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GA官小《归来(Homecoming)》序章



注:本书为正史,故事紧接SGA第五季。


Prologue

 

归家途中

 

蔚蓝色的条纹闪烁飞舞,蓝色的星星在飞速的移动中变得模糊。亚特兰蒂斯带着旧时统治地球海岸线的威严穿梭在超空间,无限的空间使她的大小令人无法估量。与周围的广阔区域相比,她高耸的尖顶和成千上万的房间都不值一提。亚特兰蒂斯在超空间中滑行,她巨型的发动机在身后射出白色的火焰,防护罩保护着内部脆弱的建筑物和居住者免受真空影响。

在她身后,银河系就像一个旋转着的巨大风车,数以万计的行星化为光点刺入黑暗。亚特兰蒂斯正在横跨星系,眨眼之间就能飞出数千光年。即使她有强大的超空间引擎,这趟旅行还是要花数天的时间。

从地球到兰蒂亚,亚特兰蒂斯在飞马星系原来的家,要花九天,麦凯博士估算,由于复制者的入侵,他们在两年半以前就从那颗星球撤离了。他们的敌人在寻找他们时,这里是他们最不可能想到亚特兰蒂斯会在的地方。

当然了,没有人能坐在控制椅上操作城市飞行九天的时间,即使有古人精心制作的界面也会使人迷失在导航中。即使是约翰·谢泼德也做不到。谢泼德中校在五年半之前随亚特兰蒂斯远征队来到了这里,城市在他的触摸下活了过来。古人的城市苏醒了,拥有古人基因的人穿过星门,在这些原始建造者后裔的触摸下,长期处于休眠状态的系统开始重新运转起来。亚特兰蒂斯一直在等待。它足足等了一万年,人类终于回来了。

不过即使是谢泼德也没法在椅子上停留九天。在古人的原始设计中,共有三个飞行员,每人工作八小时,不过来自地球的人类做不到。谢泼德是一号飞行员,卡尔森·贝克特,一个来自苏格兰的医生,是二号飞行员。十二小时的飞行令人精疲力尽,不过至少他们还会有吃饭和睡觉的时间。 

五天的行程过去了,现在是20:00,贝克特医生坐在椅子上。他闭着眼,眉头微皱,手臂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他的手指轻轻放在控制面板上。虽然不太情愿,但将近六年的练习已经让他成为了一名称职飞行员。因此贝克特医生成了第一个发现这事的人。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数据流中成千上万的点中一个异常,全部反馈在椅子的控制面板上,再通过神经界面将数据反馈到贝克特的身体上,就像亚特兰蒂斯巨大的躯壳只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的而已。

它感觉就像是……晃了一下。一次非常微小的晃动,就像你在公路上开车时隐约感到一个轮胎有些不对劲。也许是漏气,也许是路面不平。仪表盘上看不出任何问题,所以你耐心听起周围的声响,不过什么都没听到,就在你说服了自己刚才可能只是自己的想象时,它再次发生了。一次晃动。一次微小的晃动但绝对有问题。

也许如果你是借朋友的车开,那你可能都不会注意到,贝克特想。你只会认为这辆车原本就是这样。不过如果你在开的是自己的车,你每5000公里就会保养一次的车,你绝对会注意到有些不对劲。也许是一个轮胎有些缺气。也许是轮辋有些变形,车的平衡性出了些问题。也许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如果你是那么在乎爱车的人,你会知道的。你会注意到的。

在控制室的蓝光下,贝克特睁开了眼睛。正在监控能量输出的技术员看了看四周,很惊讶的样子。看着某人驾驶亚特兰蒂斯是一件很安静的事。

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意识回到他自己的身上,然后他对着耳麦开口了。“中校,这里是贝克特。我感觉到晃了一下。”

一阵沉默后,他的无线电噼啪响了。“再说一遍。你怎么着?” 

