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单纯的真相 Pure & Simple Truth(DS9同人)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2547

 

 

琪拉等在监禁室外的安全站。她抱着胳膊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和平时一样,不过她怀疑她的紧张还是太明显了。

她没有不分场合的哭泣,或是发现自己等着齐雅从门外走进来。琪拉曾经是个逃犯,一个抵抗战士,现在是一名士兵;她对失去的感觉并不陌生。战争中是会死人的。好人会在战争中死去。事实就是这样。

不过有些事还是不太对,除了一个无辜的女孩被她自己人杀了。这就是琪拉来监禁室的原因。

门在盖瑞克身后关上了,裁缝露出微笑。“少校!我很抱歉——我没有意识到去看我们亲爱的杜卡特还要排队。请进来。”

“你在做什么,盖瑞克?”有一件事她很清楚——不要和卡达西人玩文字游戏。尤其是盖瑞克。

裁缝露出无辜的表情。“为什么,我只是来拜访一下我们的老朋友杜卡特上校。他最近过得很艰难,可怜的家伙。”

琪拉咬住她的嘴唇。如果盖瑞克不是大体上站在他们这边的,她会很开心朝他开枪的。相反,她转向安全人员。“你能给我们几分钟吗?”年轻的女人看上去有点不自在,琪拉加了一句:“就站在门外。你可以封住监禁室的入口。我只是需要和盖瑞克说几句话。”

军官点了点头,按了几个键然后离开了。琪拉转向盖瑞克。“我再问你一遍。你为什么来这里?”

他很快卸下了无辜的裁缝的伪装,他的微笑变得残酷。琪拉怀疑这像刚才的一样也是伪装。“来幸灾乐祸,当然了。看到你的死敌在一天之内失去了他的空间站、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心智可不是经常发生的事。我甚至一根手指都没动。”

“不要——”她咽下了齐雅的名字。这和那个年轻的姑娘没关系。“我知道这不是你来这里的原因。”

“问一个你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盖瑞克说。“这是典型卡达西人的做法。”

“她爱你!”

琪拉不知道这些话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它们就这样从她身体里爆发出来了,只留下她在颤抖。盖瑞克看上去相当惊讶,就像看到一个真的炸弹爆炸了一样。这可能是真实的。

“啊,”是他唯一的回应。“你在说齐雅。”

“她是那么爱你。”琪拉现在想做的只有抓住他的蜥蜴脖子然而使劲掐住。“然后你就表现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有点困惑,少校,”盖瑞克说。“这和我来看望杜卡特有什么关系吗?”

她没法直视他。琪拉转过头,靠在安全控制台上。如果她看着他的话,她会杀了他,她不能这么做。齐雅爱他。她死了不是他的错。

她说得非常缓慢,像在瞄准一个目标一样小心翼翼地选择着她的词。“尽管杜卡特做了那么多坏事,齐雅还是爱他。我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来看他。”

“担心我折磨她可怜心碎的父亲会玷污关于齐雅的回忆?”

她终于回头看向他,他笑了。“你把一切都写在脸上了(wearing your heart on your sleeve),少校。我恐怕这很多年前就不流行了。”

“是啊,贝久人脸上都写着愤怒①。”她憎恨这些文字游戏,双关语和口水仗,不过这没有阻止她在这上面获胜。

“是的,我想占领确实让你们倒退了几十年。别担心。你们会很快追上的。”

她笑了,他脸上警惕的表情让她笑得更厉害了。

“也许我该改行去做个喜剧演员,”他说。

琪拉终于稳住了她的呼吸,强迫这不止哪里来的笑声回到产生它的地方。“当个裁缝应该赚得更多。”

“我想你是对的,”盖瑞克说。“需要被缝补的制服总有很多。”他有些迟疑,花了几秒钟研究她的表情然后问:“我们结束了吗?” 

琪拉重新靠到控制台上。“你爱她吗?”

“你能再说一遍吗?”

“她爱你,”琪拉说。“所有人都知道这点。不过你爱她吗?”

盖瑞克掸了掸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我实在没有看出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们这帮卡达西人,”她冷笑。“承认一个简单的真相为什么对你们就这么困难?”

“真相这种东西并不存在,”盖瑞克。“即使它存在,也绝对不会是简单的。另外,你怎么分辨呢?我可以告诉你不,我不爱她。我只是享受把杜卡特上校的宝贝女儿玩弄在手掌心里。或者我可以告诉你我爱她。我可以告诉你她是我从没有过的家,她让我在这光荣的折磨人的地方的生活变得可以忍受。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之间只有友谊,或是我感觉我对她来说更像一个父亲。你怎么知道那个是真的呢?如果它们中没有真的呢?真相,我亲爱的少校,只是一个能让你接受的谎言罢了。”

他的声音冷到要结冰,不过琪拉没有移开她的眼神。当他说完后,他看上去就像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体里流走了。她也是。 

“我想她,”她说。“每一天,每一刻。我为她无意义的死去感到悲伤。我对那个杀了她的混蛋,还有杜卡特没能保护她……还有我自己感到愤怒。没能出现在那里,没能救下她。”她依旧没有移开她的眼神。“这就是真相。简单的真相。”

盖瑞克首先移开了眼神。“你要原谅我没有被打动。”

“最可笑的是,你是我唯一可以谈论这事的人。”他没有说话所以她继续了。“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与卡达西人做斗争,现在我在悼念一个有一半卡达西血统的姑娘,唯一能我讨论这事的人是一个疯了的战犯和……你。不管你是谁。”

“只是个简单的裁缝,”盖瑞克说。

“没什么事是简单的,”琪拉重复了他的话,他笑了。

“也许你是对的,”他说。“不管怎样,我不是个心理医生。如果你允许我离开?”

琪拉点点头,他快速走向了门。 

然后他停了下来,几乎又重新面向她。

“裁剪布料可以是非常沉闷的工作,”他说。“我的店里也会变得挺冷清的。我并不介意时不时有人来陪我。”

琪拉笑了。“我会记住的。”

 

 

 

①此处也是个双关,rage有愤怒的意思也有流行的意思。





Garak和Ziyal这对也算是官配吧,但这对也是好虐……可以配合the Never-Ending Sacrifice的最后一章食用


评论
热度(2)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