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邪恶迷宫(Labyrinth of Evil)第五章

第五章


            奎刚·金不相信设圈套,欧比旺和突击队乘着高速电梯去堡垒的最下面一层时想。设圈套意味着要提前做好计划,奎刚对此没有耐心。他在来的时候对情况进行评估,然后甩开膀子大步来到事件的核心,依靠他的直觉然后用光剑解决一切遇到的情况。杜库——完美的规划者和决斗大师,在这样有条不紊的师傅手下...

【翻译】《尤达:黑暗交汇(Yoda:Dark Rendezvous)》 第十一章节选②

       ……


“你想让我向你展示黑暗面的力量?”杜库惊讶地说。

尤达又露出了像龙一样的眼神:半眯着眼,厚重的眼皮下闪着光。“强大,很强大黑暗面在这个地方。”他低声说。“触到它你能,就像巨蛇的腹部从你手中划过。品尝它,就像空气中的血……告诉我黑暗面,徒弟。”

“我不再是你的徒弟了,”杜库说。

尤达吸了口气,笑了,用他弯曲的拐杖在空气中搅了搅。“你认为尤达停止教学,仅仅因为他的学生不想听了?尤达一个老师是。尤达教课就像醉汉喝酒,杀手杀人,”他轻轻地说。“不过现在你是老师,杜库。告诉我:寻求黑暗面...

【翻译】《尤达:黑暗交汇(Yoda:Dark Rendezvous)》第十一章 节选①

第十一章 节选①


在所有人的记忆中,尤达大师在绝地圣殿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年龄很小的幼徒在一起。在他们两三岁的时候和他们一起玩游戏——捉迷藏、你追我跑、原力追逐。最早的课程就是在花园中散步,他教给他们蔬菜的秘密生活,发芽无法抑制的爆发,花朵的换装游戏;让他们围成一圈观看圆形的蜘蛛织网,或是蜜蜂在花丛中嗡嗡叫。

当第一次战斗训练开始时,尤达带领他们进行跌倒、翻滚和步法的游戏。只是因为一件事,他和他们一样高。杜库记得第一次接触真正的对决是和大师玩一个叫做“推远点”的游戏。这个游戏的目的是对压力和平衡上甚至极小的变化保持警惕,学会反击对方的原力——不是用自己更...

【翻译】《邪恶迷宫(Labyrinth of Evil)》第一章

第一章

            黑暗正在蚕食了卡托内莫伊迪亚的西半球,互相交叉的相干光线①在被围困的世界之上把朦胧的月光撕成碎片。在破碎的天空下,种满玛纳斯树(Manax tree)②的果园里布满了纽特·冈睿宏伟的防御工事中低级的防卫墙,克隆士兵和战斗机器人在这里精准的射杀对方。

            一个由蓝色能量组成的扇面闪过,点...

【翻译】《尤达:黑暗交汇(Yoda:Dark Rendezvous)》第一章(2/2)

第一章(2/2)


六十三年后,贾伊·马努克被送到了医务室,伊琳娜·赞恩回到了她的房间去给学徒们准备学徒锦标赛。梅斯·温度和尤达一起留在这里。

            “杜库请求回家,”尤达说。“一个圈套,这可能是。”

            “有可能,”梅斯同意道。

尤达叹了口气,研究起手上的贝壳。“...

【翻译】《尤达:黑暗交汇(Yoda:Dark Rendezvous)》第一章(1/2)

第一章(1/2)

科洛桑的太阳正在慢慢落下。影子就像黑色的水流首先填满了小巷,然后平稳地向高处爬去,潮水般的黑暗迅速淹没了首都。太阳慢慢消失在地平线,黄昏带来的黑暗覆盖了零售区和医疗中心,就像一块黑色的污渍慢慢爬上了议长住所的墙壁。很快只剩下白天最后一丝金色的光线给屋顶镀上了金色;然后阴影爬上议院大楼和绝地圣殿的顶端,也征服了它们。

科洛桑的黄昏。

在一百万年之前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很可能甚至在有意识的生物出现前,落日意味着完全的黑暗,除了远方燃烧的恒星。不是现在。甚至在银河战争时,科洛桑也是银河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闪耀的中心。随着太阳的落下,这座伟大的城市开始闪烁起数不清的亮光。飞...

© 小壳子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