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G-1官小《莫比乌斯平方(Moebius Squared)》第三十四章



本书第一章戳这里


Chapter 34

 

“你还好吗,卡特?”卡姆蹲到矮床旁边问。卡特的裤腿被剪短到了膝盖上方,丹尼尔在检查她腿上的绷带。

“我还好,”尽管她的腿疼得要死,卡特试图露出一个微笑。这不是她第一次被权杖武器击中了,也不是被长射击中的那种最糟的情况。

艾,这房间里的第四个人,皱起眉头。“你可以给她什么来缓解疼痛吗?”

“我不想失去知觉,”卡特反对。她看向卡姆。“另外,我们很快就离开了。对吧,卡姆?”

“是啊。”卡姆拍了拍她的肩膀。“最后一圈,然后我们就离开。我们要带着被偷走的小飞船(Puddle Jumper)回它应回的地方了。家。” 

“你们会让我回家吗?”艾挑起眉。

“当然,”丹尼尔看着卡姆,坚定地说。

“如果她没有回去的话可能会改变时间线,”卡特说。“想象一下如果她后半生要做的事都没有发生。我们不知道这会改变多少事!她后代不复存在了怎么办?我是说如果像草薙美子(Miko Kusanagi,靠谷歌翻译出来的,不知道对不对)这样的人不存在了怎么办?我们可能在四年前就失去亚特兰蒂斯远征队了。”

卡姆点点头。“好吧,有道理。”他站起身。“让我们准备行动吧。在我们离开前还有什么需要做的?”

“一大堆事呢,”丹尼尔说。“奥尼尔正在带马利克过来,他说他想要他消失——”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卡姆看向卡特。“你就呆在这里。我们尽快回来。”

“我没事,”卡特看着他们离开。

艾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刚才说的人是谁?”她坐到了床边。

“草薙美子博士,”卡特说。“她是个科学家,一位和你一样出色的工程师。同样和你一样,她也有ATA基因。她来自北海道,来自日本。谁知道呢?没准她是你一千多代后的曾孙女。不过她是在亚特兰蒂斯远征队工作。”

“她去过祖先的城市?”艾的声音平静了下来。

卡特点点头。“她现在生活在那里。我几个月前才见过她。”

“你也去过祖先的城市?”

卡特点点头,闭上眼睛,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星门室高耸的天花板,亚特兰蒂斯的尖塔矗立在清晨温暖的海洋中。“我去过亚特兰蒂斯。我在那里呆了一年。”

艾的声音有些哽咽。“我的祖母不记得了,”她轻轻说。“她那时还是一个婴儿,一个来自沦陷的殖民地之一的孤儿。最后的大撤退时她才不到两岁,被一个陌生人抱着带到一个新世界和一个新家。她一点也不记得祖先的城市了。她没法向我讲述城市的故事。”

“故事都是这样遗失的,”卡特轻轻说。“我们就是这么遗忘的。”她睁开眼睛,拉住艾的手。“不过城市还在那里。它还在等待着。有一天一个叫约翰·谢泼德的ATA基因携带者会穿过星门,重新唤醒这座城市。不论他和美子还有其他的基因携带者走到哪里,灯都会为他们亮起,系统会开始重启,整个城市都重新活了过来。”

艾看着她,眼里含着泪水。“和我讲讲亚特兰蒂斯,”她说。

卡特咽了口吐沫。这也没有坏处。只会留下一些传说。“那里非常漂亮,”她开始了。“甚至是对我来说,而我只是个人类。”


*   *   *

 

“你确定吗?”卡姆直视丹尼尔的眼睛。 

“确定。”丹尼尔严肃地点点头,然后对着卡姆伸出了手。“帮我个忙,照顾好我的小队,好吗?”

卡姆握住了他的手。“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你不用担心。” 

“我知道,”丹尼尔说。“告诉杰克……告诉杰克我重新找回了阿比多斯(Abydos)。” 

“我会告诉他的,”卡姆松开了手。“你们照顾好你们自己。”

“我们会的,”丹尼尔信誓旦旦地说,就仿佛这里不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史前世界一样。

奥尼尔和萨姆从房子里走出来,萨姆肩膀上还披着防晒衣,她的脸上和手臂上都是小飞船飞溅的火花留下的红色的痕迹。奥尼尔看上去仍然很疲惫,不过比卡姆看到他的副本的任何时候都要放松。丹尼尔视线越过卡姆看到了他们,他露出一个苦笑。

“还是不习惯提尔克不在这里。”

“的确肯定是这样。”他们自己的提尔克扶着卡特从小飞船的后面走出来,卡特的腿上被很好地包扎着,亚麻布包裹在野战绷带的外面。马利克已经上船了,他的手被紧紧绑在身后,不舒服地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卡罗琳站在飞船舱口等着接应卡特。

丹尼尔从小飞船的后面走出来。“那么。我猜你没有改变主意?”