“晃了一下,”贝克特。“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形容。” 

“晃了一下。”捷克科学家拉德克·扎林卡博士的声音传了出来,他和麦凯都是一流古人科技的专家之一。当然他也是关于亚特兰蒂斯问题的专家之一,他已经花了五年半的时间维修她的各种系统。

“感觉不太对,”贝克特说。“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拉德克。感觉就是有一个轮胎有点跑偏。”

“亚特兰蒂斯没有轮胎,卡尔森,”扎林卡回复。

“我知道。”贝克特看向天花板,就像他能看到数层之上星门室里的扎林卡一样,毫无疑问扎林卡此时正弯着腰担忧地在工作台上忙碌,眼睛歪歪地挂在脸上。“我就是这么感觉的。我的大脑就是这么描述的。”

“他说我们晃了一下。就像轮胎没气了。”扎林卡在和别人说话。“我不知道。卡尔森是这么说的。”

“晃了一下?”这是来自加拿大的科学部主管麦凯。“什么晃了一下,卡尔森?”

“感觉不对劲,”贝克特说。“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破玩意!感觉就像有什么出了问题一样。” 

“我没有发现推进系统有任何问题,”扎林卡说。贝克特可以想象出他说这句话时的样子,手在键盘上敲击,数据反射在他的眼镜上。“所有数据都在正常的参数内。”

“我想我会把推进系统的问题叫做引擎检查灯亮了,”贝克特缓慢地说。 

“那么一个轮胎是指?”麦凯不耐烦地歪过头。“你能和说我讲工程术语,而不是巫术吗?你模糊的类比一点意义都没有。”

重新躺会椅子上,贝克特翻了个白眼。他已经在这方面忍受了罗德尼五年半。“和超空间引擎相关?”他猜测道。

“超空间引擎。真有用。超空间引擎是个大系统,卡尔森。它包含上千个部件。”

“我不知道更多了,好吧?”贝克特爆发了。“如果你想要其它的意见,把谢泼德叫过来看一眼。”

“他刚休息两个小时,”扎林卡说,大概是对麦凯说的。“他可能还在食堂。我可以呼叫他。”麦凯一定是点了头,因为他的下一句话不是对贝克特说的。“谢泼德中校请来控制椅室。谢泼德请来控制椅室。”

在十二个小时的轮班后,他应该不喜欢被晚餐时叫走。卡尔森感到一丝内疚。在他干坐了十分钟之后,谢泼德大步走进了房间,手里还拿着喝了一半的软饮,他的深色头发看上去乱蓬蓬的。 

“出什么事了?”谢泼德说。他还拿着饮料,所以他应该不是很担心。软饮在亚特兰蒂斯很少见,由于它们都是从地球上运来的,所以供给很有限,而且很快就会被消耗光。除非是发生谋杀或是蓄意伤害,谢泼德不愿扔下它。 

贝克特沮丧地笑了笑。尽管他们在背景和技能方面存在差异,但他在多年的合作中对谢泼德表示了相当的尊重,他认为这种尊重是相互的。“抱歉打扰了你的晚饭。我遇到了一个我搞不明白的异常。”他坐起身,让椅子直立起来,控制界面离开了他的手指。“感觉就像晃了一下。你知道的。就像一个轮胎出了问题。”

谢泼德皱起眉头,把饮料放在平台的边缘。“好吧。我来看一眼,”他说话的语气就像要摘下一个朋友的帽子。 

贝克特站起身,扶着椅子扶手愣了一会儿。意识离开界面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总是让他感觉有些古怪。

谢泼德坐进椅子躺下去,他闭上眼睛,界面启动,能量流动起来,椅子发出光亮,他的脸上浮现出安宁的表情。贝克特知道现在最好不要打扰他。谢泼德的手指放到操作界面上,然后不动了。他现在已经进入了系统,城市的线路和电缆路径通过神经界面反射到他的大脑里。操作正确的话,脉冲会像思维一样流动,能够让他轻松地解读数据流。贝克特通常不认为这很简单。练习和勤勉使他成为城市一个合格的驾驶员,不过他还不太适应在三个维度思考,也不太了解如何一次呈现多个动点。他不是个飞行员。他是个医生,由于遗传获得了这个城市需要的基因。谢泼德已经在空军工作了二十年,凭借多年驾驶高速飞机的经验,他操作起来非常自然。他能从界面上获取比贝克特更多的信息。

十五分钟后,谢泼德才睁开眼,坐了起来。他眼睛看着贝克特,不过话是对耳机说的。“控制中心,这里是谢泼德。四号感应阵列有异常。”

“东码头,”扎林卡说。“该死!(注:原文为捷克语)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破玩意修好?”

