“你是在试图假装托拉·齐雅还活着吗?” 

在眨眼之间,大使眼睛里所有的火花都消失了。一瞬间他看上又老又疲倦。他盯着那幅画看了很久,然后小心翼翼地叠好还给了茹古。“我亲爱的孩子,”他说,“有时我几乎不敢相信她存在过。”






我又来更新了……这本真的超好看,也超虐……


评论
热度(11)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