丹尼尔摇摇头,卡姆站直了一些。 

“我知道我之前问过你,我也知道你拒绝了,不过——这是我可以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你确定你不想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那样会很奇怪,”奥尼尔说。

萨姆笑了。“谢谢你,不过——我们选择留下。” 

“准备好离开了?”丹尼尔问,他的声音有些太兴奋了。 

“是啊,”卡姆说。“在卡罗琳把卡特安置好就走。”在他们身后是一阵鹤嘴锄工作的声音,荷尔-阿哈的手下正在将星门永久掩埋。“艾已经回古日本了。她说她不会告诉别人这里发生的事。”

丹尼尔尖锐地看着他。“你相信她?” 

卡姆怯怯地耸了耸肩。“如果她和别人说了……我猜最后也只是会被变成那些很久以前英雄与神明在天空作战的荒唐故事而已。”

“我想也是,”丹尼尔把一只手放到卡姆的肩膀上。“你知道,你已经学会很多关于文化和口述历史是如何传承的了。”

“我并不傻,丹尼尔。”

“我也没觉得你傻。”丹尼尔说。“只是,你知道的……” 

“奥尼尔留下了一个很重的担子。我知道。”卡姆再次耸耸肩。 

“你和杰克真的不一样,”丹尼尔说。“这是件好事。他是那时项目所需要的人,而你正是现在项目所需的人。” 

“这就又回到了卡特接手哈蒙德号之后会怎样的问题,”卡姆说。“乐队再次解散了。”

“我想着我们能应付过去,”丹尼尔的眉毛带着讽刺扭成一团。“也是时候了。”

埋星门时的叫喊声和劳工之间相互呼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丹尼尔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有朝一日,”他轻轻说。“有朝一日,一个叫凯瑟琳·兰福德的小女孩会看着她的父亲把它再次挖出来。她会花费一生的时间来思考它是做什么的。然后某一天,当她已经年老,她会来找我,我们会一起打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他看向丹尼尔。“致阿比多斯。” 

丹尼尔对另一个丹尼尔伸出手。“我希望你能找到回家的路。”

丹尼尔缓慢点了点头。“我也希望我能。”

卡罗琳从卡特身边抬起头。“我们准备好了。”

“祝你们好运,”萨姆轻轻说,卡姆点点头。

“谢了。”

她和奥尼尔后退了几步,丹尼尔也慢慢跟着他们,然后突然奥尼尔立正站好,对他们行了一个阅兵礼。这画面其实有些好笑,他只穿了一条亚麻短裤,脖子上还戴了一条大金链子,不过卡姆还是感觉忽然哽咽了。

“一路顺风,SG-1。”

卡姆回敬了军礼,心里知道这一刻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开始走上了小飞船的斜坡。卡特在看着他,他清了清嗓子才说话。“你还好吗?”

“我能撑到到家,”她微笑着说。“一切都好。”

“那么我们上路吧,”卡姆说。

 

*   *   *

 

他们在一个埃及晴朗的清晨出发了,天空没有一丝雾霾和工业污染的痕迹。它们与冰淇淋和抗生素一样,都还要数个世纪才会出现。卡罗琳将小飞船飞到了5000英尺左右的高空,然后沿着尼罗河向北来到了绿树覆盖的三角洲,然后沿着清澈的河水飞向地中海,卡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卡罗琳对飞行稍微自信些了,另外小飞船喜欢她。在后方,瓦拉和提尔克在看着马利克。

“我有点希望能趁着我们还在这里四处转转,”丹尼尔从卡姆身后的位子上说。“隐形着,当然了。如果能够亲自看一下米索不达米亚就更好了。还有特洛伊。希萨里克山上的第一栋建筑就差不多是这个时代建成的。还有印度河流域的第一哈拉帕文明,现在人们对它的了解甚少……”他的声音逐渐减弱,然后他开始用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调说话。“米尔丁的子民们正在建造巨石阵,还有古人的另一群子孙们正在建造卡拉尔城……” 