“是卡尔森在和蜂巢船的战斗中把那里打坏的,”麦凯说。“而且我以为我们已经修好了。我在出发前才进行过负荷测试。”

“你一定是落下了什么,”扎林卡说。“因为问题又出来了。”

“看起来没那么糟,”谢泼德摘下了耳机,坐直了身子。“就是晃了一下,像卡尔森说的那样。轮胎还有气。只是输出有些变化。”

“非常小的变化,”麦凯说。“我正看着能源记录呢。百分之0.05。”

“在全速前进了五天之后?”扎林卡可能正在越过麦凯的肩膀看数据。“难怪你没发现。这没什么。我们不能指望所有系统在工作了一天之后还处于最佳状态。这在负荷测试上显示不出来。”

“给我总结一下。”一个新的声音传来,理查德·伍西,亚特兰蒂斯的指挥官。“我们要退出超空间吗?”他可能已经来到两个科学家的身边了。

理所当然的,是麦凯回答了他。“然后做什么?我们在银河系和飞马星系之间,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没有看到任何需要维修的破损,或者坦率来说,任何的问题。卡尔森,你做得真是太好了,将每一个小晃动都汇报给我们,不过也就是这样了。一个非常非常小的晃动。”

谢泼德看着贝克特,耸了耸肩。“我们现在知道了。可以盯着它点了。就像一个轮胎一样。你可能不需要处理轮辋上的小凹痕,不过你得注意着点它。”

贝克特放松了下来,把手揣进口袋里。

“是的。我们会盯着点的,”麦凯说。“不过我觉得我们能做的只是深吸一口气,然后把它放到一边。”

谢泼德站起身,把手从操作界面上拿下来。

“抱歉麻烦到你了,”贝克特说。“我希望你的晚餐还没凉。”

“没事。”谢泼德从地上拿起他的饮料。“小心点总比事后再后悔强。我们应该注意着点的。一开始你的轮胎只是有点小晃动,没准接下来你的轮胎就在八十公里的时速时爆胎了。”

“那样就糟了,”贝克特想象了一下古人庞大的城市在两个星系之间的超空间高速运行时爆炸会是什么样。肯定比在赛车比赛时发生爆胎还严重。

“就是这样,”谢泼德喝了一口他的汽水。“六点见,卡尔森。”

“这没完没了的轮班我都烦了,”贝克特说。“我们需要另一个飞行员!”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又不能带着奥尼尔和我们一起走,”谢泼德说。 

“还有四天,”贝克特说。“已经熬过一半了。”他重新坐回椅子上,控制面板出现在他的手下。“明早见。”他闭上眼,沉入亚特兰蒂斯的怀抱。

 

*   *   *

 

将近七天的旅程过去了,现在是02:47。控制室里很安静,只有机器温和的噪音。按照他们纯粹随机定下的时间,现在是半夜。一等兵萨拉维,新任的第三班主管,小心地将她的咖啡放在麦凯博士特别为亚特兰蒂斯倾斜的控制面板所制作的橡胶垫上。控制室的上层,扎林卡博士正在值班,他的眼镜挂在鼻尖,正在看着滚动的屏幕。

萨拉维叹了口气。她还有三个多小时下班。不知为何,她曾以为看着一个巨大的外星城市飞向另一个星球会更令人兴奋一些。她已经工作了一个星期,什么有趣的事都没有发生。她再次看向屏幕,数据流快得不正常。

然后她面前的控制面板失去了控制。

“扎林卡博士!”

他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过来,为了赶紧看到屏幕上的内容,他几乎扑到了萨拉维的腿上,嘴里还咒骂着她听不懂的语言。“让开。去那边。”她从椅子上移开,在她的咖啡洒到他身上之前把杯子拿开了,扎林卡开始在键盘上敲下她不懂的外星字母。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萨拉维说。“我什么都没干!”

“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他瞥了她一眼,微微点了下头让她安心。“超空间感应阵列出问题了。”

“刚才到底怎么回事?”他的无线电响了,明显的苏格兰口音从扎林卡的耳机里传了出来。 

“我不知道,卡尔森。”扎林卡的手还在飞快地敲击键盘,打开一个又一个的目录。“我正在试着搞明白。”他看了站在星门旁边的一个士兵一眼。“去叫麦凯博士过来。还有谢泼德中校。”他向后靠去,从控制台远端的草薙博士(Dr. Kusanagi)一直看向头顶闪烁的灯光。另一句听不懂的咒骂。“美子(Miko),把能量差控制住!我们遇到大问题了。”

“系统在崩溃,”贝克特在下方的座椅室用无线电说。“我刚刚失去了侧面的亚光速推进器。亚光速引擎正在失去能量。” 

“这意味着什么?”萨拉维问。

“这意味着草薙博士最好能够阻止能量浮动,”扎林卡严肃地说。

“我做不到!”草薙在控制台的另一端喊道。“我重新改变了路线,首先保住防护罩,不过我没法阻止能量流失。我们失去能量的速度太快了!” 

“如果防护罩失效……”没有人理睬她。萨拉维只能猜测后果是什么。控制室脆弱的窗户不是用来对抗真空的。如果防护罩失效,窗户会因为爆发性减压爆炸,所有人都会被甩入太空。区别只在于他们是会死于爆炸还是窒息。

“是超空间通道,”扎林卡说。“你为什么这么做!”

“能源消耗正在成倍地增加,”草薙喊道。“正在从所有系统中抽取能量。”

扎林卡拉下耳机的麦克风。“卡尔森,关闭系统!带我们离开超空间!” 

“我们没有……” 

“离开超空间!”扎林卡大喊。“我没时间和你争论!” 

城市在晃动。不,应该说是剧烈震动。萨拉维曾有过这种感觉,在一次地震中,这种令人恐惧的刻骨的震感。灯光闪烁了一下然后彻底灭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都是一片空白,不过古人的设备都还稳定。城市猛地一晃,她一下子单膝跪倒在地上,手里的咖啡洒了一地。

窗外蓝色的超空间消失了,变为一片黑色,数百万的星星在周围闪耀。

“老天爷,”贝克特的声音从无线电里传出来。“这又是咋回事?”

扎林卡扶着控制台的边缘,推了一下眼镜。“我们正在旋转。卡尔森,你能稳定下来吗?”

“没有侧面的推进器不行!”贝克特愤怒地说。“推进器一点能量都没有。给我点能量,我看看行不行。”

扎林卡的手在控制台上飞速地敲击。“我在搞了。我在搞了。”

谢泼德中校从下层的门大步走过来,他的头发乱蓬蓬的,身上穿着制服裤子和一件褪色的T恤,看起来像个汽车维修店的员工。“发生什么了?”他问道。

“超空间感应阵列出问题了,”扎林卡头也没抬地说。“它在从各个系统中抽取能量。草薙重新规划了线路,保住了防护罩。我让卡尔森退出超空间了。”

“我们现在在哪?”谢泼德问。

“这还不是我们现在的主要问题,”扎林卡瞥了他一眼,谢泼德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麦凯博士焦急地跨步走上楼梯,他身上还穿着法兰绒睡裤,上身披着一件制服夹克。“你做了什么?”

“四号感应阵列失控了,”扎林卡说。“卡尔森提到的小晃动,还记得吗?”他从眼镜上方看向麦凯。“据我所知,它让超空间走廊变得越来越宽,还在从各个系统抽取能量。”

“你有……”麦凯开口了。 

“我让卡尔森退出超空间了。所有的推进系统都下线了。”萨拉维给麦凯让开位置。“你有……”

“我当然了。”

“有人能和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吗?”谢泼德摸了摸他没刮胡子的下巴。

麦凯把扎林卡推到一边,开始敲下古人的文字。 

扎林卡看了谢泼德一眼。“当一艘飞船打开超空间窗口,这个窗口是真实的空间里的。它有位置和体积。飞船越大,开启的窗口也越大。这是直观的说法,明白?代达罗斯号不需要像蜂巢船那么大的窗口,蜂巢船也不需要城市这么大的窗口。窗口的大小决定了所需能量的多少。大窗口需要的能量比小窗口需要的多得多。代达罗斯号没法打开一个容城市通过的窗口。她没有足够的能量。”他摊开手。“看起来出问题的感应阵列使城市开启了一个远大于城市所需的超空间窗口。为了维持这个巨型超空间通道,它必须要从其它所有主要系统抽取能量。”