“丹尼尔,”卡特轻轻说,把手伸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顺其自然吧。”

“我知道。”丹尼尔挺了挺肩膀。“我加入这个项目就是因为我想解开那些未解之谜。不过它们的答案并不在地球上。它们从来都不在。”他看向卡特,摇了摇头。“艾不知道答案。古人的子孙们也不知道。我们关于古人问题的答案,关于我们是谁,我们为什么存在,关于他们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他们做了什么,还有谁毁灭了他们——这些问题的答案都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去寻找。”

“这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卡特捏了捏他的肩膀。“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丹尼尔。”

卡姆看向卡罗琳,这一次他非常同意。“不过我猜我们稍微绕路去尤卡坦半岛转一圈也没什么坏处。毕竟也是顺路。” 

 

 

夏安山

公元2008年

 

汉克·兰德里站起身来到咖啡机旁给自己倒上了另一杯咖啡。

“我觉得你没时间喝咖啡了,”杰克·奥尼尔说。他仍懒洋洋地坐在访客椅上,他放松的姿态隐藏了他脸上的紧张。

汉克看了一眼四周。“为什么?”

“因为SG-1已经离开四个小时了。”奥尼尔站起身。“四个小时是詹纳斯(Janus)的小飞船的安全界限。它不能达到它自己出发前后四个小时的范围。”

汉克眨眨眼。他敢打赌奥尼尔看上去在沾沾自喜。“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卡特告诉我的。”奥尼尔拿起了他的外套。“来吧。我们去停车场等着。”

“停车场?” 

“为什么要冒险回到山里?”奥尼尔问。“外面有很多开阔地带呢。走吧。”

电梯仿佛花了一辈子时间才到。他能想到的每一句话都是从‘如果卡罗琳’开始的。不过他不能这么想。他不能开这个头。

走出安检站后,所有人都站在道路两边给两位将军让路。奥尼尔看起来并不担心。汉克希望他也看上去如此。不过卡罗琳……

穿过隧道,两边执勤的士兵在他们经过时都对他们行礼。

“我们到了,”奥尼尔满足地看着天空。天上什么都没有。然后他感觉到了,有一阵风从错误的方向吹来,一阵突然的下降气流。大气开始闪光。小飞船粗略的外形开始在停车场的主车道上解除隐形,就像一架鹞式战机平稳着陆。

他可以通过前挡风玻璃看到卡罗琳,她的表情专注而冷静,米切尔凑过来看着她关上了引擎,汉克咬紧牙关确保自己没有发出声音。

后门打开了。“欢迎回家,SG-1,”杰克·奥尼尔说。

 

 

埃及

公元前2492年

 

一只朱鹮扇动着毛茸茸的翅膀准备起飞,它的倒影反射在尼罗河的河面上。杰克·奥尼尔坐在码头的尽头钓着鱼。现在已是日落,蚊子很多,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的结束一天的方式。他拍了拍坐在他膝盖上的婴儿。“看见那里了吗?”杰克轻轻说。“看见水里的那些圆形波纹了吗?那是鱼浮出水面吃虫子。”

艾丽一本正经地看着那些波纹。天知道她有没有理解他的话,又或是她能记住多少,不过和她说一说还是没坏处的。东边的夜幕已经降临,已经有星星出现在星空,金星就像一个信标从清澈的天空升起。(译注:Ellie是留在古埃及的Jack和Sam的女儿,大名叫Eleanor,是以Sam的妈妈的名字命名的。) 

“星星亮,星星闪,我今晚见到的第一颗星①,”杰克对艾丽说。“现在你该许个愿了。”他好奇她会许下什么样的愿望。也许是一顿晚餐。

“我希望,我渴望①,”丹尼尔来到了码头。

“许下我今晚的愿望①,”萨姆说。“你听到我们叫你吃饭了吗?”

“抱歉,”杰克说。“我没听见。你也没有许愿。”

“我不知道该许什么愿,”萨姆说。

杰克回头看向她。“你不希望我们回去?”

“不。”萨姆弯下腰抱起艾丽。“一点也不。不过我倒是希望……”她的声音逐渐减弱。

“什么?”

“希望他们能留下一大袋巧克力。”她对他露出微笑。“现在咱们走吧。”

杰克站起身,跟着她离开了码头,然后又停下了脚步。丹尼尔还站在那里,望向河的对岸。“你在做什么?”