“它不止是从主要系统里抽取能量,”麦凯严肃地说。“零点模块的能量只剩下百分之20了。它在吞噬我们的能量。”

 

*   *   *

 

泰拉·埃玛根双手交叉放在面前的会议桌上,歪着头听罗德尼说话。

“我们已经恢复了所有重要系统的供能,不过这还不够。防护罩需要巨大的能量,这不是可有可无的。所以我们不能像之前那样无意识地随机关闭系统,我们必须挨个手动关闭。” 

“例如净水系统,”拉德克在会议桌的另一头说。“我们已经有足够十天使用的纯净水了。我们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再启动它。”

“当然了,还有城市无人使用部分的能源,”罗德尼说。“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所以我们要完蛋了。”约翰靠在椅子上说。“还有什么坏消息吗?”

“不,”罗德尼剪断地回答。“我们不会死。至少我希望不会。”

坐在桌首,理查德·伍西看上去很头疼的样子。“我们有足够的能量启动超空间引擎吗?” 

“有,”罗德尼说。 

“没有,”拉德克说。

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理论上说有,”罗德尼说。“不过这不重要。过载已经破坏了感应阵列的控制水晶,亚特兰蒂斯中最漂亮的一部分,不过我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制造。我们已经学会编程一些简单的水晶,系统中最常见的那些,不过超空间引擎的控制水晶要复杂的多。我们需要更换新的,不过即使是普通的水晶,我们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制造它们……”

“答案是不能,”拉德克说。

“我马上就要说到了,”罗德尼说。

泰拉觉得伍西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想把他们两个都杀了。看起来是时候总结一下了。“所以超空间引擎在一段时间之内都无法修好?” 

罗德尼用食指指着她笑了笑。“总结得好。” 

“不会再有系统随机关闭了?”约翰身子向前倾,把手肘放在桌子上。泰拉很清楚地记得亚特兰蒂斯上次迷失在宇宙里,复制者的武器耗尽了城市的能量,还几乎杀死了伊丽莎白·韦尔。她很确定约翰也很清楚地记得。

“现在不会,”拉德克向他保证。

“所以我们现在在哪?”伍西问,他这个问题是直接问向约翰而不是两个科学家。亚特兰蒂斯的控制椅能够很清晰地展示他们现在的位置。

“刚刚进入飞马星系,”约翰歪过头看向伍西。“要是再早几个小时我们就有大麻烦了。这附近有三个星系在亚光速引擎可以到达的范围,不过它们都没有星门,亚特兰蒂斯的数据库里只有其中一个星系的资料。那是一个双星系统。”

“没有适宜生存的星球,”罗德尼说。“它们都离太阳太近了。” 

伍西嘴角抽动一下。“另外两个呢?”

“我们正在分析数据,”拉德克说。“它们中存在合适的星球的几率还是挺可观的。”

“如果没有呢?”伍西问。

罗德尼的表情已经回答他了。“它们最好有。我们去不了别的地方。我有强调我们在飞马星系的边缘吗?这里的星星可不密集。”

“如果这里有可居住的星球,那么古人为什么不在这里建造星门?”泰拉问。

“也许他们建了,只是遗失了,”拉德克说。

“代达罗斯号还有十三天才能到达,”约翰说。“这还是最少。”

“我们能撑这么长,”罗德尼说。“假设我们能够告诉他们我们在哪的话。”

“那么让我们开始工作吧,”伍西站起身来。

会议室走空了,泰拉跟着伍西留在后面。“我们上次遇到的情况更糟,”她安慰地说。

伍西严肃地看着她。“你是不是希望留在地球?”

“在这种情况下我别无选择,”泰拉说。





一个多月没更新了orz(貌似也没人在乎……)

在我再次爬墙前这本应该还会翻译一点,这回不保证周更了……

评论
热度(4)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