“许愿,”丹尼尔说。“我希望提尔克能够健康长寿。”

“我也希望,”萨姆一只手抱着艾丽,一只手搂住杰克的腰。

“我也是,”杰克也伸手搂住萨姆的肩膀。群星升起,河流入海,他们在码头站了很久很久。

 

  

飞往阿比多斯

公元前2492年

 

古阿乌母舰在超空间里飞行,只需几天就可以完成星际旅行。超空间通道模糊的内部之外,宇宙还像往常一样运转。飞船内,拉正睡在他的石棺里。

最好的客房被安排给了一位古阿乌女王,安塞特站在窗边,望着星星毫无规律地划过。她的头发是用金丝编起来的,她的手上还有一个手掌装置。她身上穿着薄如云的翡翠色的丝绸。她的凉鞋上也镶满了珠宝。(译注:Aset是个SG里非常受欢迎的名字了,Hall of Two Truths那本里也有一个叫这名的,当然了还有SGO。)

她的首席精英走过来站在她身边,严肃地低下头。“你在看什么?”他问。

安塞特转过身,这双化了妆的眼睛背后的人是她。“只是有些想家了。”提尔克搂住她的腰,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你来说不是,”他说。

“真的没什么,”安塞特说。“我现在应该已经死了才对,你也是。还有伊吉莉亚(Egeria)。这样最好。”她抬起头,看向窗户上她的倒影。“我们正处于一段伟大故事开篇,我的朋友。一段会延续数个世纪的传说!你我二人会一起见证许多大事,我们会将点燃永不熄灭的火焰!”

“当我死去后,你还会比我多活几个世纪,”提尔克平静地说。“在你我都化作尘埃之后,伊吉莉亚会记住我们的。”他搂住安塞特腰的手搂得更紧了。“这样才对。”

她的声音发生了变化,伊吉莉亚,同时也是安塞特。“不过现在,”她说,“让我们相爱相伴,享受这愉悦吧。”

提尔克闭上眼,他想不到任何语句能来反驳这点。


 

51区

公元2009年

 

萨姆从来没和国务卿会过面,尽管她在电视上看到过她很多次了。在萨姆为五角大楼工作时,她是第一夫人。不过那时萨姆只是一个二十五岁的中尉,还接受不到白宫的邀请。现在国务卿了来到了51区,参加乔治·哈蒙德号的发射仪式。

哈蒙德号的船首有一个临时建造的阅兵台,旗帜在迎风飘扬。大概是沃尔特找人安排的。他看起来是会记得这种事的人。杰克从来都不记得。

杰克正在和国务卿轻松地聊着,他身上挂着绶带的蓝制服看上去完美无瑕,米切尔礼貌地站在他身后一步远的位置。SG-1剩余的成员在稍远的地方,站在诡异地混合在一起的等待发射的高管和建筑工人中间,与哈蒙德号穿着制服的船员分隔开来。

萨姆穿着一件飞行制服,新飞船的船标印在她的袖子上。她心脏的位置还有另一个——上面写着萨曼莎·卡特上校。杰克看着她的制服笑了,用一根手指指着上面的字。“事实上,你的制服上面真的写着上校。”

“我确保他们这么做了,”萨姆说

现在他抬起头,打量了她一番,然后转向国务卿。“我想向您介绍卡特上校。”

国务卿是个瘦小的女人。这倒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萨姆已经习惯了比大多数女人要高,不过国务卿总是给人感觉很高大,看到她比她要矮上半英尺有些怪怪的。她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夹克,明亮得就像沙漠中迎风飘动的指示标,她的头发染成小麦色,不过年龄都表现在她的眼角,大约六十多岁的样子,像钉子一样坚毅。“卡特上校。”她的声音带着暖意。“我听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 

对于这句话没有什么合适的回答,所有的回答都你听上去在沾沾自喜或是表现得像个聪明的混蛋。她最后说,“很高兴见到您,长官。”

“我相信那是98年的六月,”国务卿说。“阿波菲斯进攻地球的时候。我正在从白宫撤离。不过SG-1来了。”她抬头看向杰克。

“我们的日常工作,”杰克说。

“显然如此,”国务卿干巴巴地说。她对萨姆伸出手,然后坚实地握了握。“恭喜你的新岗位,卡特上校。我相信你能改变一下‘男孩俱乐部’的局面。”

“我会尽我所能的,长官,”萨姆说,露出一个微笑。

“乔治·哈蒙德,”国务卿说。“他是一个好人,很遗憾他今天不在这里。”

“如果他在这里,我们就不会用他的名字来命名一艘飞船了,”杰克抿起嘴,说到关键的事他有点激动。

国务卿再次抬头看向他,然后肃穆地点了点头。“用这种方式纪念他很合适。”

萨姆移开了眼神,对着沙漠阳光下哈蒙德号的船体眨了眨眼。她不禁有一种他就在这里的感觉,他目睹了他造就的一切。谢谢,她在脑海里说。非常感谢。

“国务卿女士,请吧,”杰克把香槟递给国务卿。

“很荣幸。”在国务卿走向船首平台的麦克风时,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今天我参加这次的典礼,既感到荣幸也感到高兴……”她开始了讲话。

萨姆来参加典礼时并没有想到还有演讲,在国务卿开始讲话时她开始注意力漂移、兴趣减弱。她的眼神从哈蒙德号船首平滑的轮廓移到了整齐地站在一边的船员身上,富兰克林少校的头发和胡子都修剪得很整齐,他身上的飞行制服也熨得十分平整,然后是钱德勒、赖特、戴维斯和伊卡姆中尉,他们身后的是穿着红金色制服的海军陆战队的成员们,卡德曼上尉的头发整齐地盘在贝雷帽之下。这是她的新小队。

她走完了一个完整的循环。她现在四十一岁,是一位见识广、经验丰富的上校,她一路走来直到她来到了杰克的位置,准备重新开始。宇宙是对称的,只有在你站在非常遥远的地方才能看出来。 

国务卿完成了她的演讲,然后熟练地在船首敲碎了香槟瓶。所有人开始欢呼。另一瓶酒照惯例被打开,军乐队开始演奏。我们出发,飞向广阔蓝色的远方……没被唱出的歌词开始浮现在她脑海里。

丹尼尔来到她身边。“干得好,”他说。“乐队要解散了。”

并没有什么可说的,她只是抱住了他,感受到他从震惊慢慢到放松。“你多保重,”他在她耳边说。

“我一向如此。”

“祝你旗开得胜!(Break a leg)”瓦拉活泼地说。“我是说的好的那个意思。” 

“我希望我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腿骨骨折,”萨姆说。(译注:此处是双关。)

“祝你好运,”卡姆说。“还有记住,如果你需要我们,喊一声就好。”

“的确,”提尔克伸出胳膊紧紧抱住了她。“我们不会走远的。”

“我知道。”她的声音有点怪怪的,不应该如此的。她现在是一艘飞船的舰长了。提尔克后退了一步,然后正式地向她鞠了一躬。 

还有杰克。他没有伸出手,不过他的眼神很温柔。“卡特。”

“长官。”他们之间需要说的话都已经说过了。

“我们几个月后再见。”

萨姆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过身去。哈蒙德号的船员已经在斜坡上等着了,卡德曼正在等她发信号。“是,长官。”她提高了音量。“我们出发吧。” 

他们上了飞船,整个飞船在轰鸣声中活了过来,船员们都急切地来到了他们的岗位。舰桥在滋滋声中开始运转起来,萨姆没有立即坐下,她把手放在椅背上。隔着前挡风玻璃,她能看到阅兵台的一个角,国务卿的黄夹克,还有站在她身边穿着蓝制服的杰克,丹尼尔和提尔克站在杰克身边,向上方望去。

“所有系统一切正常,”富兰克林少校从前面的椅子上说。

“确认,”赖特说。“一切正常。”

她原本准备了一番发言,不过它们似乎都从她脑子里溜走了。相反,她走到椅子前坐下,抬起下巴。“好的。按照你的节奏把她从地面飞起来,钱德勒中尉。”

没有任何的动感,只有一阵风吹过阅兵台,杰克伸手扶住他的帽子,国务卿用手挡住了眼睛。

哈蒙德号飞向夏日晴朗的天空。

 

 

①Jack、Daniel和Sam这里说的一首摇篮曲的歌词,全文是Star light, star bright, the first star I saw tonight; I wish I may, I wish I might, have the wish I wish tonight.






这本后面的剧情基本就是SG-1和留在古埃及的那一支SG-1一起把Ra打跑了的故事,这章是本书的最后一章。感觉这本书更适合做SG-1的大结局,看到最后我简直泪目😭

评论
热度(2)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